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涟源市三甲乡村民行政起诉状
·控诉沅陵县文广新局副局长张大斌雇凶打人
·洞口县洞山路菱角社区道路拥堵
·永兴县教育系统严重超员
桑植县细沙坪村民实名举报前任支部书记杨龙协涉嫌违纪违法
中国兴 发表于 2018-04-20 09:52:42『标签:投诉举报 张家界->桑植县 组织人事
  ↓相关评论(22)

举报信

我们是湖南省桑植县八大公山镇细沙坪村民,现向上级纪委实名举报我村前任支部书记杨龙协涉嫌违纪违法,尤其是扶贫资金腐败、侵占集体财产、以权谋私以及背后的保护伞问题。两年来,我们先后向镇、县、市以及驻县的巡视组举报,回复由镇纪委处理,但相关调查过程、处理结果并未触及举报问题的核心,缺乏说服力。现再次向省纪委举报,恳请上级部门重视,予以调查。

一、举报背景

桑植县是国家级贫困县,我村则是贫困县中的贫困村,穷乡僻壤,交通不便,资源有限,社会、经济、文化发展落后。改革开放以来,党和政府为村民脱贫致富,引进项目,研究政策,投入人力物力,做了大量工作,村民生活、乡村面貌得到显著改善,广大群众切身感受到党和政府的关怀。虽然与富裕发达地区还有差距,但我们衷心憧憬着小康生活的美好前景。而实现这个前景,需要党和国家的领导,需要基层党组织,需要为民奋斗的带头人,也需要广大乡民的主动有为。中央再次强调,要加强国家的基层治理,培养千千万万的基层骨干。

在这种背景下,我们村民必须实事求是向上级反映,我村前任支书杨龙协(1992年起任村干部,1994年先后担任村主任、书记,且一直担任法人代表,直到2017年)存在严重腐败问题,其管理的包括扶贫资金在内的村级财务帐目常年不公开,而且公权私用,肆意侵占集体财产财物,令党的扶贫政策在基层打了折扣,损害了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光辉形象。杨在职、在任期间,给我村集体和群众的利益带来严重损失。从1996年起到2017年,我村村民,包括老党员、村委会委员在内,先后多次向县、市及巡视组举报杨的贪腐违法行为,但每一次都返回到乡一级的调查,而在杨及其朋友、以及保护伞的干扰下,相关调查根本就是蜻蜓点水,以各种原因软弱无力,根本未触及真正问题,群众意见很大。

当前,我国建设全面小康社会,党中央,要求重点查处扶贫领域腐败,重点打击村官腐败,清除老百姓身边的腐败分子,鼓励广大农民发挥主人翁精神。我们积极响应党的号召,配合党的反腐工作,提出以下举报。

⼆、举报问题

(一)长期把持财务,不公开不透明,涉及扶贫资金近100万元。杨龙协自担任我村村干部起,一直任法人代表,会计、出纳一身兼任,全权处理我村财务,导致其中黑幕重重,群众严重不满——

1、我村扶贫项目资⾦及企业经营账目不明。1992年,我村被县委组织部列为小康村示范点,建设农贸市场、茶厂、电厂等六个村级企业,陆续投入可观的扶贫资金。杨龙协作为村领导,一手把控上述企业的建设、经营和扶贫资金的使用,相关的建设账目、企业经营收支,以及扶贫资金的使用情况,近二十年来从未向村民公开,存在严重的管理漏洞和巨大的腐败空间。比如,其中杨通过运作,将扶贫项目款的账户设置在村小学,而不经过县-乡财政拨款的渠道,以掩人耳目。该账户的管理,长期无人知晓。

2、2000年,我村修建新的集体农贸市场,建设账目不明。

3、新、旧两个集体市场近20年经营收入不明。按照原老市场1万元/年的摊位费保守估计,涉及金额达20万元。

4、我村⾼尔河事议项⺫财政补贴资⾦去向不明,从2009年⾄2016年,涉及⾦额30万元。

5、原集体⽼市场的房屋部分出售给村⺠桂家如,价款4.8万元,去向不明。

6、我村⽔电站的建设、转让中,造成严重的集体损失,存在利益输送的重⼤嫌疑。2001年,我村与企业主滕建平签订协议,由我村出地、对方投资,共同修建水电站,帮助解决本村用电难,约定电厂建成后给予本村村民20%的用电优惠。建设过程中,无偿占用了农户山林、土地未给予补偿,并组织农民为修建电厂公路出义务工。电厂建成后,不仅预定的优惠电价未与落实,两年后连电厂也由九江电力公司接管。这其中存在十分严重的履约、监管以及经济问题。

