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辰溪县鸿华城市酒店长期聚众组织卖淫
·新化县城市建设乱象之七:商人得利,公众受损
·请娄底市监察委、规划局对新化县规划局违法违规行为予以查处
·新化县辉映江岸小区在业主入住后还多次修改规划
新宁县花桥村书记损毁村民财物,不作为
wwt201555 发表于 2018-06-29 11:57:37『标签:投诉举报 邵阳->新宁县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1)

2018年关于金狮公路花桥村段街道房屋住宅周边修渠施工调查申请报告

尊敬的各位领导:

你们好!

本人来自湖南省邵阳市新宁县安山乡花桥村16组(原岩铺村1组)的村民王汉鹏,今向安山乡乡政府对本人家住宅(金狮公路花桥村段街道房屋,无具体门牌号)房屋周边水渠施工不合理不规范提出相关调查申请。

具体事情如下:

因原居住地(木屋)受虫蚁啃咬,逐渐变为危房,本人家与现隔壁邻居达代伟家十六年前(2002年)通过互换土地的方式筹建新居,当时所共同使用土地内有一条过水沟渠,现因本沟渠的占地引发多次口角。村委会及村干部在协调工作不充分,两家关于水渠用地没达成共同意识及签订书面确认书的情况下,强行安排施工队施工,并打通本人家围墙墙角(施工队时间为下午六七点左右),造成后续一系列不愉快状况发生。对于本次沟渠施工项目,本人提出以下几点问题。

第一、对于村级公共事务施工,是否需要政府公开招标,并出相应施工文件;

第二、在需要政府公开招标的情况下,政府关于此条沟渠的修建具体情况是什么样的?为什么作为出地实际人,一律不知道情;其次如果不需要公开招标,相关费用也未出具公示。

第三、如果该项目不需要招标,那么如何通过政府审核确定施工及施工队的。为何作为出地实际人,本人没有看到任何关于该沟渠的施工标准要求等详细方案?如果没有详细盖有公章的施工文件,为何会出现施工情况发生?如本人家因沟渠质量出现问题,后续房屋受损毁,应由谁来负责?

第四、关于施工队的施工资质疑问。一是施工队是否具备资质?二是施工队为什么是村书记内弟(内定)还是亲属?

第五、本次施工是否存在验收?验收单位是哪家?

第六、本次施工完成后,土地依然存在争议,实际使用为达成一致情况下,为什么不见村干部出面协调解决纠纷?其次村书记纵容村民闹事?

第七、如果施工未完成,为何会通水?

第八、因本沟渠的争议纠纷,造成本人家围墙受损,此破坏人员如何处理?被毁财物本人应该如何追回损失?

第九、为什么对本人家围墙造成破坏实施人为村书记娘家弟媳?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是谁赋予她这样的职权?

第十、本人家后菜地被毁,经济损失由谁来承担,过水沟渠应该由谁承担?

第十一、因村里村干部不及时出面协调解决纠纷,造成本人六十岁的母亲现在被舆论及情绪伤害到卧病在床,我应该如何解决此问题,如果我母亲有个病变,谁来负责?

请相关领导尽快回复为盼。

王汉鹏

2018年5月24日

时间表:本沟渠修建实际工作开始于2017年,并于2017年12月23日进行土方一期土方施工,但是至今为止我没有见到任何一个村干部当面和我沟通修渠事宜(对于利国利民的公共事业,做为共产党员我是积极配合的,而且我多次建议母亲推动水渠修建工作的开展,告知六旬老母,水渠一定要修的,如果推进中存在实际问题,请村里给我打电话。)2018年5月进行二期水泥施工,5月15日六点后,施工队(村委书记娘家弟弟)未通知出地人情况下强制打通回墙,在未进行验收或可行性实际考虑情况下,于第二天强制通水。5月22日第二次围墙被砸(被放水居民(村书记娘家弟媳)砸的),当天下午我向公安机关报警,安山派出所回复乡干部已出面处理,但是后面一直没有得到乡干部回访及处理结果,一直未等到相关干部出面处理情况下,不得已于5月25日致电安山乡党政办(信访办),沟通回复让我先找分管驻村干部武装部雷部长(全名未告知),在我一再申请党政办出面联系驻村干部情况下,党政办任然要求本人自己联系驻村干部。于是当天致电该驻村干部手机,两个电话未接,事后也没有接到任何电话回访。2018年5月28日再次致电驻村干部,接通电话后跟该驻村干部沟通情况,在提出水渠修建过程是否合理、修建标准是否达标、修渠流程是否合法、修建实际用地未调解达成一致前为何强制施工、是否有明确施工文件、对水渠有无验收(如无验收为何提前通水)等问题后,该驻村干部直接告诉我他认为是合理的,如果我认为不合法不合理可以直接去法院提起诉讼,而不是直接进行协调解决回复,通过得到的最后结果就是到时候我到你家了解下情况。但是直至今日我依然没有接到村、乡两级干部的电话回复。

