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澧县有砂场破坏公路
·永州高速公路收费心酸?
·澧县街心花园地下商业城建设应考虑行人通行
·鼎城区黄土店镇不用水也要每月出5吨水费
投诉常德津市纪委和津市法院庇护蝇贪的事实
要公正 公平 发表于 2018-02-02 14:48:09『标签:酸甜苦辣 常德->汉寿县 其它
  ↓相关评论(1)
  我们汉寿县三个弱势农民于2017年4月到津市毛里湖镇花桥村与常德金健乳业第七牧场的留守人员莫文柱合伙开垦了144亩撂荒地种上了西瓜和南瓜。到了当年7月份,津市毛里湖镇政府以党委书记袁超伦为首的政府以所谓农民未与乡镇与花桥村签订书面承包合同为由,一举侵占了弱势农民所种的144亩西瓜和南瓜的收获权,使几个弱势农民一年的劳动果实遭蝇贪侵占,共计经济损失在56万以上,这本是一个十分简单的案子,只要津市纪委出面按维护百姓合法权益的法律政策规定,责令毛里湖镇政府向农民赔偿所造成的利益损失这社会矛盾也就解决了。想不到津市纪委搞“灯下黑”,叫弱势农民去“民告官”维权,上访到市,省两纪委,都是层层往下推,始终解决不了对农民的经济赔偿问题。2017年10月10日,弱势农民就将一纸诉状递到津市人民法院,想不到该院却于2017年11月17日下了一个不予受理的一纸裁决,理由也十分滑稽,说什么弱势没有证据说明是毛里湖镇政府的政府行为侵害农民的利息,所以弱势农民又被折磨到市中院上诉。市中院虽然受理了,但是否会玩弄津市法院,同样的不予受理的“套路”?据悉,本周即可揭晓。

  从以上的事实可以看出:无论是津市纪委的“灯下黑”,还是津市法院的“不予受理”的裁决,都是出于一个共同的目的:庇护乡镇的蝇贪,使他们侵害农民利益的行径免遭法纪制裁,付出“零赔偿”,“零代价付出”,其中的要害也就是做官场“两面人”,把树立“四个意识”,落实“四个全面”只喊在口头上,根本不落实在行动上。反“四风”,反群众身边的腐败,真的任重而道远呀!

  实名投诉人:汉寿依宪渣土运输有限公司股东代表

  方先富 15581083516

  吴建勇 13875126896

  2018年元月31日写

津市网宣办:关于群众投诉常德津市市纪委庇护蝇贪问题的回 复第1楼

 尊敬的网友:

  你们于2018年2月2日向湖南红网投诉反映汉寿县三个弱势农民于2017年4月到津市毛里湖镇花桥村与常德金健乳业第七牧场的留守人员莫文柱合伙开垦了144亩撂荒地上种了西瓜和南瓜,到了当年7月份,以袁超伦为首的毛里湖镇政府以农民未与乡镇与花桥村签订书面承包合同为由,一举侵占农民所种的144亩西瓜和南瓜的收获权,使几个弱势农民一年的劳动果实遭蝇贪侵占,共计经济损失在56万以上。津市市纪委搞“灯下黑”,庇护乡镇的蝇贪。该投诉件现已于2018年2月5日转到我委办理。

  针对您反映的情况,我委已于2017年8月22日收到相关信访举报,并进行过调查核实,经研判,该信访反映的问题系纪检业务范围外信访,现将有关情况回复如下:

  1.2015年10月金健乳业与原保河提花桥村已解除原牧场土地(村集体所有)承租协议,该地块当时已被花桥村收回。金健乳业及留守人员已无任何发包权力。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留守人员莫文柱所承诺的口头协议属无效协议,无任何法律效力。

  2.对于金健乳业留守人员莫文柱的个人口头发包行为,毛里湖镇村两级均无人知晓,在得知此情况时,汉寿县的三位农民方锋祥、吴进华、黄贵平已对该地块进行了开垦,并破坏了植物园原有地标设施。镇村干部,包括镇党委书记本人第一时间对此事上门进行了制止,要求其回复原状,方锋祥、吴进华、黄贵平以不影响建设为由进行了推诿。

  3.鉴于方锋祥、吴进华、黄贵平的实际情况,镇党委书记袁超伦在 4月底第一次上门制止时进行了协调,本着关心出发,协调让润农公司对方锋祥、吴进华、黄贵平的所谓投入进行解困层面的支持,并没有说过用2万元买下之类的许诺。

  4.植物园建设是津市市毛里湖湿地保护的一项民生工程,该建设地块属村级集体所有,在润农公司承包时经过村民代表会通过,无代签一说,有白纸黑字、手印为证,可经得起群众的检验。

  中共津市市纪委信访室

  2018年2月5日

2018-02-06 15:34:26
这是第1 - 1条评论,共有1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