第一,村集体、村民利益受损。该电厂为合作建厂,村里有土地、山林、劳务等实质性投入,上述投入未经任何补偿,电厂便转让至国有企业。第二、转让程序不合法。不仅未经村委会讨论,系杨个人意志,而且长期未向村民公开,去年才被村民调查发现。第三、引资、转让过程中,杨有个人受益。转让后,杨的女儿先被电厂聘为发电员,现已成为电力公司正式职工。由此,我们怀疑,杨在引资、转让过程中存在利益输送行为,这是他置集体、群众利益于不顾,仓促签约、仓促转让,且不经集体决策的根本原因所在。

7、我村银⾏贷款帐目不明。经查,我村目前尚欠银行贷款30多万元。其中,包括在农行近20万元,信用合作社10多万元。我村长期受上级政府扶持,村里企业早已凋敝,并未扩大投入生产,巨额贷款从何而来?又用到了哪些地方?相关情况,从未对广大村民公开。而杨本人一直对外声称我村不欠贷,且在之前乡纪委的调查中,杨极力掩盖我村欠贷、尤其是在县农行欠款的事实。在2017年,有关村民更是获得了县农行向我村开局的贷款催款通知,铁证如山!杨必须向组织、村民说明,多年来借贷的用途、开支以及试图掩盖的动机!!!

以上事项,仅仅是举其大者,是村民“耳熟能详”的突出问题,20多年来,长期被杨掩盖之下的其它财务问题,不知道还有多少!!!

至今唯一的清帐,是在1996年,由于村委会委员实名、村委会盖章的举报,县里组织对我村的财务清理。但由于该次清帐,最后采取的是关门清帐、闭门凑帐的方式,难以服众,导致有村委员拒绝签字,保留意见,此事有案可查。

(二)肆意侵占集体财产,涉及金额近100万元。

1、窃占集体土地。2000年,杨借修建新市场之机,非法从中占用土地用于私宅建设,严重违法乱纪。该栋房屋,占地0.23亩,3层建筑面积约450平米。目前房屋的一部分,已用于百货商店、旅馆等商业经营。市场修建,属于集体行为,集体出钱,集体出力,杨作为村领导,作为党员干部,没有任何理由为自己谋取私利。

2、窃取集体房产。杨私自将位于新市场内的原村委会办公室(50 平米左右),以1.8万的低价卖给其妻的侄女蔡家月。蔡将其作为门面使用,后来杨又从蔡手中回购,自己经营。集体规划的村委会办公室,被偷梁换柱,成了杨的家产。同时,杨又作主,由集体向其妻侄蔡家富私人租用房屋,作为村委会办公室。一进一出,集体利益大大受损,杨及其家人大获其利。

3、窃用集体资料。杨在上述房屋建设过程中,私自挪用建设新市场的钢筋、水泥等建材。2013年前后,杨占用其中三间房屋,用作自身经营所需的食用菌冷冻库,至今未向集体缴纳租金。

(三)违法买卖土地,涉及金额数十万元。

国家明令禁止集体土地买卖。作为支部书记的杨,带头买卖,而且相当部分是耕地,不仅涉及责任田,也涉及集体土地,对本村风气造成不良影响。

1、杨本人责任⽥倒卖情况。1)卖给本乡八皮坡村民杜茂松0.6亩,价格不详;2)卖给江西坪村民周兴家、周富家两兄弟1亩,价格6万元。3)卖给朝南坪村罗青龙0.4亩,价格8.98万元;4)卖给菜园坝村民李世仁0.8亩,价格8万元。

2、杨买进土地情况。1)购买本村阳章成耕地1.5亩,价格3万元,用作其沙场建设。2)购买本村张伯学爱人土地。张伯学爱人已经过世,张拟将其名下土地(约1.4亩)卖给朝南坪村民罗青龙,并已收订金。杨利用张年老、头部曾受电击、子女不在家,以张的爱人是农转非户口、死后名下土地村里要收回为由,恐吓、阻止张卖给罗。但在张退钱给罗后,杨却哄骗张将该桩土地卖给他本人(价格4万多元)。杨此事的做法,利用手中的政策、权力欺骗村民,十分恶劣。

3、集体土地买卖。杨私自将原村加工厂的集体土地0.3亩卖给周家垭村民李良汉,价格6万元,用作沙场。

(四)谋图私利,伪造民意,建打沙场,破坏环境。

杨与本乡村民黄涛在朝南坪村合办了一家打沙场,因为该村村民强烈反对,2016年将沙场搬到本村小学对面山上。其中问题:

