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反映株洲市南方中学音乐教师韩乔道德品行相关问题
·湘潭天易示范区的回复避重就轻
·临湘滨江化工产业园区多年污染不治理,指使执法队员殴打村民
·举报湘潭市中级法院院长廖迪文枉法判案
新宁县国土局汤大北非法强买土地,欺侮老百姓
155****0584 发表于 2018-06-23 19:48:33『标签:投诉举报 邵阳->新宁县 农林渔牧
  ↓相关评论(1)

尊敬的各位领导:

我叫陈东来,现年七十三岁,家住湖南省新宁县回龙镇回龙村十五组,自己虽然身在农村没有工作,几十年以来勤勤恳恳务农,养儿育女,日子倒也还过得平静和踏实;

可是自从在新宁县国土局工作的汤大柏找到我,便打破了我全家人的平静生活,他先是说要我把在回龙镇汤家山野里岩的一块一亩二的土卖给他,那块土因为从回龙园艺场的国道已经通路通到我这块土边上了,交通十分方便,我每年种玉米的收成还不错,所以就舍不得卖;没想到因为没有答应汤大柏的这个要求,他就利用关系发动了回龙镇很多和我关系比较熟的人来做我的思想工作,我一来舍不得那块土,二来家里还有两个儿子已经三十多岁一个了,老是住在一起不太好,而且其中有个儿子一再强调将来条件好了想要到这块土地上去另外修房子的,所以对于那些来帮汤大柏说话的熟人就一一拒绝了;

汤大柏见他发动了这么多的人来说好话都没有用,他就围着我这块土地的西、北、南这三面买了十多亩土地,结合我土地的东面是朱小平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买下的高矿土,相当于他汤大柏联合朱小平的高矿土对我这块一亩二的土地实行了四面包围政策;这还不算,接下来,汤大北在我这块土的北面的土圹边上密密麻麻地栽了满满一排刺树,不到一年时间刺树长得有一个人头高,刺树的刺枝伸到我土地面积范围内有一米多长;另外汤大北在没有通知我和跟我商量的情况之下,私自叫来挖土机,在我那块已经长出青苗的玉米地里碾压通过到我这块土的下方也就是南面开塘,把我的这块土的老圹挖掉一米多宽为他扩充水塘,另外把我这块土头子上的老圹高大约八尺,挖得现在只剩下两尺多一点,把挖下来的土为他把他水塘这头填上来和我的这块土一样高,另外还公然占了我土头子上五厘多面积的土地,把我这块土头子上的土圹里面多年前周围群众掏了个小孔开出的一眼天然井水强行霸占打了口水井,并用水泥盖子盖住占为已有;

我夫妻两人都是七十来岁的老人,在多次叫来村里书记干部来跟他协调商量,他仗着自己是国土局干部,根本不把村里干部放在眼里,我老婆因为不满汤大柏夫妻两人在没有通知和商量我家里的情况下,偷偷用挖土机碾压通过我家的玉米地,私自挖毁和强占我的土圹以及强占了我土头子上的五厘多土的面积,并且挖毁了我土圹边孔中的那眼天然井水和强占为已有,有时感觉气愤难当时就骂了几句:哪个不要脸的偷挖了我的土圹和强占了我的土头子面积,强占了我土圹孔中的井水他不得好死之类的话;汤大柏的老婆觉得扫了他们面子,于是趁我老婆在土里干活不注意时,拿个装水泥泥浆的塑料小灰桶,提了一桶大便倒在我老婆身上,我老婆当时被泼得摔倒在地,她曾满英泼完后一口气跑到对面的汤家山上,我老婆想追着她打,见追不上,只好隔得远远地骂,当时我正在土地边上修一条接通我这块土到外面大马路上的马路,见到这个情况,于是跑过来劝老婆不要烦,等一会回家洗个澡把身上衣服换掉,再另外想办法讨还公道;没想到汤大柏的老婆心肠比毒蛇还毒,在我扶着老婆准备回家时,路过土地边上的高圹时,汤大柏的老婆另外又提着一桶大便站在高圹上泼了下来,当时把我们两个老人的身上都泼坏了,这是多么歹毒和恶劣的行为?我们当时想不到她曾满英心肠这么歹毒和无耻,算准了我们两个七十多岁一个的老人手脚没有她这四十来岁的人灵活竟然还紧接着第二次趁我们不注意再次泼粪便,她曾满英第二次泼完粪便后再次飞快地跑得远远地;我们两个老人满腔愤怒却又无可奈何,只好互相搀扶着一心想先回家把衣服换了,回到家后,大儿子看见我们两老身上这个样子,提着一把洋铲就要去打汤大柏的老婆曾满英,被我们死死拉住,一再劝说:他汤大柏两口子无法无天,现在是法治社会,法律会收拾他的;我们先用法律和通知政府,如果法律和政府不管,或者管不了他一个国土局干部,到那时就通告政府,由你们年青人去搞他,到时搞出什么事来,政府到时也别来追究我们的责任!

