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东安县城东卫生院相关事件
·湘潭天易示范区一强拆事件过去五个月,企业财务不知去向
·向靖州县人民检察院公开实名举报
·对隆回县望云山偏僻地方的小型非法采砂场的看法
难道株洲市纪委与株洲市检察院懒政是一丘之貉
永远的明 发表于 2018-05-15 06:57:45『标签:酸甜苦辣 株洲->天元区 综治司法

因为《临床医药理学》记载:镇静药物的不良反应主要表现在对呼吸与心血管功能的影响,药物的正常剂量对健康人不致引起不良反应,但对患者有阻塞性肺病者,一般剂量也会引起呼吸抑制导致死亡。

我很有理由确信炎陵县人民医院连续四天对患有阻塞性肺病我父亲使用六片安定不是使用安定不当负轻微责任,而是使用安定导致死亡负全责。

由此便起诉到炎陵县人民法院,并在举证期就申请医疗过错司法鉴定,就是通过依法诉讼来查清与明确医院使用安定的损害责任。

当然这也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76条规定:当事人可以就查清事实的专门性问题向人民法院申请鉴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25条规定:当事人申请鉴定的应在举证期限内提出。

然而一、二审法院违反法定程序以其特权不予司法鉴定就判定关于医院使用安定的损害责任纠纷案件,非法剥夺当事人司法鉴定的民事诉讼权,造成讼争使用安定的损害责任得不到查清与明确,所谓国家法律工作者仅可这样吗?。

而且依据2011年5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统一医疗损害案件适用法律的通知》:“对于已经进行医疗事故鉴定,但未审理的案件,医患双方有一方要求进行医疗损害鉴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与2012年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当前形势下加强民事审判切实保障民生若干问题的通知》:“要严格执行只有经人民法院统一委托后作出的鉴定结论作为定案依据的规则”。

以及2017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当事人依法申请对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中的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

相关法律规定,人民法院应予准许的司法鉴定,在实际案件的审理中却得不到准许。如此明显违反法定程序的违法行为严重侵害老百姓的利益。

我拿到湖南省涉法涉诉联合接访中心向株洲市人民检察院开出的建议对该案进行监督的来访转介函找到株洲市人民检察院时,株洲市人民检察院不予监督,对不予监督又没有任何文字说明,就只是说不予监督。这是明显的懒政,不作为。

我就株洲市检察院不以其职能来监督的懒政的事实到株洲市纪委举报,却被告知他们无权干涉,那纪委的工作职责又在哪里?难道株洲市纪委与株洲市检察院一样懒政?他们可是一丘之貉。国家行政工作人员仅可如此懒政吗?。

法院不依法审理案件,甚至是违法审理案件,而充具监督职能的检察院又不依法监督,对如此懒政告知纪委,纪委又说对检察院懒政无权监督,都是吃干饭的吗?凭心而论,我们人民正义的声音在哪里?还有没有正义之声?如此懒政正张着嘴永无廉耻的吞噬我们善良的国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