1、搬迁、选址未经集体讨论。杨的沙场,既然遭到朝南坪村民反对,搬到细沙坪村自然也应经过集体讨论,细沙坪的村民也有发言权。但是沙场搬迁一事,并未经村民会议等形式讨论。

2、⼿续不合法,且涉及伪造材料。第一,该沙场目前与我村聂家园组签订租赁合同,属于无效合同。因其所在山林的主体部分,在土改时期,作为四补定分到聂家园组,后经村里调整,作为公山划到村小学。杨为了沙场尽快落地,利用小学近年来未有效使用该山,改与聂家园组签订租赁协议,据此获得了国土、林业局相关审批手续。但该处山林主要部分,为村里所有,聂家园组无权签订协议。第二,作为签订协议的决策依据——村委会纪要——系伪造,且仅有聂家园3户10余人的签字(一人笔迹),并无民意可言。第三、沙场未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属于违法生产。第四、安全距离不达标。沙场距村小学的距离,不符合国家政策要求(不低于300米),距农户的距离,不符合国家政策要求(不低于150米)。

2、严重破坏环境。一是生态环境。近两年的暴力开采,给山体、山林造成了严重损伤,严重违背了中央“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精神,是将全体村民的绿水青山,变成了他私人发财的金山银山。二是教育环境。沙场噪音影响教学,爆破危及学童。三是生产生活环境。附近村民的作息受到沙场严重影响,田地覆盖大量砂灰,影响农业生产。

3、严重影响泄洪。沙场下方,即为我村新建的防洪渠道,是国家专门投资建设,以解决我村常有洪涝,排洪能力不够而最新建设的水利工程。杨的沙场投产以来,非法使用该渠道,造成了严重的砂石泥土淤塞。2016年夏,我村再次遭遇洪涝,灾情严重,而该渠道因堵塞严重,基本上没发挥泄洪功能。对此,群众怨声载道,意见突出!

4、突出的安全隐患。沙场未持有安全生产证,进行爆破作业。下方即是村级公路,是我村主要交通道路,沙场的爆破,飞沙走石,危及过路车辆行人。

对上述问题,杨及其合伙人均为予以合法答复、有效解决,沙场仍在运行,继续产生负面影响。群众强烈要求关停、搬迁。

三、举报诉求

从上述事实,我们全面、充分、清楚的看到,杨龙协担任我村干部24年,把持财务,但一贯的暗箱操作,黑幕重重;一贯的利用职务便利,以公谋私,损公肥私。一贯的欺上瞒下,漠视群众利益,满脑子个人富贵。老百姓的评价,他不是带领人民奔小康,而是扔下人民自己奔小康。不光不发展和维护群众利益,而且侵害损害群众利益,盘点他的家产,就一目了然,他——有房:不仅在细沙坪有几层楼的大房子,在县城也买了房子,现在还在修更新、更大的房子。有车:家里有中巴车,长期跑长途客运;有门面:商店、宾馆;还有厂:私人打沙场。

这显然远远超出我村作为一个贫困村的一般水平!这也显然不是一名普通农村干部靠工资所能维持的家业!依靠手里的公权力,杨龙协果然是发家的“能手”,果然跑在了“致富”的前面!这不能不是对多数村民脸朝黄土背朝天、辛勤踏实劳作的最大讽刺!!!

他表面上是支部书记,但实际上毫无党员干部的先进思想和奉献精神。他窃取、窃占、窃用集体资产的种种行径,更证明他是一个蛀虫,是一名长期的堕落分子、腐败分子。

党的领导是我们农民脱贫致富的根本保障和希望所在,杨龙协违法乱纪、以权谋私的种种作为,没有贯彻而是破坏了这一基层领导,严重破坏了村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严重挫伤了农民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从根本上损害了党的农村政策,严重破坏了党和人民的血肉联系。

对这样一个脑中没有信仰、眼中没有法律,心中没有人民,没有担当、不讲规矩的所谓“干部”,我们给予最强烈的鄙视和深深的唾弃!!!

