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举报湘潭市中级法院院长廖迪文枉法判案
·关于湘潭市政府人员拒收外地人购房补贴资料的事件
·湘潭市政府不履行购房补贴办法
·N次开庭几乎就没准时过,湘潭市雨湖区法院作风真差!
猪场、竹鼠养殖与房屋征迁5年,双峰县政府一直未补偿征迁户
xxw888 发表于 2018-05-16 10:12:29『标签:酸甜苦辣 娄底->双峰县 农林渔牧
  ↓相关评论(1)

猪场、竹鼠养殖与房屋征迁5年整,政府一直未与征迁户善后的情况反映

双峰县委、县政府:

2012年本人所在双峰经开区的老宅及之前兴办的养殖场被纳入了娄衡高速连接线(今北环线)修建范围,2013年被强制要求拆迁,致使本人所从事的养殖业被迫中止并变卖所有牲畜与财产,可开发区至今未与本人进行征迁补偿结算与安置,现将相关情况汇报如下:

被停业的养猪场与竹鼠养殖 

十多年前的2006年上半年,本人把自家的自留地整平,投资近50万元,建了一个小规模的养猪杨,当年养猪200多头,获利5万余元,第二年(07年)养了300头,这一年生猪行情较好,盈利近20万元,2008年还是养了300多头,但这一年只赚了10来万。

2009年春节后,本人把这3年来养猪赚的钱全部追加进去,对养猪场的规模进行了扩大,养殖规模达到了500头。

到2011年,本人又把养猪场规模扩大后两年产生的利润30余万元,投资进行竹鼠养殖,并专门请了养殖工人,其中竹鼠养殖设施投入约20万,购买竹鼠种苗10来万。

2012年下半年,我村被纳入开发范围,本人所在的老宅及养殖场地即处在规划中的娄衡高速连接线(今北环线)拆迁范围,很快就被要求征地拆迁,其时开发区的领导一次次要求我把生猪转到另外的地方喂养,要不就把其变卖,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把养殖中的生猪与竹鼠全部处理掉,把相关的设备、器械比如粉粹机、拌和机等全部当做废铁处理,而其时竹鼠养殖购进来的竹鼠4、5百元一对,经此一遭,竹鼠养殖的全部投入几乎全部化作了流水。

当本人正经营着的养殖业被叫停之后,开发区就在2013年夏对本人的各类设施、房屋建筑进行了丈量与造册登记,但并没有对本人的养殖场及住房进行征拆补偿结算。

因拆迁蒙受的损失

因竹鼠养殖的前一两年是很难有回报的,从投入到养殖近两年的时间,投资几乎全部化作了流水。

养猪场则从最初的的投入到后来追加的投资一共近100万元。加上竹鼠投入的20多万元、人工工资10多万元,一共130余万元,这仅仅是投入的成本。

到去年下半年,因政府一直没有对我家的征迁一事有过任何处理,我找开发区协商征拆补偿,可开发区根本就不提及竹鼠养殖问题。到现在已5年过去,按最不走运的利润计算,一年的收入按养猪10万元、竹鼠10万元(竹鼠的利润空间相对可观一些),5年的损失保守计算就是100万元

在此期间,北环线的征迁工作也基本都搞完了,我不明白的是开发区把我的的养殖业叫停,居住在老宅的10多号人也都腾房搬了出去,为什么就不和我及我老公进行征迁补偿结算?当看到邻近的村民该拆的拆了,该算的都算了,我才和村里的干部打过两次电话,村干部告诉我你只能去找开发区。

房屋被征迁、产业被叫停,政府竟不与我家进行征迁善后

我无法理解,我是按政府、按开发区的命令,中止了自己苦心经营的养殖业,让10多号人从老宅搬了出去,腾了房子,至今已5年不与我家进行征地补偿与安置,相反的倒成了我到处求爷爷告奶奶来处理自家的征拆问题。

到去年底,我才在村干部谢水平的陪同下找到了经开新区的禹为华,禹为华等对我家老宅及猪场进行了常规的核算,但并不谈我这5年被叫停的养殖损失、也不提竹鼠的补偿;更不提这5年应该给我家的安置过渡费。

当我谈到我的产业被叫停、造成损失巨大,竹鼠养殖投入也是几十万,你开发区要我处理就我处理掉了,不给予补偿这遵循的是那一条法律法规?

