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新化县国土局伙同资源村少数村干部非法抢夺村民承包地
·多招聘一点湖南科技大学、吉首大学、湖南师大以上的师资来溆浦县
·韶山华润学校胡勇生活作风有问题
·投诉湘乡市湘潭碱业公司拖欠员工工资及社保
东安县大盛镇泗水村村民请求解决土地互换纠纷一事
ageng 发表于 2018-06-30 16:15:09『标签:投诉举报 永州->东安县 土地房产
  ↓相关评论(1)

请求解决土地互换纠纷一事

尊敬的领导:

您们好!我叫文美兰,1964年出生,女,汉族,农村户口,现为东安县大盛镇泗水村11组村民。

一,主要诉求

1·请求为本人解决土地互换的纠纷;

2·反映东安县大盛镇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不作为。

二,基本情况

1,与蒋一松家互换基本情况

 我与本村村民蒋一松(蒋盛操父亲)于1985年左右(我有一张84年出生的外甥女照片为证,当时我已改为养鱼)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进行土地互换.当年我用“同麦丘”新圳田0.223亩水田与蒋一松位于我家老房子门口的0.223亩田进行互换,

 当年互换时,此田是一丘低洼田,距离路面约l米多高,周围有几座房子的屋檐水和生活污水都流入此田,出水口经常堵塞,并且纠纷田在院子边,鸡、鸭.老鼠多,庄稼被槽蹋,几乎年年没收成,而我家的出入路正好需要他与周玉太家田之间的田基路,而他需要良田种地,在这种情况下,双方才协商互换。

 互换后的30年内双方均无异意(在村领导与镇领导组织调解时,他自己说的录音为证)。直到2014年蒋一松想修房子,准备用江边比较差的几分水田换我6口之家仅剩的另外1亩多水田,因为我的那块水田周围都是良田,不适合修房子,所以当时我没答应,于是他怀恨在心。2014年我准备在纠纷田种菜时,蒋一松提出反悔,阻止了我的生产,于是发生现在的纠纷。这些事实村镇领导都知道。

2,与蒋一军家互换基本情况

我父母与本村村民蒋一军父母于1985年左右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进行土地互换(他父亲于1986年12月过世,我公公和婆婆分别于2008年11月和2014年11月过世),此田与蒋一松家是同一块田。当时父母跟弟弟住房的前面是蒋一军与蒋好平家的田,父母住的前面正好余地不多。当时弟弟没有成家,父母出面与蒋一军父母自愿互换。我父母用与8组蒋三号家换得的田换给蒋一军家。

2015年土地确权时,当天上午我夫妻两人主动找到蒋一松说,由于此田存在纠纷,先不要填表,等纠纷解决了再填表,当时本村会计、工作组2位同志和一些村民在场,可是下午蒋一松就填了表,第三天我们村民小组镇表时,我打电话给蒋好平(此田有3个人),蒋好平同意,并说不反悔,等和蒋一军母亲说时,蒋一军母亲说不换了,没办法我也只好填了表.他们反悔的真正原因:纠纷田旁边的组道修好了(9,10组织修路与我征地0.47亩,补款给我约820元);纠纷田周围修了一些房子,纠纷田增值了.他们为了一已私利宁愿放弃诚信,违心牟取利益,损人利己。

 在互换的近三十年期问,由于自然条件差,我主动将纠纷田改为鱼池,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修改了出水口(用片石加宽了路基和房门口余地),填了一些土方.在此期间,由于水源头经常有人药鱼,导致我投入后,收益微乎其微,万般无奈之下,我于2013年花钱买土填平纠纷田。

三,理由

1,双方稻田互换是众所周知的、公认的,且已产生效力三十年了的口头协议也是合同,经咨询律师,律师表明,农村土地互换纠纷口头协议有效。同样受法律保护。

2,双方互换稻田完全符合《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十条的规定。

3,我在开池养鱼改变用途时,她俩为何不过问,不制止,如不承认请找出证人证言。

4,鱼池的征收款为何不发给他们俩,足以说明此地与他俩毫无关联。

5,他们虽有土地经营管理证,但事实上几十年没有经营管理。经咨询律师,法院会支持事实现状。

6,我有许多知情村民为我这件事做证明的证明书,都签字画了手印证明的。

7,我们属于同一具体经济组织成员可以互换土地。

8,我们当地的习惯,大多数是口头互换的,根本没人变更过土地经营管理证。例如:蒋春山与蒋好平的互换,蒋伯里与蒋三凤的互换,蒋顺山与魏才洋的互换,我父母与蒋三号,蒋好平,蒋佰里三人的互换等都是口头互换的,没有变更土地使用证。

四,大盛镇镇府及东安县相关部门不作为

纠纷地未确权清楚,近期蒋一军就在侵占我土地,在上面种植蔬菜等,向村,镇,县政府相关部门反映此事多次,请求依靠政府、依靠法律和相关规定给予解决纠纷,可是大盛镇政府和东安县相关部门推诿扯皮,敷衍了事,导致此次纠纷至今仍未得到解决,更复杂了。

鉴于上述事实,请求替我主持公道,

深入调查,依法依规给子解决纠纷。

       诉求人:文美兰

      2018年06月30日

东安:关于《东安县大盛镇泗水村村民请求解决土地互换纠纷一事》的回复第1楼

文美兰同志:

自2015年你家与蒋益军、蒋益松产生土地确权纠纷以来,我镇高度重视,多次进行了调查、调解、处理。对于你本次发帖,现答复如下:

一、土地承包方的基本情况

文美兰,女,1964年生,汉族,东安县大盛镇泗水村11组人,为蒋少波妻子。蒋少波,男,党员,1958年生,汉族,泗水村11组人。蒋益军,男,1982年生,汉族,大盛镇泗水村9组人。蒋益松,男,1948年生,汉族,泗水村9组人,2016年亡故。

二、调查情况

我镇于2015年1月11日对你反映的问题进行了调查,并查阅了以往对你所反映的问题的处理文献资料及参考了《湖南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有关法规政策问题解答》(试行)2015年9月10日中的第75条、《农村土地承包法》、《土地管理法》等文件,经调查:

20世纪80年代末,土地二轮延包前,为了方便耕种,泗水9组村民蒋益军母亲魏彩娥、蒋益松和泗水11组村民蒋少波母亲黄淑坤达成口头换种协议,即蒋少波母亲黄淑坤以同等面积的承包稻田与魏彩娥、蒋益松承包的当前位于蒋少波老屋前的稻田进行换种。1994年土地延包发证时,还是沿用原来的承包合同,即蒋少波老屋前的稻田承包人仍然是蒋益松和蒋益军,以及2008年发放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时,承包人仍然还是蒋益松和蒋益军。后因村道的修通,致使这块稻田成为一些群众理想中的宅基地,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原有的价值,引发争端。

在双方因土地确权发生纠纷后,我镇又于2015年5月20日对当事双方进行了调解,并于2015年8月11日再次对当事双方进行调解,但因双方的意见分歧大,互不让步,无法达成一致的协议,两次都调解失败。同时县经管局于2015年11月17日,对蒋少波儿子在涉东舆情快报(总第20150334期)上反映的“爷爷在25年前与人口头协议交换田地,现他方想收回怎么办”进行了详细的回复。因此你所反映的东安县大盛镇政府、东安县经管局等相关职能部门敷衍了事、推诿扯皮不作为的问题失实。

三、处理意见

1、依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十条承包方之间为了方便耕种或者各自需要,可以对属于同一集体经济组织的土地的承包经营权进行互换。”《农村土地承包法》的释义,对此作了如下解释:“土地承包经营权互换,是土地承包经营权人将自己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交换给他人行使,自己行使从他人处换来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互换从表面上看是地块的交换,但从性质上看,是由交换承包的土地引起的权利本身的交换。权利交换后,原有的发包方和承包方的关系,变为发包方和互换后的承包方的关系,双方的权利义务同时做出相应的调整。互换土地承包经营权,是农户在自愿的基础上,在同一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对人人有份的承包经营权进行的交换。该种交换改变了原有的权利分配,涉及承包义务的履行,因此,应当报发包方备案。家庭承包的土地,不仅涉及不同集体经济组织的土地权属,也关系农户的生存保障。因此,承包方不能与其他集体经营组织的农户互换土地承包经营权。”因此,不同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互换”土地承包经营权,不视为互换,按照互换出租对待,各自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用益物权不发生转移。

蒋益松、蒋益军与蒋少波分别是大盛镇泗水村9组和11组村民,属于不同的村内集体经济组织。依据:(1)《土地管理法》第10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依法属于村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经营、管理;已经分别属于村内两个以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内各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小组经营、管理;已经属于乡(镇)农民集体所有的,由乡(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经营、管理。”(2)国土资源部《关于依法加快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发证工作的通知》(国土资发[2001]359号)规定:“凡是土地家庭联产承包中未打破村民小组(原生产队)界限,不论是以村的名义还是以组的名义与农户签订承包合同,土地应确认给村民小组农民集体所有。”(3)《农村土地承包法》第12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依法属于村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发包;已经分别属于村内两个以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内各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小组发包。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发包的,不得改变村内各集体经济组织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所有权。”《农村土地承包法》释义,对此作了如下解释:“农民集体所有土地发包方的确定有三种情况:1、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依法属于村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发包。2、已经分别属于村内两个以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内各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小组发包。这里的村民小组是指行政村内由村民组成的组织,它是村民自治共同体内部的一种组织形式,相当于原生产队的层次。本条规定‘已经分别属于村内两个以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是指,该土地原先分别属于两个以上的生产队,现在其土地仍然分别属于相当于原生产队的各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小组的农民集体所有。已经分别属于村内两个以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内各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小组发包。这也是根据谁所有谁发包的原则确定的。3、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发包的,不得改变村内各集体经济组织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所有权。这里的‘村内各集体经济组织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是指前面提到的‘已经分别属于村内两个以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按照谁所有谁发包的原则,应当由村内各该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小组发包。但是,许多村民小组也不具备发包的条件,或者由其发包不方便,实践中由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代为发包。虽然由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代为发包,但并不能因此改变所有权关系。”因此蒋少波老屋前的稻田在土地确权时应当确权给蒋益松和蒋益军。

2、对于东安县大盛镇政府、东安县经管局等相关职能部门敷衍了事、推诿扯皮不作为的问题:我镇及县经管局等相关职能部门在出现问题后都及时组织了相关人员对纠纷进行了调处,所以你反映的此问题失实。但我镇会继续改进工作作风,提高为民服务意识,加强业务能力的培训学习,做好为民服务的工作。

东安县大盛镇人民政府

2018年7月3日

2018-07-03 10:42:07
这是第1 - 1条评论,共有1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