我国农村工作一直在党的领导下进行,任何人都要遵守法律、敬畏法律。今年的一号文件,明确要求建设法治乡村!尤其是让我们振奋的是,国家正开展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明令要求切实加强扶贫资金管理,对挪用和贪污扶贫款项的行为严惩不贷,相关问题一经举报,要追查到底。

党和国家的英明决策,给了我们支持和信心,我们强烈要求:

(一)上级部门将杨龙协作为个腐败村官的典型,果断⽴案,组织专门⼈员,进驻我村,全⾯取证调查。

(⼆)对杨龙协任职期间的村级财务,重点是村级企业、扶贫资⾦、项目补贴以及银⾏贷款进⾏彻查。包括对1996年集体清帐的结果进⾏复查,采取更公正、更有代表性的查账⽅式,尤其是要把知情的村干部、⽼党员和群众组织起来。彻查私设“小金库”、有没有虚报冒领、截留挪用、优亲厚友等问题,尤其是有没有损公肥私,挪用公家的补贴、贷款,用于个人做生意!用于吃喝请送!用于养护自己的利益网!孝敬自己的后台和保护伞!!给党和政府一个交代,给广大村民一个交代,给历史一个交代。村民有限的调查能力,就已显示了杨严重的贪腐嫌疑,深入调查,问题一定更加触目惊心。

(三)对杨龙协窃占集体⼟地、窃⽤集体材料、窃取集体房产的⾏为,按照党纪国法,进⾏严肃调查处理,补偿集体损失。

(四)调查杨龙协买卖⼟地的问题。

(五)调查杨龙协投资办沙场的⼿续合法问题。合理确定赔偿标准和环境保护费⽤。并从保护环境,防洪防灾、保障乡村教育、保护学童安全的⾓度出发,关停或搬迁。

(六)调查杨龙协⽆德⽆⾏⽽长期担任⽀部书记、群众⻓期举报⽆果的背后根源,也就是保护伞问题。

一方面,尽管村民对杨普遍意见很大,但多次选举,乡政府均有人放出话来:“杨的书记不能掉!”,“这是组织部要求的!”。这严重违背了党和国家关于基层干部的组织原则。尤其难以服众的是,我村支书选举违背不记名原则,采取乡干部召集村干部小范围开会“同意杨龙协的举手”这样的霸道方式,根本不理会反对意见。是谁在为杨保驾护航?

另一方面,长期以来,群众对杨的每一次举报,最后都是打回乡里,要乡里组织调查,而乡里的调查总是走走形式,避重就轻,敷衍一番,最后总是得出有利于杨的结论——

1996年,我村包括村委会委员在内的村民,向县纪委、人大等机构反映杨龙协财务问题,最后杨被包庇过关。此事的人证还在,档案也在,是非曲直,一查便查。

2015年,村民向县纪委、驻县中央巡视组反映杨贪腐问题,举报返回给乡政府,结果是不了了之。

2016年,村民再次向县纪委、国土局、公安局、安全监督局反映杨贪腐、违规生产等问题,调查再次返回乡政府,再次不了了之。乡纪委更是逃避主体责任,向国土、安全等部门推诿,严重违背党中央反腐工作关于一级党委、纪委“守土有责”,担当主体责任的要求。

2017年,村民向市纪委反映,并将市政府的受理单带回乡政府。

第二天,乡政府便召集相关举报人开会,通知处理结果,称杨无问题,以此作为对市纪委的应付。而村民要求的查账、处理杨侵占集体财物等主要问题,实际上均未得到严肃、认真、有力的说明解释。乡政府一不深入群众,二不深入历史材料,一夜之间得出所谓的处理结果,不能说服群众。对此,群众只能有以下猜想:

第,杨问题多,时间⻓,乡干部怕查出⼤问题,有畏难情绪。

第⼆,上⾯有⼈打招呼,乡干部怕得罪杨的后台。

第三,乡⾥的干部也收了杨的好处,成了他的朋友。

我们希望不是任何一种。因为不管是哪一种,都背离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背离了实事求是的工作方法!

杨本人更扬言,细沙坪的老百姓“你们就是拿我没办法,尽情的告!”,显然他有靠山,而且靠山很硬,才如此嚣张,有恃无恐。

那么,我们就是要“尽情的告”。从镇里到县里,又到市里,现在又到省里,我们不相信真的“拿他没办法”。因为,还有党,还有法律。我们相信党!相信法律!相信朗朗乾坤,邪不压正!党必然会为人民主持正义!法律必然会为人民主持正义!

我们期盼省纪委同志们的回音!

更希望得到你们对举报工作更专业、更高水平的指导!

湖南省张家界市桑植县八大公山镇细沙坪村民

2018年3月6日

时刻网友20180426213234:回复:桑植县细沙坪村民实名举报前任支部书记杨龙协涉嫌违纪违法第1楼

小小一个村书记也会和尚打伞!谁在为他打伞遮风挡雨?他又假谁之虎威来鱼肉乡里?总书记不是说:“老虎苍蝇一起打吗”?真心期待苍蝇被拍死的那一天。苍天啊!大地呀!你就为咱老百姓出出气吧!

