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洪江法院在淘宝上拍卖轿车,却未告知原因突然停止拍卖
·关于建设溆浦高铁北站的倡议书
·嘉禾县法庭内四人被殴受伤 财政局领导大发淫威(图)
·溆浦县应加强城乡中巴收费管理
求助上级政府为资兴市七里镇居民做主
大树煤矿唐平 发表于 2018-07-02 00:12:20『标签:酸甜苦辣 郴州->资兴市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1)

求助上级政府领为我作主

我叫唐平,2007年,资兴市、镇两级政府,根据上级政府文件要求,将匡传早等人的煤矿(简称该煤矿)整合到我的“七里镇大树煤矿”,可“该煤矿”并没有按照政府文件要求整合到我煤矿。事后,被政府发现,坚决不允许,再次下达文件,必须整合成一个“七里镇大树煤矿”。

2011年12月,再次根据上级政府下达的文件,进行煤矿整合。整合协定:由我以200万元的价格,买断“该煤矿”,也就是矿权。此协定,是“该煤矿”的股东唐忠文、廖太秋等人,与两级政府领导参与的协商会时签定的。协商时,“该煤矿”其股东匡传早,突发重病;匡圣炜,外出打工,无法参与协商。为此,特邀匡传早的胞弟匡传智(已故),为其代理协商。然而,匡传智就匡传早、匡圣炜在“该煤矿”的矿权部分,不同意被买断。坚持要我延续“该煤矿的内部承包协议”。见此,我权衡之下,只能先搁置,默认了匡传智的意见,待匡传早病好之后,再另行协商。之后,“该煤矿”的煤矿股东唐忠文、廖太秋等人见状,违背自己签订200万元的协定,以拖死我的行为,与我交涉、进行索要。无奈之下,我被逼认可了其索要条件及买断唐忠文、廖太秋等人在“该煤矿”的矿权(唐忠文等人,索要了我560万元;廖太秋等人,索要了我185万元;合计745万元;因我无钱了,有200万元没有及时支付,所以还付了唐忠文144万元的利息,共计889万元。而“该煤矿”的各项投资只有181.1923万元)。

买断后不久,我煤矿开工十多天,匡传早的胞弟匡传智,就带着社会上的人员来我煤矿阻工;不准我启动“该煤矿”,除非你买断。其理由:我们才是“该煤矿”的股东;唐忠文等人不是“该煤矿”的股东,仅是“该煤矿”的承包者。按匡传智的说法属实,那么其股东唐忠文等人无权签订《退股协议》;无权收取我的买断矿权款。

对此事,我与匡传智和社会上的人员理论:《合股协议》上证明,你们不是“该煤矿”的股东;你匡传智是受邀来为其弟来代理协商的;总之与其理论,无果。

对此事,我数次地汇报给市、镇两级政府和管理部门领导,要求:“政府行为,政府解决”,而市、镇两级政府和管理部门领导,都顾忌3匡和这些社会人员及唐忠文等人?建议我诉讼到法院裁决。我接二连三的诉讼到了中、高法院。

对此事,诉讼到中、高法院6年多,6轮的庭审判决,仍不能解决此事。中、高院判决:“该煤矿”不给我;现中院判决:钱也退还给我。

综上所述,绝无虚言,句句是真。不管唐忠文等人与匡传早、匡圣炜是什么关系,这是内部之间的关系,都与我无关,不能由我承担。本案的《会议记要》、《退股协议》,是本案最直接有力的证据。明确记录了“买断方案”;明确约定,“付款后,大树煤矿主井、红旗区域、南、北风井区域的所有股权,产权归我一人所有”。

我依上级政府文件要求,去买断“该煤矿”的矿权,却两头都不支持!“该煤矿”的股东唐忠文、廖太秋等人以《合股协议》隐盖违法承包者的身份,才取得买断矿权款。这是欺诈行为!却没人制止和打击!依法者,拆劳命伤财!依法公断,拆自掘坟墓!违法者,消遥自在,歌舞升平!仰天长叹的恳请上级部门领导为我作主为感!

此致

求助人:唐平

137****9416:关于“求助上级政府为资兴市七里镇居民做主”诉求件的回复第1楼

唐先生:

您好!你于7月2日在资兴市红网《百姓呼声》栏目发表的“求助上级政府为资兴市七里镇居民做主”诉求件已由市委宣传部交办我乡。我乡高度重视,迅速组派人员进行调查核实,现将调查情况回复如下:

您所反映的情况时间跨度较长,情况也比较复杂,而且也经乡政府多次介入调解均无果。如果想快速彻底解决此事,建议您走法律诉讼程序,相信法律能为此事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资兴市回龙山瑶族乡政府

2018-07-10 18:18:37
这是第1 - 1条评论,共有1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