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蓝山县公安机关接投诉举报、敷衍了事不作为
·长沙新环境中介收取贷款按揭服务费、签订购房定金合同
·新化城建乱象之六:老城区控规八年难产
·请求查处衡山县周志文、宋德中法官贪赃枉法、枉法裁判
湘阴县王志安被杀案件追踪
琳琅336 发表于 2018-02-02 13:40:50『标签:投诉举报 岳阳->湘阴县 综治司法
  ↓单位回复(1)
  甘福根系湖南省岳阳市湘阴县文星镇白沙社区人,系死者王志安之妻。至王志安被犯罪分子陈磊活活打死至今44个月,尸体还冻在冰柜里,尚未完全结案,甘福根因此上访无数次。

  王志安被杀一案的事发经过:

  2014年2月28日下午13时许,被害人与情妇刘某一同在湘阴文星镇太傅路人行道,由北往南行走,当走到安邦华城小区路段时,突然被陈磊迎面一拳打翻在地,经诊断为颅腔重伤双侧胸积液,双下肺挫伤。苏醒几率几乎为零,后转回湘阴县人民医院等死,于2015年2月24日,被害人王志安不治身亡,且不能确定是24日死亡的。

  公安机关办案的经过:

  案后后,湘阴县公安局江东派出所接到王志安情妇刘某打来的报警电话,该所派员到现场了草勘查,拍了几张模糊不清的现场照,断断续续的小区监控视频,但案件在江东派出所停留三个多月才移交县局刑侦大队。

  派出所办案所存在的过错:

  1、民警现场勘查走访只是形式,勘察不细致,走访采证不全面。按理勘察时应该到案发现场所到地周围百米内的现场取证,有无石块等凶器、血液、除被害人以外是否有其他人留下血迹、以及寻找现场的围观人员和案发时经过的旁人,而不是情妇刘某和厨房内炒菜师傅。

  2、调查取证不真实、不全面,没有查清嫌犯当时具体有几个手机,及死者的情妇刘某在案发前3-5天内有无同嫌犯联系,嫌犯为何能掌握到被害人到达安邦华城的准确时间,至今案件中没有被豁人直接亲属的证言证词,更没到被害人家中提取被豁人直接亲属的证言证词,更没到被害人家中提取被害人文字笔记借条的比对检验(文字检验),犯罪份子定罪并未能查清被害人这张借条的真实性,显示出公安局违反办案程序存在严重的程序不合法。

  3、网上追逃、投案自首完全是糊弄百姓的。2015年3月16日,甘福根在岳阳市公安局上访投诉县公安局未对杀人犯陈磊不抓捕归案,可到3月17日,县公安局认可陈磊投案自首。事实上,陈磊犯罪到案前,一直在湘阴活动,而对于陈磊投案自首完全是由公安局编造的,实为达到包庇犯罪分子的目的。

  4、犯罪嫌疑人的笔录记录不完整,缺乏真实,避重就轻,对于办理杀人案存在不可不论的严重失职行为,存在故意减轻嫌疑的罪责嫌疑。

  5、一拳打死人的理论是站不住脚的,未作案件模拟分析,一拳打出双侧胸腔积液、双肺下端挫伤是怎样形成的,无论办案人员另有所图,受人指使所办的人情案,还是办案失职,都必须有人为此给死者家属一个交代。

  6、初次法医鉴定,法医说要见被害人主管

  死者家属甘福根追踪案件真相所受的欺凌。

  1、甘福根本是一个农民,没有文化,因丈夫之死存在诸多无以解答的疑问,为寻找丈夫死亡真相,于2015年12月2日会同镇部刘波镇长去刑侦大队,死者写给陈磊的借条,本应在侦查中民警与家属共同识别真伪,而公安机关并没有到死者家属处采证,甘福根质疑办案了草,次日送借条复印件到刑侦大队,当面问清真伪时,与大队长徐建军发生口角,徐建军叫其手下10余人将甘福根从三楼拖至二楼,再抬到一楼摔到地面上,在施暴过程中扯住其头发,裤子拖至臀部下,弄坏其手机。甘福根要求赔偿手机时,将甘福根向外推并一拳打向其胸口,导致当场昏倒在地,数分钟后苏醒,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住了两个多月的医院,赔偿各种费用5万元,并要求写上困难求助领款条。

  2、案件移送检察院后,甘福根误以为检察院是案件把关审理机关,会审查清楚案件真相,而检察院同公安一样照案审案,没有丝毫进展。几个月过后,申请人再次上访检察院,找经办王志安案件的刑二科张志雄,要求补充证据,并呈送了《王志安案件的诉求》,请求案件中家属无一签名,且无领取死者生前的随身物品,王志安案件要作升级侦查办理,证据不足形成案件锁链证据,要求补充证据;检察院超时审理的原因;王志安死因不明,死亡时间来作鉴定,请求重新签定后再移送法院。

