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洞口县山门镇山门村一扶贫户待遇为何被无故取消
·沅陵县七甲坪镇蚕忙村支部书记违法乱纪
·举报湘潭市中级法院院长廖迪文枉法判案
·湘潭规划局不顾法律法规违法审批,隔墙零间距建24层高楼
资阳区梅花园村村民家中的责任田被无理由分了,多年未解决
186****3978 发表于 2018-03-24 14:05:58『标签:酸甜苦辣 益阳->资阳区 农林渔牧
  ↓相关评论(1)
  家中的责任田被无理由分了,多年没办法解决

  本人钟英,1977出生于益阳市资阳区新桥河镇梅花园村水堤坝组,出生至今,户籍没有任何变动,仍然是土生土长的新桥河镇梅花园村村民。

  1995年时,全家四口人,有爸爸 妈妈,我和妹妹。当时都是梅花园村村民。我妈妈1988年开始患有类风湿关节炎,一直生病在家,不能劳动。我和妹妹在读书,全家就靠爸爸一人支撑。然而,爸爸在1995年的农历11月突患脑溢血去世,留下生病的妈妈和年幼的我们。

  爸爸走了,生活还得继续。亲戚们与妈妈商量:因爸爸去世是在冬天,来年就是春天了,我和妹妹又都是女孩,无力耕种农田。妈妈决定将我们家农田都交给我的亲伯父钟永先代种。当时的责任田还要向国家缴纳一定粮食,所以我妈妈跟伯父是口头约定代种我家的责任田,我们不收租,也不负担责任田的国家上缴粮的。后来这些农田的事情也都是由我的伯父在打理,觉他是我爸爸的亲哥,我们姐妹俩的亲伯父,理应相信他。

  当农民种不了田,饭都吃不上了。并且妹妹还在师范上学,需要学费;妈妈生病也没法劳动。我是家中老大,理应担起这个养家的责任,所以就只能外出打工了。妹妹毕业后,为了方便照顾妈妈,妹妹带着妈妈搬出了老房子,辗转于妹妹上班的单位。家中的农田也一直是伯父在耕种,直到2008年,另外一堂哥跟我妈讲,村里的砖厂不开了,原来租给杨雪清和胡运庚开办砖厂的自留地(近一亩)全数让伯父占了。这时我妈去问才知道,不仅我家的自留地让我伯父占了,而且砖厂本应给我家4年的租金稻谷(350斤/亩/年)也被我伯父伙同当时的村组组长胡春堂,用来抵了缴了他家要上缴国家的粮食。妈妈当时很伤心,也很气愤,找到了当时的村委会,拿回了大部分的自留地。但是又发现,我们责任田又没有了,说是村组已经分了。理由还很荒唐:说是女儿出嫁了就应该让出田来。我妈妈由民办教师转公办教师,也是要把农田分给别人。妹妹的那一份农田道理也是一样的。当时我妈请了本村出去的何仁干律师帮我们找到了村组的田亩册,田亩册上还是登记在我的户头上。农田是我伯父种着,在村委开会时他硬说是组长分给他的。可我作为责任田的责任人,我们家的户主,从没有人跟我说过村组分田的事。而且当时国家已经发补贴了,他跟组长胡春堂串通,补贴也发到了他的户头了。我们多次找村委希望要回,也没能解决。

  2017年春节,国家开始对责任田定权颁证,我觉得我们的希望来了。我又多次找到梅花园村委,及新桥河镇经管办阳主任。要求对我家自1998年1月1日至2027年12月31日的2人责任田登记造册,我们是梅花园村的村民,这是国家给我的权利。可村委以这个是我们的家事,家中没有男孩为由不予以解决。这个事看起来是个小事,这样的小事拖了这么多年,我们真的找不到方法解决了,真的是既伤心又气愤!难道各级政府也认为我家只有女儿,没有儿子,就可以分了我们的责任田吗?!

  从2017年年初至今又过了一年多了,我妈妈想去区政府找区长,可有人跟他说,她可能区政府的大门都进不去,门口有保安,更或许会出来个什么说不上话的秘书,不痛不痒的应付一下,然后打发你回家等消息,最后就石沉大海......没有人会管的。所以我们放弃了,但是又不甘心。

  今天我找到了这里,听说这个窗口有相关领导会关注,我在这里提出申诉:

  我们希望有关领导能看到,并能帮我们解决:

  1.能将我们家2人份责任田登记造册。理由是我的户口从未迁移,我妈妈是在2000年时农转非的,是在1998年1月1日以后,国家土地政策30年不动的时间范围之内。

  2.拿回国家应该补贴给我们补贴,从2005年至2017年。理由是,这个是我们的权利,我们家在最困难的时候,没有种田还积极向国家缴纳了粮食及税金,尽到了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

  时间又过去了一月余,我仍没有看到希望,我会继续申诉,并向上一级申诉。

  特别提出,梅花园的村委干部中有某些干部,根本不按政策办事,不作为。
资阳区新桥河镇人民政府:关于梅花园村钟英所反映问题的调查回复第1楼

  关于梅花园村钟英所反映问题的调查回复

  新桥河镇收到梅花园村村民钟英反映“资阳区梅花园村村民家中的责任田被无理由分了,多年未解决”的网贴后,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现将查实情况回复如下:

  此前镇上收悉相关情况,召开专题会议研究,明确由分管副镇长谭国胜同志牵头,由镇经管站、镇纪委组成联合调查组。调查组和梅花园村村干部一起,走访了水堤坝组的组长、年纪稍大的党员及相关知情人。

  经调查走访,钟英母亲鲁梦群是国家教师,没有分责任田,先前土地变更也是依当地惯例办理。土地确权工作,梅花园村委干部严格依照上级政策要求办理。在涉钟英事情调查处理过程中,梅花园村委干部也积极予以配合,主动找知情村民调查了解情况,故不存在梅花园村委干部不按政策办事、不作为情形。

资阳区新桥河镇人民政府

  2018年3月28日

2018-04-11 16:39:52
这是第1 - 1条评论,共有1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