2018-04-26 21:32:35

时刻网友20180425180943:回复:桑植县细沙坪村民实名举报前???支部书记杨龙协涉嫌违纪违法第2楼

我看了上面这篇举报信,实感惊讶!发现领导身边,群众身边还有这样的贪官。从资料上看,为什么党员群众长期三反五次的举报都无果?上上下下都无正面回答?

2018-04-27 08:37:05

时刻网友20180402223157:回复:桑植县细沙坪村民实名举报前任支部书记杨龙协涉嫌违纪违法第3楼
同样的事很多,因为有保护伞、违法的人可以免除处罚,有时候看到乡干部,为了帮下面人开脱罪责,虚构事实,处理的意见,看了真是又可气,又可笑,希上级下村调查,微服私访,才能得到真实结果
2018-04-27 16:36:12

时刻网友20180425180943:回复:桑植县细沙坪村民实名举报前任支部书记杨龙协涉嫌违纪违法第4楼
往死里打
2018-04-30 20:45:39

时刻网友20180425180943:回复:桑植县细沙坪村民实名举报前任支部书记杨龙协涉嫌违纪违法第5楼
请问八大公山镇纪委的负责同志,你不正面回答我们所反应的部分问题及要求?是不是胆小?或者是私情过重?
2018-04-30 21:30:11

时刻网友20180415092828:回复:桑植县细沙坪村民实名举报前任支部书记杨龙协涉嫌违纪违法第6楼
象这样的案子县里乡里都处理不了的,因为这样的村干部一般在乡里县里有靠山,你告了他们装模作样查下,走下过场最后不了了之,没得用。要找省级以上的新闻记者,独立调查,爆光有可能还有点希望
2018-05-01 20:51:49

时刻网友20180425180943:回复:桑植县细沙坪村民实名举报前任支部书记杨龙协涉嫌违纪违法第7楼
我看这杨书记的贪腐问题你们告也是告不好的,你们这么多年来的反应不是多次到镇政府、镇纪委、县纪委、市纪委、有效果吗?看得出他们的做法是一拖再拖,最后是不了了之。〞优秀书记杨是安全的。
2018-05-02 19:05:25

sj460228254:桑植县细沙坪村民实名举报前任支部书记杨龙协涉嫌违纪违法第8楼

  您好,根据您的网上举报信,现回复如下:

  (一)长期把持财务,不公开不透明,涉及扶贫资金近100万元。

  1、扶贫项目及企业经营账目不明,由杨一手把控,20年来未向村民公开,扶贫项目款账户设置在村小学,不经过县乡财政拨款渠道。

  答:在杨任书记期间,有会计、出纳,负责财务,不存在一手把控,扶贫项目款账户问题可咨询当时村主干。

  2、2000年,新修建农贸市场账目不明

  答:新修农贸市场账目可咨询当时村主干钟家财、卢明清、张竹元,不存在账目不明现象。

  3、新旧集体市场近20年经营收入不明*

  答:村委会与张家界老板周永庆、滕建平签订《细砂坪泉湾水电站协议书》,协议规定公司不负责修路的用工及用工工资和占地及拆迁补偿费(第四条),而泉湾电站厂房用地系细砂坪村村民杨龙兴所有,故细砂坪村委会与杨龙兴签订《水井湾电站修建占地补偿协议》,协议规定细砂坪村农贸市场的摊位费由杨龙兴收取,前三年不用缴纳市场摊位费,之后每年向村里缴纳800元,但他一直未履行合约,系其个人问题,无法收集到杨龙兴的管理费,村支两委共同存在一定的责任,而非杨龙协个人违纪违规,故调查组对此问题不予认定。

  4、高尔河项目财政补贴资金去向不明

  答:高尔河项目共20万元。是县委组织部联系村,由水利局、发改局现场办公,主要解决农田灌溉问题,资金由乡财政所管理。

  5、老市场房屋部分出售给村民桂家如价款去向不明

  答:由于修建村级农贸市场,村主干担保借贷,后将老市场房屋部分出售给桂家如,价款由张竹元经手还贷。

  6、建设电厂优惠电价未落实、未给予补偿、未经村委会讨论且个人收益,转让后女儿被聘为发电员,有利益输送。*

  答:为解决细砂坪村人畜饮水及灌溉困难,1999年细砂坪村召开多次会议,并由乡政府逐级进行了报批,引进老板投资修建电站。与老板周永庆、滕建平签订《细砂坪泉湾水电站协议书》,协议规定经营发电后为细砂坪村农户电费优惠20%(第二条),公司不负责修路的用工及用工工资和占地及拆迁补偿费(第四条),经过近两年的建设后,发电没多久,电站因矛盾多、亏损大等问题停止发电。后于2004年6月5日,村委会与周永庆再次签订《关于《细砂坪泉湾电站协议书》的补充协议》,因国家法律、法规及有关政策的变化,原协议的第二条不符合实际情况,双方已无法受援协议第二条条款的约束,双方不再享受和承担原协议第二条所规定的权利和义务。