  刑二科张志雄不但不听,还指挥保安将甘福根打至左手骨折,从2016年5月5日至9月连续住湘阴县第三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甘福根住院期间,2016年8月5日曾去检察院追交住院费和要求检察院抗诉时受到法院保安刁难,发生口角,公安局主持工作的政委余宏借题发挥,以寻衅滋事为由将其刑事拘留15日。

  湘阴县法院,照黑判黑案,检察院将案件移交法院后,甘福根反映案件在检察院未补充证据,请求法院依法补充证据,并说明县法院只能审判十年以下的刑事案件,应将本案移送到市法院审判,甘福根反映情况的结果是被公安局违法刑事拘留,最后判决法院判决陈磊12年有期徒刑,死者家属不服。

  公安局明知这张借条真实法律责任,如被鉴定出这张借条是犯罪分子陈磊所写的假借据,陈磊故意杀人罪名应依法成立。检察院有义务查明该借条的真实性。而公、检、法在案上存在严重违纪问题,办案程序问题,且罪犯未指认现场。为防止甘福根上访无故殴打、刑拘甘福根。

  关于王志安被杀案件的追踪报告(之二)

  2014年2月28日,下午13时许,发生在湖南省岳阳市县县城的命案,已经过去了48个月的时间,王志安的尸体还被湘阴县公安局冻在冰柜中,未结案处理,王志安的合法妻子还在维权的道路上前行…

  正义的人们在问,人间的公平正义哪个里去了?这就是湘阴县公安局等政法机关办出如此伤天害理命案的焦点所在。

  一、湘阴县公安局原局长(已服刑)李自然是这起司法腐败案件的第一责任人。李收受凶犯家人的贿赂后,指挥办案人员,不讲事实、不讲证据、不讲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违背办案程序、违背良心,组织召开公、检、法三家负责人会议,号召就案办案,重案轻办、重案轻审、重案轻判,统一三家的办案口径。使凶手不受重罪的追究。

  二、办案民警张行,对李自然的腐败指示,心领神会,尚失做为民警应有天职,胡乱作为,在办理该案中,该审问的不审问,该提取的重要关键证据不去设法提取,相反张行乱作为,使犯有重罪的凶犯得到了重罪轻判的结果。

  三、主管到事侦查工作的副局长,夏杰龙昧着良心,拿虎皮当“雨伞”,明知王志安受的是致命伤,救活不了,明知凶犯是重罪,夏为了执行李自然的企图,骗取了法医致命轻伤的结论,放纵凶犯一年多时间不到案,造成案件久拖不结的后果,实际是夏杰龙的失职与渎职。

  四、湘阴县检察院案件审理科长张志雄,明知公安局移送王志安的案卷不合格,证据不足、不充分,没有凶犯作案动机的证据,张有意放弃自已的职责和职权,将有可能判处无期以上徒刑的命案,移送给只能判处十年以下的县级法院审判,案为失职、渎职,失去了法律的监督机制。

  五、湘阴县人民法院、法官刘娟,明知王志安案件不在自己职权范围内,仍违规受理审判断,该作为不去作为,照本宣判,推动了一个法官应有的天平,成了司法腐败案件的帮凶。

  六、湘阴县委、政府、政法委历届主要负责人。一起喊了40多个月的冤案,未引起重视,领导视而不见,让命案应其发展,成为了司法腐败案件。被害人长眠冰柜,家人四处喊冤,领导不闻不问,不启动公安错案倒查制度。一味的堵坊,截坊,限制被豁人妻子甘福根去市、省中央相关部门反映案件的真实情况,造成了这起司法腐败案件迟迟得不到上级的纠正。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湘阴县的司法腐败,如此根深蒂固,甘福根会要走全国闻名的陈满等司法腐败案件翻案的途径,确保被豁人及家属的俣法权益不受侵犯。
湘阴县委宣传部:关于“湘阴县王志安被杀案件追踪”一帖的回复

关于“湘阴县王志安被杀案件追踪”一帖的回复

  2018年2月2日,网友在红网百姓呼声栏目发表《湘阴县王志安被杀案件追踪》的投诉帖文,现将有关情况回复如下:

  一、案件基本情况及侦查情况:

  2014年2月28日13时许,湘阴县公安局江东派出所接指挥中心电话,称本县太傅路“安邦华城”小区门口一王姓男子被人打伤在地。接警后,江东派出所立即赶往现场开展调查。经江东派出所初步查明:2014年2月28日13时许,犯罪嫌疑人陈磊(男,1980年6月24日生,湘阴县东湖社区人)和两个朋友驾车去“安邦华城”小区附近一饭店吃饭,下车之时,陈磊突然看见与其有债务纠纷、多次联系不上的王志安(男,1963年6月29日生,湘阴县高岭社区人)在对面马路上行走,陈磊马上追上王志安,上前朝王志安面部打了一拳,致王志安当场倒地后昏迷不醒,法医初步鉴定:被害人王志安构成轻伤以上,要待被害人康复后再作最后的鉴定结论。于2014年3月4日立案侦查,案发后,县公安局对犯罪嫌疑人陈磊采取了网上追逃、摸排布控等侦查手段,但一直抓捕未果,考虑到王志安受伤后一直昏迷不醒,伤情比较严重,经研究,于2014年5月23日将该案移交刑侦大队侦办。

