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宁乡市城连城国际附近养生器械出售坑老人
·吉首市公家与私人区别真的那么大吗?
·沅陵县体育场路有推销医疗器械的团伙
·张家界慈利县国珍松花粉虚假宣传,诈骗老人
一山二证!还慈利县二方坪联合村9组村民林权证使用权
灰色天使 发表于 2018-03-07 15:52:25『标签:咨询求助 张家界->慈利县 农林渔牧
  ↓相关评论(1)
  尊敬的各位领导!我叫张德品,是慈利县二方坪联合村9组的村民,再次在红网平台求助,我于1985年取得政府颁发的林权证,直至2006年,2011年换证都是一致,与四邻界址一致,四邻的林权界址与我的也是一致,没有纠纷,可本组的小组长胡显华利用职务与关系,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在我的林权证范围之类又办了一张林权证,导至一山二证,并且他的林权证四界不搭,并常在山上砍树,采油茶,多次与我发生纠纷。我多年奔走于乡政府,林管站,林业局,村干部之间,可始终没有结果,不堪忍受之下我到法院起诉他,在法院的取证下,才得知胡已在2011年3月2号办理了林权证,法院的同志告诉我,法院管法不管政。没有办法,我只有再度多次奔波于林业局,乡政府林管站村干部之间,一晃几年过了,可始终没有结果。不得已在2017年2月12日求助红网。在此,也非常感谢有红网这个平台能让我们老百姓发出呼声。当时,县林业局很快派人做了调查回访,并表示一定处理好,镇政府也作了回复,按法律,政策处理。可是,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结果?最终互相推诿!请问胡显华没有经过公示而办理的四界都不搭的林权证合法吗?还要如何调查?他是怎样办来的林权证?2011年3月2日胡显华私自办理的林权证都已下来了,2011年10月7日联合村当时的村干部还来调处?都没有告之我胡显华已办林权证,见我不同意,竟然说强迫执行!但我始终没签字!这就是当时的村干部!直到2014年我到法院起诉胡,在法院的取证下,才知道他已办理林权证,还有公理吗?尊敬的领导,我已年近七十,这块山林权的问题已困扰我多年,但我始终相信党和领导,何时能处理?我会一直维权下去

  二坊坪联合村9组张德品1890709*****1567443****
慈利县林业局:关于“一山二证!还慈利县二方坪联合村9组村民林权证使用权”一帖的回复第1楼

网友“灰色天使”:

  你于2018年3月7日在红网百姓呼声栏目所发“一山二证!还慈利县二方坪联合村9组村民林权证使用权”一帖,我局知悉后,及时安排相关人员对反映的情况进行了调查,并会同二坊坪镇林业站及联合村村支两委相关负责人召集当事双方就此事进行处理,现将相关情况回复如下:

  一、所反映的诉求

  反映慈利县二坊坪镇联合村村民胡德品在1985年根据相关政策取得了林权证,2006年、2011年两次换证都与原证一致、四至清楚。2011年,同组组长胡显华利用职务之便,私自在其林权证范围内一处名叫“李老湾”的山林重复办理了林权证,以致发生林权纠纷。