我们夫妻两人在汤家山野里岩这块土地上种了几十年的地,从来没有跟这块土地四周相邻的土地拥有者有过半点纠纷,朱小平早在二十年前就在我土地周围买了几十亩土,从来没有干扰和影响我们这块土地半点,有的只是对我们两老嘘寒问暖,关切我们两老,要我们两老少做一些,多保重身体,好帮儿子们多带一下小孩和安度晚年;这个没有人敢逢的汤大柏,谁和他打交道就要吃他亏的家伙,搞得现在朱小平都对他恨之入骨,因为汤大柏经常要骑车通过朱小平用自己买下的土地修的一条马路,朱小平如今叫了一辆三轮车装了一车大石头倒在通住汤大柏住家必经的路中间不让汤大柏骑车通过,由此可想而知汤大柏是个什么样的人?汤大柏抛妻弃子、净身出户放着新宁县的门面房子不要;带着这个小他将近二十岁的因为心思过于歹毒而离过一次婚的曾满英来到这汤家山野里岩,就先是花言巧语通过朱小平在我这块土周围买了一些土地,三面(西、北、南)围困我这块土,然后在西面栽刺、南面开塘强占我土地面积和强占我土圹水井搞我这块土;大家想一想,他汤大柏软硬兼施,低价买了有十多亩土,想开塘完全可以另外开个地方,又何必紧挨着我这块土开塘紧凑在一起硬要故意多事生非惹事找烦恼呢?这明摆摆地是想三面包围夹击侵害我的土地使用权,逼迫我夫妻就范,不得不把这块土地按照他的意思卖给他,(三面都围住了,上边栽刺,下边开塘,春天发大雨水不断地洗土圹,长此以往,不卖给他还能卖给谁?)

这几年来,我们全家在回龙本地四处打听求助好心人帮忙解决,经人介绍,先是在2014年的七月份找了我们回龙村的村书记李秀德,当时把书记李秀德和几位村干部叫到我家这块土地边上帮忙解决我土地头子上被汤大北强占的土地头子,当时李秀德书记把汤大北和曾满英也叫到现场,经过一番协商,在书记的调解下,我夫妻两人同意把被汤大北强占的土地头子嘴嘴让出一半,当时双方同意,在李秀德书记和村干部的监督下,用锄头挖好界址并埋好石头为界,可是才过了半个月,汤大北和曾满英就反口不干,推翻协议,说他是新宁国土局的,回龙镇的村干部管不了他,并且把我夫妻两人在土地界址这边种好的玉米苗全部扯掉;

我们见村干部管不了汤大北,于是在好心人的介绍下,又去找回龙镇镇政府帮忙解决,镇政府指派回龙镇司法所的胡所长帮忙调解解决,胡所长在我们的带领下到了土地现场看了情况,当时就责备了汤大北侵害我土地使用权和接连两次泼粪便的不人道行为,并且在2015年,我夫妻两人长达半年多的坚持要求下,把汤大北和曾满英叫到回龙镇镇政府的司法所的调解室,当时双方就跟打官司一样,各自陈述意见,胡所长听取了双方意见并叫书记员做了详细记录,最后要求汤大北和曾满英先赔偿我夫妻两人被粪便泼脏的衣服钱五百元,另外再要给我修好因为被汤大北在我土地下方修塘春天发大水接连洗垮我的土矿给我的土圹修保圹;

经胡所长调解后,汤大北一直不肯照办,于是有好心人劝说,实在不行,只能和汤大北打官司了,我夫妻俩人于是在好心人的介绍下,在2015年12月份把汤大北和曾满英告到回龙镇法院,要求汤大北赔偿我夫妻两人因为被两次泼粪便造成我老婆李桂红两年多来,精神受到严重打击,年老体弱,诊病诊了两万多元,要求汤大北赔偿我夫妻两人精神损失费两万元以及修好我土地下方的保圹和退还强占我土地头子四厘面积的土地嘴嘴;回龙法院的法官李淼很热情,说一定会为我夫妻主持公道,并在我夫妻的带领下看了土地现场;当时汤大北四处扬言,尽管你去告,我在新宁国土局工作这么多年了,在湖南范围内有的是关系,目前钱不多,一二十万还是有,我宁可多给些钱给法院的法官,也不把钱赔给你陈东来;2016年的2月份,回龙法院的判决书下达到我手上,没想到判决书上只是要求汤大北赔偿我夫妻两人因为被接连两次泼粪便的精神损失费一次一千元,两次两千元,另外土地老圹被汤大北开塘洗垮属于土地争议,虽然我们有土地证,但是要先到回龙镇镇政府要求处理,回龙镇镇政府处理不了,再另外向回龙人民法院起诉,我夫妻两人接到这样的判决书,马上给李淼法官打电话,没想到李淼法官电话也不接了;