  刑侦大队受案后,采取多种侦查手段,做了大量工作,但没有掌握到嫌疑人陈磊的行踪轨迹,抓捕工作均失败。被害人王志安一直在医院治疗,情况很不理想,于2015年2月24日死亡。3月17日晚,犯罪嫌疑人陈磊到刑侦大队投案,并于当日被刑事拘留,2015年3月31日经湘阴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羁押于湘阴县看守所。2016年4月8日县公安局向人民法院移送起诉,2016年8月18日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进行了受理,2016年9月26日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6)湘0624刑初102号判处被告人陈磊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

  二、针对家属提出的几个问题,作如下说明:

  1、本案定性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案件的起因是因为犯罪嫌疑人陈磊与受害人王志安的债务纠纷引起,并非家属所说的定性为追债。以上有犯罪嫌疑人供述、证人证言及书证等予以证实。

  2、县公安局受理该案后,无论是江东派出所民警还是刑侦大队民警都积极作为,作了大量的工作,客观公正地查明了案件事实,采取了多种侦查手段和办法,最终敦促犯罪嫌疑人陈磊投案,案件的办理均是依法依程序进行的,并不存在超时的问题。

  3、本案中的书证“借条”系办案人员依法提取。借条是否为死者亲笔所写,不影响本案定性,无需进行文件检验。

  4、本案县公安局未扣押死者任何遗物,应送达被害人家属的相关法律文书已全部送达被害人家属,部分法律文书家属拒绝签字。

  5、犯罪嫌疑人陈磊的手机通话详单已调取入卷,受害人王志安的手机短信已照相提取入卷。

  6、县公安局将本案应收集的证据已收集齐全,不存在证据灭失的情况。

  7、为了确定王志安的死因,刑侦大队于2015年4月8日就将尸体解剖通知书送达了王志安的妻子甘福根,原拟定于4月9日9时在县殡仪馆解剖王志安的尸体,但死者家属甘福根坚决反对解剖尸体。为此,县公安局多次安排专人做家属工作,政法委、公安局、文星镇政府和信访局分别牵头,先后五次组织公检法负责人、县人大、政协代表、律师和王志安的家属召开协调会,联合做王志安家属的工作,要其按法律程序申请民事赔偿,但甘福根坚决不同意解剖王志安的尸体。为了侦查侦结该案,2015年10月22日,县公安局聘请中南大学湘雅司法鉴定中心法医专家对王志安的尸体进行解剖,甘福根仍然不同意在尸体解剖通知书上签字,没有死者家属的同意,法医也拒绝解剖王志安的尸体。2015年12月22日,县公安局又聘请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法医专家对王志安尸体进行解剖,解剖之前,县公安局依照《刑事诉讼法》之规定,依法向家属甘福根送达了《尸体解剖通知书》,甘福根仍拒绝签字。县公安局在解剖时,依法邀请县检察院、县法院、文星镇政府等部门领导及县人大代表进行监督,并全程录音录像备存。不存在尸检时不准死者家属到场的情况,而是家属不愿到场。2016年1月26日,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作出鉴定意见:王志安符合在头枕部着地致重度颅脑损伤,继发融合性支气管肺炎和恶病质而死于中枢性呼吸循环功能衰竭为主的多器官功能衰竭。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鉴定意见十分明确,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二百四十六条之规定,死者家属提出的重新鉴定申请不符合应当重新鉴定的规定,不予重新鉴定。

  8、本案经侦查,确系犯罪嫌疑人陈磊一人单独作案。有犯罪嫌疑人供述、证人证言及视频资料等证实。

  9、湘阴县人民检察院受理陈磊故意伤害案以来,甘福根先后多次来到湘阴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反映情况,每次都是大肆吵闹,湘阴县检察院工作人员每次都是耐心做工作,向其释法说理,但是甘福根根本不予接受。2016年5月5日下午,甘福根在湘阴县检察院再次吵闹,湘阴县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张志雄等人不停的做工作,但是甘福根一直不予理睬,并对张志雄进行辱骂、抓挠、抢他钥匙。张志雄等人一直保持理智克制的态度,对甘福根进行劝说,但是甘福根一直不听劝说。直到晚上8点钟,甘福根才在多方劝说下离开湘阴县人民检察院。后甘福根造谣说检察干警殴打她。经多方查实,湘阴县人民检察院干警并未对甘福根有任何过激行为,反而是甘福根对干警张志雄进行辱骂、扭打。

  10、湘阴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陈磊犯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4月6日向湘阴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依法对被告人陈磊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本院宣判后,被告人陈磊以量刑畸重为由,向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院的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裁定维持原判。在审理案件过程中,不存在甘伏根反映的“照黑判黑案”的情况。县法院依照法律规定,可以审判十五年以下刑期的刑事案件,并非甘福根所说只能审理十年以下刑期的案件,而且本案已经岳阳中院二审确认,故甘福根反映的情况不是事实。

2018-02-04 10:4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