  2014年12月20日,周永庆将泉湾电站的股份全部转让给彭春留。彭春留入股2005年2月22日注册成立的桑植县钱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泉湾电站并入钱江公司,而钱江公司未与该村村支两委签订协议。在电网改造完成后,投资建设与运营过程中,无证据证明杨龙协个人获利且电站也不是其私人企业,其女儿是通过当时电站招聘20人成为正式员工的,故反映问题不属实。

  7、村集体欠银行贷款30多万,农行近20万,信用社10多万,未公开,有关村民获得了县农行向我村开具的贷款催缴通知。

  答:不存在欠贷情况。农行有10万余元为县扶贫办代发扶贫金,主要建设茶厂及职工房。村民获得县农行开具的贷款催缴通知,系私人借款,由村干部担保而成。信用社方未借贷款。

  (二)肆意侵占集体财产,涉及金额近100万元

  1、2000年侵占土地,用于私宅建设。*

  答:杨的现住房屋于2000年左右修建在市场土地上。杨修建的三间房屋地基,其中一间是2004年细砂坪村以20000元的价格卖给蔡家月,杨从蔡家月手里买回来的,另外两间为原细砂坪乡党委政府同意占用,杨的房屋于2000年到当时国土所缴纳了相关费用,但未在县国土所完善建房手续(未取得土地登记审批表和建设用地使用证)。原细砂坪乡在2009年取得国有土地使用证,未将杨的房屋纳入界址红线内,故杨的房屋所占用的土地仍属集体土地,根据土地管理法规定,对于其2000年占用土地修建房屋的行为,应由国土国土管理部门调查认定后进行处罚。调查组建议将该问题转交给国土部门调查处理。

  2、窃取集体房产,杨私自将新市场内的原村委会办公室以1.8万低价卖给其妻的侄女蔡家月。后自己购回。其次,杨做主由集体向其妻侄蔡家富私人租用房屋,作为村委会办公室。

  答:因村里经济紧张,由村干部担保贷款,故卖掉“原村委办公室”属于农贸市场部分,且为危房,大约30-40平方米,不属于低价卖地。后因侄女嫁到四川,常年不用,故杨花3万买回。

  现村委会需租用办公室,确为蔡家富房屋,但价格为1500元/年,直至今年才涨至2000元/年,这也是市场行价。

  3、窃取集体资料。私自挪用建设新市场的钢筋、水泥等建材。2013年前后占用三间房屋,未缴纳租金。

  答:未有证据证明杨挪用建材。且在第2大点第1条已做说明,故不再重复。

  (三)违法买卖土地

  1、杨本人责任田倒卖情况。

  ①卖杜茂松0.6亩

  ②卖江西坪村民周兴家、周富家两兄弟1亩

  ③卖朝南坪村罗青龙0.4亩

  ④卖给菜园坝村民李世仁0.8亩

  答:①为杨龙应的土地,由村委会盖章办理流转手续;②③④为杨自己土地且在集镇建设范围内,并签署了土地流转协议。属长期流转。

  2、杨买进土地*

  ①购买本村阳章成耕地1.5亩

  答:签署长期流转协议,有土地使用证,共0.6亩。

  ②购买张伯学爱人土地,采取恐吓、哄骗等手段

  答:杨龙协于2015年5月28日与五等组王月娥(已故,张伯学之妻)签订《田地使用权转让协议》,张伯学将自家屋后0.5亩的责任田以19000元的价格转让给杨龙协,转让期为长期转让。且18年元月份张通过陈家河法庭上诉,后原告主动撤诉,卷宗仍在法院。

  ③将集体土地0.3亩卖给周家垭村民李良汉。

  答:0.3亩为个人承包地,只是借由他种,未曾买卖。

  至于以上行为是否可定性为买卖,有待国土部门认定,且现在农村这种情况非常普遍,就细砂坪街上外村村民建房的居大多数,管理难度大。调查组建议将该问题转交给国土部门调查处理。