  二、调查情况

  张德品与胡显华自2002年就发生了林权矛盾纠纷,属历史遗留问题。县林业局、当地党委政府及村支两委过去多年就该纠纷调解过多次。根据该镇及村相关负责人阐述和以往调查所取得的人证材料,该纠纷起因为:1984年,景龙桥乡(现二坊坪镇)联合村钟家湾组(现二坊坪镇联合村9组)集体分山和坡耕地。当时村组集体开会明确“分山分地时,山是山、地是地,具体谁分得哪块山哪块地采取各家各户抓阄的方式确定,具体流程由时任村、组干部张伯尧、张早堂、张有堂负责”(有张伯尧等当事人笔录材料证明)。根据这一约定,该组存在同一块山中,山由一户经营,其山中的坡耕地由另一户经营的现象。张德品分得小地名为“李老湾”的其中一块山,该组村民龚姣翠在胡显华屋对门“李老湾”分得一块地(为张德品所分山其中的一块“坡耕地”,即现争议地),胡显华在龚姣翠屋档上(小地名为“神仙湾”)分得一块地。为方便经营管理,龚姣翠与胡显华通过协商,将各自分得的坡耕地进行了调换(有龚姣翠书面调查为证),因此,胡显华所经营的坡耕地就位于张德品山中(由于时间久远,当时又无具体分山、分地文字记录,该地的四至范围不能确定)。为防止今后出现纠纷,在分山、分地时,村、组集体口头约定,坡耕地只能耕种,地里原有的茶树不能砍伐,耕种的户主不能栽树,放弃耕种后,荒芜地应归山主经营,当时全组村民都对此没有异议。1985年该组办理林权证时,由于胡显华所经营的是“李老湾”坡耕地,故没有办理林权证,而张德品对自己在“李老湾”所分得的山办理了林权证,四至范围将胡显华所经营的地包含在内。2002年,张德品对胡显华提出林权争议,认为既然1984年已分了山,整个山就应归他经营,而其山中的坡耕地不属于“常耕地”,只能经营1年后归山主所有。而胡显华坚持当时确实分到了坡耕地,与原主龚姣翠调换后,就在张德品林权登记为“李老湾”的那块山中。该纠纷发生后,我局及当地党委、政府和村支两委曾进行多次调解,但当事双方都以自己有依据为由,拒绝达成调解协议。2014年,张德品将该案诉至慈利县人民法院,在双方举证期间,张德品虽出示了1985年办理的林权证,但缺乏存档于我局的“林业三定”时林权档案(该组当时的林权档案都没有申报),且胡显华出示了“李老湾”坡耕地经植被恢复后办理的2011年新版林权证,慈利县人民法院认为张德品缺少法理基础,故张德品主动撤诉。至今,当事双方就该纠纷仍僵持不下。

  三、调处过程

  2018年3月20日,我局调纠办一行三人(张大海、王永华、邹志军)会同该镇林业站负责人(向金龙)、该村支部书记及相关村干部(张力、曾见新),本着尊重历史,注重现实的原则,召集双方当事人张德品、田英翠(胡显华妻子)、胡小英(胡显华女儿)、胡大军(胡显华儿子),通过实地查勘、会议协商的形式对此纠纷进行再次调解。由于时间久远,确实无法找到该组当时分地、分山相关书面记录,“李老湾”那块地是否为“常耕地”,是否只能经营1年之说无从考证,而该地目前确实由胡显华经营,我们从维护当事双方各自利益的角度出发,提出了双方各退一步的调解建议,即:张德品承认其1985年林权证所登记的“李老湾”那块山中的坡耕地由胡显华经营,待胡显华对该地不再经营后,按照村、组分山、分地时的约定,交由山主张德品;联合村村支两委以历史事实为准绳,在当事双方相互满意的基础上,对胡显华“李老湾”坡耕地进行勘界,明确四至。通过现场做工作,胡显华一方同意此建议,并且提出,只要张德品承认其“李老湾”山中有胡显华坡耕地即可,至于面积大小和以后胡显华一方不经营该地后交由张德品,都没有问题。但由于张德品拒不接受其“李老湾”山中有胡显华坡耕地一说,双方无法达成协议,调解无果。

  四、下步工作打算

  经实地勘察、调查取证,张德品虽然持有“林业三定”期间林权证(林权纠纷调处的重要依据),其证所登记的“李老湾”四至范围将胡显华所经营的地包含在内,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章第十七条之规定“不动产权属证书是权利人享有该不动产物权的证明。不动产权属证书记载的事项,应当与不动产登记簿一致;记载不一致的,除有证据证明不动产登记簿确有错误外,以不动产登记簿为准”,在我局档案室,没有查证到张德品所持有1985年林权证的林权登记档案,故我局不能以张德品所持1985年林权证为裁定依据。而根据该组1984年集体分山、分地当事人描述和现场查勘,张德品确实分得了小地名为“李老湾”的其中一块山,而张德品“李老湾”山中确实存在坡耕地,且由胡显华经营,现当事双方就此坡耕地存在争议,结合案情,在尊重历史,注重现实的基础上,我们对该纠纷提出以下工作打算:一是对当事双方宣讲相关法律、法规政策。根据199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林业部令》(第10号)第一章第五条之规定,在矛盾纠纷未处理完结之前,当事双方都不得在争议地上进行采伐和进行其他作业。若任一方违反,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严肃处理。二是进一步对此矛盾纠纷进行调处,继续做好当事双方工作,尽最大努力化解双方矛盾。三是在双方达成调解协议的基础上,根据相关法律、法规重新对“李老湾”林地进行确权,彻底解决这一历史遗留问题。

慈利县林业局

  2018年4月8日

2018-04-09 09:54:53
这是第1 - 1条评论,共有1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