水渠进水方,无任何调流控制(如遇洪涝灾害,不知道该家庭会遭受什么样的情况),周边施工垃圾未进行任何处理。

水量超过房屋基脚,无任何安全措施保障(如果楼房长久被淹,造成房屋基脚开裂倒塌,该由谁来负责)

强制通水后房屋周边情景

第一次打通围墙后强制通水情景。说明:施工方(村书记娘家弟弟)在未通知土地实际出让人的情况下进行打围墙施工(打围墙施工地点距离政府调解原定地点相差大概两米左右,为什么出尔反尔?)并强制通水,对围墙及出地人其它财物未做任何保护措施。具体施工时间为2018年5月15日18:00-:20:00之间,女主人去追悼已逝姻亲。

第二次围墙被损坏,花桥村村书记何宝林娘家弟媳砸墙瞬间(砸墙背景:砸墙当天村书记弟媳致电何书记:“姐夫,不让过水,”村书记说:”不让过水就从她家堂屋里过”。)

围墙被砸后,致电公安机关报案,乡、村两级既没有出面调解,也无一人致电告知受损方,没有给出任何相关处理意见和损失赔偿。

强制通水后菜地被淹场景

强制通水后,农作物基本被毁。

清风堂:关于新宁县花桥村书记损毁村民财物,不作为的调查回复第1楼

接到反映问题后,安山乡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安排了乡人大主席、武装政法委员、水管站长到花桥村进行了现场参看,并对反映的问题进行初步调查。

经过调查核实,王汉鹏家房屋修建于2000年,宅基地为本人的责任地及与达代伟(现房屋邻居)互换的部分责任地组成,当时这块地有千公坝下支圳从中通过,下灌下山丘40余亩水田。水圳为1958年修建,宽60厘米,全长200米。

2000年王汉鹏父亲王万东(原花桥学校教师)为了在此处修房,找到时任岩铺村书记林睦余,请求更改水圳修房。并以王汉鹏自家上田(即达代伟现房屋右侧,S245路侧)做新水圳入口过现自家后菜园通水为保证。岩铺村支两委通过村民集体意见后同意王万东变更水圳及将此地做为宅基地申请。房屋建成后到2016年此段时间水圳都是由王汉鹏自家上田过达代伟家屋后再过王汉鹏家后菜园围墙(后院围墙后修建)至下山丘灌溉。

2016年初,王汉鹏家要在上田水圳入口处再建商铺房及集市场,要求村里将此水圳砌成石涵或埋涵管才让通水。准备违背承诺不准水圳从此通过,在此情况下村支两委、乡包村干部及水管站长到场做工作后才让继续按原方式通水。

时至2017年11月合并村后的花桥村支两委与王汉鹏母亲达玉梅(王汉鹏常年在外务工)及达代伟协调好从现王汉鹏房屋及达代伟房屋之间前开阔地新开渠引水,过两房屋中间再经王汉鹏家后菜园围墙引至下山丘灌溉。并从扶贫资金中安排一万元对新开渠进行硬化。项目通过“四自两会三公开”模式施工及监管(即小型农村公共基础设施“自选、自建、自管、自用,村委会、理事会,项目选择公开、理事会选举公开、工程建成后财务公开”。),施工方为原岩铺村老书记林睦余。项目全程符合规程。

在施工过程中达玉梅与达代伟妻因之前换土地存在矛盾,以因水圳围墙入口问题多次阻止工程施工。村乡两级2018年5月份多次找双方协调,5月17日以折中入口达成协议。

现水圳建成通水。

安山乡人民政府

2018年7月2日

2018-07-04 08:59:38
这是第1 - 1条评论,共有1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