  (四)谋图私利,伪造民意,建打沙场,破坏环境

  1、沙场搬迁、选址未经集体讨论;手续不合法,涉及伪造材料;沙场未办理安全许可证;不符合国家政策要求*

  答:聂家园村集体已同意建厂,并集体签订协议书。举报人反映的沙场为桑植县细砂坪建筑石料有限公司,所在地为湖南桑植县细砂坪乡细砂坪村聂家园组,该公司于2015年8月21日注册成立,办理了营业执照(注册号:430822000014724),在国土部门也取得了采矿许可证(证号:C4308222015077130139043),且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编号:(湘)FM安许证字[2017]6271号)故该公司属于合法经营。

  2、沙场严重破环环境

  3、影响泄洪

  4、突出的安全隐患

  答:针对2,3,4点,建议上报至相关部门,依法依规吊销其手续。

  您虽在举报信中提到实名举报,但只精确到村,为我镇调查取证带来困难,如对上述问题回复存在疑问,望致电八大公山镇0744-6740001,方便我们及时处理问题细节。(回复中标记*的为纪委调查结论)

八大公山镇人民政府

  2018年4月27日

2018-05-04 21:36:39

男儿志在八方:回复:桑植县细沙坪村民实名举报前任支部书记杨龙协涉嫌违纪违法第9楼
八大公山镇完了,没人敢回应,真有保护伞
2018-05-06 12:22:46

时刻网友20180425180943:回复:桑植县细沙坪村民实名举报前任支部书记杨龙协涉嫌违纪违法第10楼
我关注了镇政府给红网网友回答的关于举报杨书记的贪腐问题。我的看法是,镇政府继续充当了杨书记个人的代言人,避轻就重,从表面上看好象问题不大,实际上蒙骗了关注问题的网友的眼睛,就等结果吧!
2018-05-07 19:55:36

时刻网友20180507231349:回复:桑植县细沙坪村民实名举报前任支部书记杨龙协涉嫌违纪违法第11楼
关于第二点杨买卖土地,我就回复的问题提出质疑,第一,王月鹅于2007年5月7日因癌症去世,何来的2015年5月28日签订的协议?第二,因张佰学于1989年4月30日被电击头部,于1993年因电击后遗症退休,现早已得老年痴呆。为什么还可以和这种老人签订协议?张佰学有一儿一女。请问为什么不通过儿女?请问和一个这样的老人签订协议,没通过儿女,它生效么?这算不算哄骗?第三,18年元月份法庭上诉,撤诉属于个人隐私,为什么可以随意公开?公开是为了耻笑?还是为了什么??请政府机关就我提出的三点质疑作出答复……
2018-05-07 23:13:49

时刻网友20180507231349:回复:桑植县细沙坪村民实名举报前任支部书记杨龙协涉嫌违纪违法第12楼
关于第二点杨买卖土地,我就回复的问题提出质疑,第一,王月鹅于2007年5月7日因癌症去世,何来的2015年5月28日签订的协议?第二,因张佰学于1989年4月30日被电击头部,于1993年因电击后遗症退休,现早已得老年痴呆。为什么还可以和这种老人签订协议?张佰学有一儿一女。请问为什么不通过儿女?请问和一个这样的老人签订协议,没通过儿女,它生效么?这算不算哄骗?第三,18年元月份法庭上诉,撤诉属于个人隐私,为什么可以随意公开?公开是为了耻笑?还是为了什么??请政府机关就我提出的三点质疑作出答复……
2018-05-07 23:14:03

时刻网友20180507231349:回复:桑植县细沙坪村民实名举报前任支部书记杨龙协涉嫌违纪违法第13楼
关于第二点杨买卖土地,我就回复的问题提出质疑,第一,王月鹅于2007年5月7日因癌症去世,何来的2015年5月28日签订的协议?第二,因张佰学于1989年4月30日被电击头部,于1993年因电击后遗症退休,现早已得老年痴呆。为什么还可以和这种老人签订协议?张佰学有一儿一女。请问为什么不通过儿女?请问和一个这样的老人签订协议,没通过儿女,它生效么?这算不算哄骗?第三,18年元月份法庭上诉,撤诉属于个人隐私,为什么可以随意公开?公开是为了耻笑?还是为了什么??请政府机关就我提出的三点质疑作出答复……
2018-05-07 23:14:07

时刻网友20180507231349:回复:桑植县细沙坪村民实名举报前任支部书记杨龙协涉嫌违纪违法第14楼
关于杨买卖土地,请问土地流转协议可以用做宅基地么?可以随意建房么?
2018-05-07 23:18:17

时刻网友20180425180943:回复:桑植县细沙坪村民实名举报前任支部书记杨龙协涉嫌违纪违法第15楼
以上所回复的都是一派胡言,难道杨真的没问题吗,老百姓肯定不服
2018-05-08 08:58:12

时刻网友20180426213234:回复:桑植县细沙坪村民实名举报前任支部书记杨龙协涉嫌违纪违法第16楼

真的令人痛心!细细看了所谓的检查组的回复,请问:你们检查组深入群众做过民意调查还是听信杨某人的一面之词?有些问题比如村里的钱款问题,为什么说是由某某人掌管就不了了之?为什么不再顺藤摸瓜一查到底?你们敢保证里面不存在着狼狈为奸的的勾当?为什么种种问题都只是蜻蜓点水式的一点而过?老百姓是让你们来核实问题来的,不是要你们来替杨作辩护律师!希望你们调查问题能本着实事求是,为老百姓伸张正义,捍卫法律法规!

