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新化县铁牛小学教师补课问题
·血泪控诉长沙县黄兴镇姚某平强占市场,骗取巨额保费
·请关注省人大代表颜文侵家霸产的“侵权集团”
·娄底市颜文侵家霸产行为事实俱在
原澧县规划局滥用法定职权,罔顾规划条件
依法说是 发表于 2018-07-03 11:18:03『标签:酸甜苦辣 常德->澧县 土地房产
  ↓单位回复(1)  ↓相关评论(1)

枉法徇私——原澧县规划局还有公信力可言吗?(之五)

--原澧县规划局违法行政许可面面观

原澧县规划局(2015年8月31日澧县人民政府明确将县规划局的职责划入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不再保留县规划局,所以称原澧县规划局)于2011年6月9日为“公寓楼”(又称单身宿舍)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原澧县规划局简称05号许可证(正本)]严重违反《行政许可法》第四条“设定和实施行政许可,应当依照法定的权限、范围、条件和程序”的规定及有关法律、法规和行业要求,属典型的滥用法定职权,超越许可范围,罔顾规划条件,违反法定程序的违法行为。

一、05号许可证(正本)的两个附件既没有法律依据又违反法律规定

原澧县规划局于2010年1月26日为“公寓楼”确定工程规划红线图做为05号许可证(正本)的附件没有法律依据。其确定的工程规划红线宽度约为13.9米,超出2007年10月23日确定的工业用地红线2.75米,超出2011年4月20日确定的出让土地使用权红线4.25米,违反《城乡规划法》第四十二条“城乡规划主管部门不得在城乡规划确定的建设用地范围以外作出规划许可”的规定,《工程规划红线图》不具备法律效力。

29日原澧县规划局为“公寓楼”填发的《建设工程规划审批单(甲)》[05号许可证(正本)的另一附件)]认定为《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副本)不符合法律规定,也没有法律依据。建设工程规划审批单(甲)注明的土地权属依据是澧国用(2007)第1013号土地使用权证,而该土地使用权证的土地性质是工业用地,当时没有依法变更为住宅、商服用地,违反《土地管理法》第十二条“依法改变土地权属和用途的,应当办理土地变更登记手续”的规定。同时违反住建部的有关规定,住建部规定:《建设工程规划审批单(甲)》只能作为《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附件联用,与《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及有核定施工线的总图或建设工程规划红线图联用方具法律效力,单独使用也没有法律效力。原澧县规划局将《建设工程规划审批单(甲)》作为《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副本)使用,更不具备法律效力。

二、原澧县规划局核发05号许可证(正本)程序违法

1、原澧县规划局2009年10月22日公示的《XXXXXX用地规划批前公示牌》,没有依法履行告知利害关系人依法享有听证权利的义务,违反《行政许可法》第三十六条、第四十七条有关告知利害关系人享有听证权利的规定;违反《城乡规划法》第二十六条,《湖南省实施行政许可听证规定》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项的规定,对公示内容没有听取公众的意见,利害关系人的权利因此被剥夺。

2、原澧县规划局对“公寓楼”项目进行两次修改,均以分管领导同意为托词,先将6层修改为7层,再由7层改为8层,使“公寓楼”由原来公示的1315平方米修改为1905平方米,增加44.9%,比项目批准(核准、备案)文件规定的1500平方米多27%。而且简化了不该简化的程序,没有尽到修改规划的告知听证义务,取消了因修改规划多次听证、多次批前公示和批后公示的法定程序。时任分管负责人违反《宪法》第五条第五款“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的规定和其他法律规定;原澧县规划局按照分管领导意图行事,违反《城乡规划法》第七条、第五十条第二款规定“经依法审定的修建性详细规划、建设工程设计方案的总平面图不得随意修改;确需修改的,城乡规划主管部门应当采取听证会等形式,听取利害关系人的意见”的规定,属滥用职权。

3、原澧县规划局对“公寓楼”项目行政许可,除2009年10月22日公示外,没有按规定进行必须的批前和批后的多次公示,违反《湖南省实施<城乡规划法>办法》(2010年版)第四十二条规定,同时还违反了《湖南省城市规划公示制度(试行)》第六条、第八条、第十二条、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第十七条的规定,属程序违法。