我夫妻两人气愤难当,在亲戚朋友和好心人的介绍下,到新宁法院请i求办理法律援助,当时新宁法律援助中心的工作人员听我说了详细情况后,表示同情和气愤,立即想办法帮我以最快速度办理了法律援助手续另外再上诉到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心想你汤大北在回龙有钱有关系,到邵阳上诉,你汤大北就难一点了吧;2016年5月10号,我们夫妻两人在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的杨晔律师的陪同下租车赶到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当时的审判长刘子腾、审判员陈平军、主审法官叫贺显平,贺法官听了详细情况后表示一定会为我夫妻两人主持公道,我夫妻两人当时也信心满满,心想这回终于有好心人仗义出手,帮我夫妻两人主持公道了,到了7月13那天,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下达到我家里,我全家看了判决书,心都凉了半截,判决内容是:驳回上诉,说我虽然有土地证,汤大北没有土地证,但是两人属于土地纠纷,要先另外请求回龙镇镇政府处理,镇政府处理不了,再另外起诉到人民法院,汤大北夫妻两人泼粪便,一次一千元,两次赔偿两千元作为我夫妻两人的精神损失费,我夫妻俩人当时很气愤,表示会立即再上诉到高级人民法院,但是大儿子说,这回可能不能再上诉了,因为上面被写了此判决书为终级审判,我于是立即级邵阳中级人民法院的贺显平法官打电话,没想到贺法官也不接我的电话了;没想到这个年代,只要有一点点钱和关系,就可以为所欲为,无恶不作,蓄意往我两个七十来岁的老人接连两次泼粪便,告到本地人民法院和地区人民法院,法院的人竟然把泼粪便定价为一千元一次,把我两老上告的土地侵权定性为土地纠纷,还以踢皮球的方式让我再一次另外去找本地回龙镇镇政府,镇政府处理不了再花钱另外去人民法院起诉,这倒底是个什么世道啊?难道真的应了以前那句老话: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法院的法官都是这样搞,简直就是想逼死老百姓,搞得如今的世上简直就是黑了天的,置老百姓的痛苦与伤心于不顾,趁机捞油水,实在是令人寒心!?

以上所说,句句属实,热烈欢迎各位有正义感的领导前来新宁回龙查证;汤大北此人工于心计,早在快退休之前几年,就有计划有预谋地同原配老婆离婚,然后带上事先早就暗地里认识的曾满英从新宁跑到回龙镇汤家山野里岩兴风作浪、惹事生非;汤大北1955年出生,现年61岁;因为早年参加新宁国土局工作,他的户籍在新宁县金石镇观瀑桥社区居民委员会中山路6号附1号,只是他现在新宁金石镇观瀑桥那边的房子因为强烈要求同原配妻子离婚,觉得在这方面理亏,对不起他的原配妻子,房子已经作为婚姻补偿赔给他的原配妻子了,所生儿女统统随母,他净身出户;他汤大北就算再无家可归,也不应该像流窜犯一样从新宁金石镇流窜到回龙镇这边相隔一百多里的地方,流窜到我这种了几十年的土地边上来一直侵犯我们全家好几年了啊,更何况他还是堂而皇之地领着国家干部退休工资,还不算是真正的净身出户;还是有一份非常可观的生活经济来源,比起我们靠天吃饭、种地为生的普通老百姓不知道要强哪里去了;如要说真正的净身出户,像这样的坏人坏事,就应该首先开除党籍、然后取消他的退休工资,把我们全中国纳税人的钱与其用在这种人身上帮他无法无天、为非作歹,还不如用在那些贫困山区无钱读书的孩子们身上;像汤大北这样的坏人坏事不加以严惩,那我们国家的一些国家干部都像他这样临退休了就无法无天、胡作非为,抛弃跟他生活了几十年、帮他生儿育女的原配妻子,贪图美色、去另外找比自己小将近二十岁离过婚的女的去瞎胡闹凑合过日子,那这个世界不是就乱了套了吗?那这个世界将不知有多少女的会伤心痛苦流泪、悔不该当初后悔莫及,把自己的一生托付与这样的男人,临老了却遭他暗算抛弃,另寻新欢找个比自己年轻将近二十岁的女的风流快活,虽然得到他新宁金石镇这座房子作为婚姻补偿,但是最后还不是归为他汤大北和原配妻子所生的子女所有?还不是在照样为他汤大北在延续香火?少年夫妻老来伴,到头来竹蓝打水一场空,想着忘恩负义的人在风流快活逍遥法外,自己却还要忍受孤寂和悲凉,因此而不得不整日整夜地哀叹:怎么讨还公道?哪里寻求天理?