对此,禹为华等的回答是他们没有这个权利,到底谁有这个权利?难道要我去找与你禹为华同为本家的县委书记禹敏?

而对于我家的安置过度费一事,禹为华等的回答是,你家没有在拆迁补偿协议上签字是不可能有安置过渡费的,我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没有讲理的地方,政府就是这样对待其治下百姓的生产生活、休养生息?!

是你政府要拆我家的房子、停了我家的产业,又拖着5年不与我家征拆善后,是我家不签字吗?我是在开发区的强烈要求、命令下腾房搬家、停产停业啊?!

作为政府,哪还有一点起码的公信力可言?!

也由于这5年的拖累,家里已没有一分钱的收入,相反的5年前投入的上100万也都丢到了水里,在日子一天天难熬的时候我也只能找政府(开发区),而此时的开发区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架势,更不承认自己工作中的失职给我家造成的巨大损失!

到今年3月的一个晚上,应本人的要求在有村干部、经开新区主任、新区禹为华等参与的情况下,又与开发区有过接触,但结果还是离题万里!

在这里要告诉大家的是,我老公常年在外,我作为一个弱女子,以自强自立的精神从事养殖业,政府没有谁给我以指点与帮助,我更没有得到过政府一分钱的项目扶持,养猪与竹鼠的巨大投入全部都是自己的血汗积累起来的。

2008年的雪灾,运饲料的车进不来,我拉着手推车到邻近的地方拉了一两百斤玉米,因路面的冰太滑,刚下马路,自己连同手推车射出几丈远,玉米在冰天雪地里散落一地,人则摔的鼻青眼肿,到处是伤,当时连想死的心都有。

2011年,因在畜牧局领用的疫苗是问题疫苗,造成几百条猪死的死、病的病,当时畜牧局的一位知情人员告诉我,这一次你用的疫苗是政府采购的疫苗,这政府采购的疫苗就是重大问题疫苗!

这一年也就是因为用了政府采购的问题疫苗,损失就是一二十万,其时本人天天找畜牧局,当时的畜牧局局长王红竟然一直躲着不见我,至今没有给我一个说法!

可我这样用自己的血汗一点点积累起来的上百万的养殖投资,竟然因政府的拆迁说没就没了!

诉求

5年前,我以一位农村妇女的良心和善意,听从了政府(开发区)的决定,执行了政府的命令,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动员老宅的10多号人搬了出去、把房子腾了出来,同时终止、处置了正进行着的养殖业,为了支持家乡的建设与发展,本人一直在默默的承受着不该有的损失,只是觉得本人的房屋与产业被叫停5年来,政府并未与本人衔接过征拆补偿安置一事,所以本人也想请地方的各位领导对本人的诉求予以考虑:

1、竹鼠的补偿,当时竹鼠养殖投入30多万元,对于已有成熟市场的竹鼠产业来说,销售根本就不是问题,而政府在拆迁过程中完全对其视而不见、让养殖户承受这种莫名的损失是说不过去的;

2、在养猪与竹鼠的养殖中,因拆迁而使上100万的投资被套死,使这几年本人的家庭经济遭受重创,对此政府没有理由不考虑本人的大量投入与这几年蒙受的损失;

3、这几年其他的拆迁村民都享受到了安置过渡费,而本人不但损失惨重,相反的安置过渡费也没有,个中原因不是本人不配合政府拆迁,而是政府在停了本人的产业后就完全没有与本人落实征拆补偿事宜,5年中更没有打过我老公一个电话,对此恳请政府对本人补发与其他拆迁户一样的安置过渡费。

双峰县经开区经开新区金开村谢晓吾(1527382****)

2018年5月15日

时刻网友20180518130124:回复:猪场、竹鼠养殖与房屋征迁5年,双峰县政府一直未补偿征迁户第1楼
为什么一提到政府就没有回复的?
2018-05-21 01:21:06
这是第1 - 1条评论,共有1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