4、原澧县规划局审批“公寓楼”项目时程序前后颠倒。按照有关法律规定,“公寓楼”项目应依法获取以下相关手续才能申请开工建设:即取得发改部门计划批文、规划部门提出的规划条件、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取得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上述六项手续除发改部门的计划批文按时取得外,其他五项手续都是在“公寓楼”建设中或竣工之后取得。由此可见,“公寓楼”项目的行政许可违反《城乡规划法》第三十八条、第四十条,《湖南省<城乡规划法>实施办法》(2010年版)第23条、第25条的规定,属滥用职权。

三、原澧县规划局核发05号许可(正本)证实体违法

1、审批“公寓楼”项目违反《土地管理法》第十二条的规定。“公寓楼”项目于2010年11月12日申请竣工验收,但“公寓楼”(包括商住楼)项目于2010年12月2日才与国土部门签订土地出让合同,2011年4月20日才取得出让的土地使用权,届时将工业用地变更为住宅、商服用地。

2、审批“公寓楼”项目违反《城乡规划法》第三十八条有关核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的规定。“公寓楼”(包括商住楼)项目于2011年4月15日取得《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比“公寓楼”申请竣工验收时间滞后4个月之久。

3、审批“公寓楼”项目违反《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有关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公寓楼”项目于2011年6月9日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05号许可证(正本)],比“公寓楼”竣工验收时间滞后近7个月之久。

4、审批“公寓楼”项目违反《城乡规划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公寓楼”建成后的占地宽度约为14.11米,分别比2011年4月15日核发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红线图和2011年4月20日核发的土地使用权证红线图超4.46米,属违法用地。

5、审批“公寓楼”项目违反《城乡规划法》第二十四条第四款“编制城乡规划必须遵守国家有关标准”的规定;违反《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二十七条“房地产开发项目的设计、施工,必须符合国家的有关标准和规范”的规定;违反湖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办法》(2010年版本)第八条第二款“制定城乡规划应当遵守法律、法规和国家、省有关技术规范,符合上级人民政府制定的相关城乡规划的要求”的规定;违反建设部颁发的《城市居住区规划设计规范》的要求;违反常德市政府批准的《关于加强城市空间环境规划管理的规定》第七条规定,即:临街建筑面宽小于15米时,不应单独建设;临街建筑面宽为15米至25米时,建筑层数不得超过5层,且建筑高度不得超过18米。第十二条规定,即:低、多层居住建筑间距应符合多层住宅的山墙间的间距不小于6.0米。上述规定中的“必须”“应当”是强制性要求,必须遵守,对上述有关法律、法规及行业规定,原澧县规划局没有一钉点是遵守和执行的,把“国家的有关标准和规范”的法定效力完全排除在行政许可之外。

6、审批“公寓楼”项目违反了该项目批准(核准、备案)文件核定的1500平方米建设规模的规定,实际建筑面积比项目批文规定的面积多405平方米,属超规模审批。

原澧县规划局实施行政许可中不遵守法律规定,不履行法定程序,其程序没有合法性,实体也没有合法性。在实施对“公寓楼”的申请与受理、审查与决定、听证、变更与修改程序中,应按《行政许可法》第四条“设定和实施行政许可,应当依照法定的权限、范围、条件和程序”的规定执行,但原澧县规划局对“公寓楼”项目受理、审查、听证、决定、修改时,没有认真履行职责,没有依法认真审查,徇私枉法,为开发公司一路绿灯,其结果滥用的是公权力,庇护的是非法行为,伤害的是他人利益,损害的是政府形象,悖逆的是法律规定,践踏的是法律尊严。

原澧县规划局对“公寓楼”实施行政许可的违法行为及对周边居民的影响继续存在,不知何时终了。

澧县县长热线:回应

网友您好:

对于您所反映的相关问题回复如下:

荣隆尚都住宅小区位于澧西街道办事处翊武西路130号,该地块原为澧县洞庭砂布厂厂区。

1999年,澧县洞庭砂布厂破产改制时,将该宗土地分为临街面和厂内区域(含进厂通道)两个部分对外公开有偿转让。其中,厂内区域及进厂通道整体转让给了荣隆制衣有限公司,其余临街部分转让给了私人用于建房,当时临街进厂通道东西宽12.5米,紧邻通道以东为韩绍珍私人购买的宅基地。

2000年6月,韩绍珍与荣隆制衣有限公司达成协议,将进厂通道以东的宅基地(面积64平方米,东西宽4米,南北长16米)转让给荣隆制衣有限公司,用于拓宽公司大门,后因公司台湾投资商意外身亡,大门拓宽事宜就此搁置。2003年12月,县国土资源局对荣隆制衣有限公司上述未经批准非法转让土地的行为进行了立案查处并结案。至此,荣隆制衣有限公司取得了该地块的实际使用权,但由于相关土地使用权证一直未办理,荣隆制衣有限公司并没有从法律意义上取得该地块的土地使用权。