此事被汤大北和曾满英拉拢关系一拖再拖,到了今天2018年6月23号,当年迈的陈东来拿着往年发的土地管业证去找政府管理土地工作的办公人员,要求另外进行土地登记,没想到这位管理土地登记的办公人员说,汤大北的老婆曾满英跑到他这里几次,说你这块大土是她的,说在回龙没有她曾满英办不成的事,就连新宁县国土局的汤大北,本来是她曾满英的姨父,现在都被她搞得妻离子散,最后不得不跟她曾满英结婚,难道在回龙还搞不定一块小小的土地,你这外地来的管土地登记的工作人员,要是敢给陈东来进行这块土地的登记,到时打死你看哪个负责?

综上所述,我们两老强烈请求各位领导能够本着公平、公正的心里为民作主,像这样的坏人坏事如果不加以制止和惩处,如何能平民愤,如何能够让我们广大人民群众感受到在法制社会下的尊严和公平公正?如果我们国家的一些国家干部都像他汤大柏一样无法无天知法犯法强买土地坑害老百姓,那我们靠种地为生的老百姓又如何安生和谋活路?

同时请求社会各界好心人伸出援助之手,他汤大北以为他在新宁国土局工作了几十年,有个一二十万,就可以这样为所欲为地欺侮我这样一个没有工作,无权无势的平头老百姓,实在是有损一个国家公务员的形象,希望社会各界好心人帮忙申张正义、主持公道,使我们以种地为生的老百姓能够安心种地!

此致敬礼

2018年06月23号

清风堂:关于陈冬来反映汤大北非法买卖土地、欺负老百姓 等问题的回复材料第1楼

陈冬来、李桂红夫妻系新宁县回龙寺镇回龙村15组村民,汤大北为新宁县国土资源局退休职工,曾满英曾为汤大北妻子,现已离婚,系新宁县回龙寺镇回龙村3组村民。

经调查得知,2009年2月曾满英(当时曾满英与汤大北婚姻存在)从本村2、3组村民蒋发达、汤宏槐、汤宏刚、汤保平、汤宏资、汤燕英等6户处共花费14460元购买了1.15亩土地(本村野里岩地段),该购买的土地与陈冬来承包的一处责任土相邻,但土地相邻之间的界线不是很明显。

购买成功之后的几年中,双方在承包管理过程中因相互指责对方侵犯了自己的承包地,并发生了纠纷。2014年2月期间,陈冬来妻子李桂红在自己的责任地与曾满英两方就界线问题又发生了纠纷,并发生了口角及肢体接触,最后导致了事件的恶化,在争吵过程中,曾满英确实曾用大粪泼到李桂红的身上。

事件发生后,镇村两级就双方土地界址及泼大粪等问题进行了调解处理,但因双方意见分歧比较大,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后来陈冬来以曾满英侵犯其土地及人身伤害为由将曾满英、汤大北告上新宁县人民法院,最后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要求被告因泼大粪问题赔偿2000元,对于原告提出的其他诉求予以驳回,认定原告与被告的土地纠纷不属于民法调整的范围,不在案件处理范围,要求人民政府予以处理。

一审判决后,原告不服,后又上诉至邵阳中级人民法院,邵阳中院受理后做出了维持原判的审判结果。根据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处理办法,第一是双方协商解决,第二是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处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单位之间的土地争议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根据调查得知,陈冬来与曾满英之间的土地界址的争议实质为回龙村15组与回龙村2组、3组之间就土地界址的所有权争议,因而是单位与单位之间的土地所有权争议。

故回龙寺镇人民政府及国土所在调解无果的情况下,于2018年1月就双方的纠纷问题下发调解终结告知书,建议原告陈冬来、李桂红夫妇就自己与曾满英、汤大北之间的土地权属争议向县人民政府依法申请确权处理,但到目前为止,原告陈冬来夫妇没有向县人民政府提出申请。

回龙寺镇人民政府

2018年7月3日

2018-07-04 08:11:43
这是第1 - 1条评论,共有1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