2018-05-09 12:09:41

时刻网友20180507231349:回复:桑植县细沙坪村民实名举报前任支部书记杨龙协涉嫌违纪违法第17楼
杨龙协倒卖自己的责任田地和别人的责任田地所得的全部款项归自己,就是贪污行为,因为责任田地是属集体的,不属个人。而调查组回复说其行为是为否买卖,有待国土部门认定,并说是属长期流转土地行为。真不敢相信该乡镇调查的干部是怎样当上的,该好好学下土地流转和土地买卖的性质了。怎么不查下杨出卖的田地是用于什么?有无建房,是本村村民吗?还说这种现象普遍、复杂,怎么不想想杨龙协是什么身份,能与普通老百姓相论!还说别人主动撤诉,卷宗仍在法院。这和杨贪腐有关联吗!把这也算回复出来,有必要吗!其用心可恶��!
2018-05-09 17:49:38

时刻网友20180425180943:回复:桑植县细沙坪村民实名举报前任支部书记杨龙协涉嫌违纪违法第18楼

尊敬的各级政府,省、市、县、及各级纪委来我村坐阵办案。你们为了给我村杨书记还一个清白,同时也给老百姓弄一个明白。老百姓表示拍手称快,忠心感谢!

我代表老百姓在这里给你们提点要求。

一、要求你们按照党的原则,事实求实,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走一个贪官,对贪官要严查严惩,对群众的举报要极积支持互相配合,满足群众的举报要求。对举报的每一个问题要一个一个的落实,有些问题可以提供正据,没有正据的要按线索去查,有几个问题上面没给我们授权无法拿到正据。特别是从1992年至2000年之间我村护贫款最多。因我村是县组织部办的小慷试范村试点,同时得到组织部领导的关爱,所以给我???大办村级企业。项目多多,共办了7个项目(茶厂、瓦厂、砖厂、打砂厂、农贸市场、电厂、苗圃)开发办投入了大数量的护贫资金,先后又有工商局,林业局,果茶办相继又投入了不少资金。又到银行、农行借代款5O多万元这些资金的真正的用途是互正常,每一个项目的经济收入是多少?老百姓对此问题很不满,因为老百姓没得实惠还背一身债务,加上账目长年不公开成了一本黑账。为什么老佰姓多次强烈要求收支账目要公开,不知什么原因?应该是村主干贪了,因为他们不敢公开罢了!那么这次我们有纪委调查组撑腰。一定要他们把账目公开,把多年来的迷团解开。其它的问题我们就不多说了,祥情有举报材料。就等这次省纪委都办的结果吧!

还有一个问题要说明的是:你们是代表正府的形象,法律的严肃性,实事求实的回复红网百姓呼声。不要带个人色彩蒙蔽网友耳目,就从你们镇政府回复有些答案很不符合逻辑看得出某个人的心太不好,不符合党员干部的要求,不符合群众的带头人。最后希望调查组重视我们的要求,谢谢!

2018-05-09 18:56:51

时刻网友20180425180943:回复:桑植县细沙坪村民实名举报前任支部书记杨龙协涉嫌违纪违法第19楼

我也说说,关于细砂坪村杨书记的问题,好多人都说杨有保护伞,一般是搞不好的,我还不信,通过看上面所回复的这些问题,确实如此,简直就是杨说他们写吗,大家都看得出来,不用我说大家也明白,不管怎么说,这次清账必须从1996年查起,否者就别查了,我们直接请省纪委的高人,总而言之要给老百姓一个交代,也还杨书记一个清白

2018-05-10 17:07:15

时刻网友20180512050413:回复:桑植县细沙坪村民实名举报前任支部书记杨龙协涉嫌违纪违法第20楼
看了这么多回复,你们杨书记肯定不会被查的,因为他倒了,必须会牵扯到镇里,县里的某些人。谁会真正去查自己的人给自己看呢!建议到省里试试
2018-05-12 05:24:43
这是第1 - 20条评论,共有22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