2007年,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荣隆制衣有限公司达成房地产转让协议,以280万元的整体转让价格取得荣隆制衣有限公司的全部房产和土地使用权,并办理了《国有土地使用证》,土地使用总面积6397平方米,但用地范围并没有包含韩绍珍转让的64平方米宅基地。

2009年10月,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申请建设单身职工宿舍,项目规划方案批前公示期间,周边居民强烈要求在该项目东、西两旁各退让1.2米作为方便两侧居民通行的通道,经反复协商,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同意按居民要求改变建设方案。

2010年1月29日,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取得单身职工宿舍《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副本)》(编号4307232010字第00005号),工程规划明确单身职工宿舍建设楼层为7层,同时将韩绍珍转让的宅基地划入了建筑红线范围内,项目随即开工建设。2010年7月8日,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退让1.2米通道后的工程规划满足不了实际使用需求为由,向县政府申请单身职工宿舍加层建设,经分管副县长签字同意,建设楼层增至8层。单身职工宿舍建成后,于2011年6月通过工程竣工验收并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正本)》(湖南省实行的是正副本制度,附图及附件为《建设工程规划审批单》、建筑红线图)。

2014年6月,由于没有取得韩绍珍转让地块的土地使用证,县国土资源局对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未经批准、非法占地建设单身职工宿舍的问题,进行了立案查处并结案。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通过补缴土地出让金,并过户取得了国有土地使用证。

对于您所反映的相关问题,澧县县委督查室、县纪委执法监督室分别于2014年7月和2015年2月进行了调查处理。且该项目周边居民通过信访、行政复议等形式提出诉求,后通过司法途径先后向安乡县人民法院、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各级法院均已审结办理完毕。

澧县县长热线

澧县规划局

2015年7月3日


2018-07-04 08:42:11
依法说是:关于澧县县长热线、“澧县规划局”回复的质疑第1楼
关于澧县县长热线、“澧县规划局”回复的质疑

2018年7月3日,以澧县县长热线、“澧县规划局”的名义对《原澧县规划局实施行政许可悖逆法制、践踏法治》一文予以回复,现对回复的不实之词提出如下质疑和反驳。

一、澧县目前没有“澧县规划局”这一机构,以“澧县规划局”的名义行使公权力没有合法性,更没有法律效力

2015年8月31日澧县人民政府明确将澧县规划局的职责划入澧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不再保留澧县规划局,至此澧县规划局不复存在。如果现在还有澧县规划局存在,属于非法机构,如果现在还以澧县规划局名义从事活动,属于违法行为。

二、“澧县规划局”将64平方米私自转让土地的无效行为合法化,是欺骗领导,蒙蔽政府,掩盖违法的行为

“澧县规划局”在回复中说“2000年6月,韩绍珍与荣隆制衣有限公司达成协议,将进厂通道以东的宅基地(面积64平方米,东西宽4米,南北长16米)转让给荣隆制衣有限公司,用于拓宽公司大门,后因公司投资商意外身亡,大门拓宽事宜就此搁置。”“荣隆制衣有限公司取得了该地块的实际使用权,但由于相关土地使用权证一直未办理,荣隆制衣有限公司并没有从法律意义上取得该地块的土地使用权。”上述回复说明两个问题,一是韩绍珍与荣隆制衣有限公司达成协议并私自转让土地;二是荣隆制衣有限公司没有从法律意义上取得该地块的土地使用权。根据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规定,韩绍珍与荣隆制衣有限公司私自转让土地行为违法,所谓荣隆制衣有限公司取得了该地块的实际使用权不受法律保护。即使“因公司投资商意外身亡,大门拓宽事宜就此搁置”的事实成立也不能违反法律的规定。

经查2000年6月8日荣隆制衣厂(开发公司前身)与韩某某私下签订“关于土地买卖的协议”,该协议没有韩某某拥有64平方米土地合法来源的依据,也没有证明荣隆制衣厂通过合法程序拥有64平方米使用权的证据。2007年10月23日澧县国土局将荣隆制衣厂土地使用权(工业用地)过户给开发公司时没有包括64平方米权属。2011年4月20日澧县国土局颁发给开发公司的土地使用权证(住宅、商服用地)也没有包括64平方米权属。64平方米权属之说,纯属是原澧县规划局为了掩盖违法行为自导自演的一出丑戏。

三、2007年10月23日办理的土地使用权性质是工业用地,并非住宅、商服用地性质

“澧县规划局”在回复中说“2007年,X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荣隆制衣有限公司达成房地产转让协议,……并办理了《国有土地使用证》,土地使用总面积6397平方米,但用地范围并没有包含韩绍珍转让的64平方米宅基地。”此回复没有说明土地性质,是有意回避关键问题,模棱两可,蒙蔽领导。回复同时说明韩绍珍转让的64平方米宅基地既不合法,开发公司也不拥有64平方米土地使用权。再说当事人披露的问题与64平方米土地使用权无关。

四、2009年9月22日项目规划方案批前公示违法

“澧县规划局”在回复中说“2009年10月,X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申请建设单身职工宿舍,项目规划方案批前公示期间,周边居民强烈要求在该项目东、西两旁各退让1.2米作为方便两侧居民通行的通道,经反复协商,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同意按居民要求改变建设方案。”该公示没有土地的合法依据,当时公示单身职工宿舍的宽度是14.24.米,而当时土地使用权(工业用地)红线宽度只有约11.15米,超过红线3.09米。关于间距和路道问题,应按国家的技术规范执行,在周边居民不知情的情况下,一不告知周边居民享有听证的权利,二不明示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欺骗周边居民,为开发商牟利。

五、无论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副本)还是(正本)都是违法的、无效的

“澧县规划局”在回复中说“2010年1月29日,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取得单身职工宿舍《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副本)》(编号4307232010字第00005号),工程规划明确单身职工宿舍建设楼层为7层,同时将韩绍珍转让的宅基地划入了建筑红线范围内,项目随即开工建设。2010年7月8日,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退让1.2米通道后的工程规划满足不了实际使用需求为由,向县政府申请单身职工宿舍加层建设,经分管副县长签字同意,建设楼层增至8层。单身职工宿舍建成后,于2011年6月通过工程竣工验收并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正本)》(湖南省实行的是正副本制度,附图及附件为《建设工程规划审批单》、建筑红线图)。”上述答复继续坚持违法行为的合理性。昨天当事人在红网百姓呼声发了《原澧县规划局滥用法定职权,罔顾规划条件》文章,详细说明05号许可证(副本)、(正本)的违法行为,这里不再累述。

六、原澧县规划局核发05号许可除实体严重违法外,程序也严重违法

“澧县规划局”在回复中说“2014年6月,由于没有取得韩绍珍转让地块的土地使用证,县国土资源局对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未经批准、非法占地建设单身职工宿舍的问题,进行了立案查处并结案。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通过补缴土地出让金,并过户取得了国有土地使用证。”上述回复是对违法许可的认可,主要说明两个问题:一是违反《城乡规划法》》第四十二条“城乡规划主管部门不得在城乡规划确定的建设用地范围以外作出规划许可”的规定,超红线审批。二是违反《城乡规划法》第三十八条、第四十条的规定,不仅实体严重违法,而且程序也严重违法。

七、当事人的控告检举与三级人民法院的驳回裁定不冲突

“澧县规划局”在回复中说“对于您所反映的相关问题,澧县县委督查室、县纪委执法监督室分别于2014年7月和2015年2月进行了调查处理。且该项目周边居民通过信访、行政复议等形式提出诉求,后通过司法途径先后向安乡县人民法院、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各级法院均已审结办理完毕。”

当事人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问题属实。现在对澧县县委督查室、县纪委执法监督室如何处理信访问题暂时不说,不是他们正确而不说,而是在媒体说不合适。

关于提起行政诉讼之事,虽然三级法院均以当事人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为由驳回起诉、上诉和再审申请,并不是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三份裁定书均没有证明原澧县规划局行政许可的正当性、有效性、合法性。虽然二审裁定是生效法律文书,但当事人还在依法进行有关法律程序。

对于原澧县规划局的违法行政许可,当事人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

“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的规定,可以对原澧县规划局的违法行政许可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被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而原澧县规划局对自己的违法行为极力掩护,有错不纠。因此当事人对原澧县规划局的违法行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与三级法院的裁定没有冲突。

八、“澧县规划局”的回复是答非所问

当事人针对原澧县规划局违法行政许可从程序上、实体上讲了14个方面的问题,除第1个问题不涉及原澧县规划局的违法问题外,其他13个问题均涉及违法问题,而“澧县规划局”避而不谈,答非所问,混淆视听,以欺骗领导和官网。

2018-07-04 16:22:49
这是第1 - 1条评论,共有1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