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请求严厉打击平江县伍市镇秀水村黑恶势力“缪世界”
·会同县凑分子喝酒造成不好的社会影响
·请解决会同三中女生宿舍楼水压问题
·湖南华天国旅价高宰客,品质团质量堪忧
辰溪县桂林村支书米庆顺私自承包罗子山水库养鱼
小兰123456 发表于 2018-01-29 22:14:04『标签:酸甜苦辣 怀化->辰溪县 农林渔牧
  ↓单位回复(1)
  罗子山乡桂林村支部书记米庆顺无视政府会议纪要

  置黄溪口镇三万多人用水安全于不顾

  暗箱操作竞标事宜,私自承包罗子山水库养鱼

  【事情概要】

  我是罗子山乡桂林村的一个普通村民,在2013年用我辛辛苦苦挣的血汗钱参与村里的鱼塘承包竞标,获得承包权。在投放了几万元的鱼苗后,政府下令禁止养鱼。我们服从安排却至今无人赔偿损失。期间村支书米庆顺以权谋私、私自霸占水库,往里投放大量污染物质用水箱养鱼。如今又无视政府纪要,私自召开水库承包竞标会,暗箱操作竞标事宜。态度狂妄嚣张、只手遮天!

  米庆顺现任罗子山瑶族乡桂林村支部书记,他2004年12月承包了罗子山水库养鱼,承包期十年。到2014年12月终止。为了水库养鱼的连续性,经桂林村与板栗坪村村支两委协商,提前一年进行承包竞标,有利于鱼苗的培育。于是,两村在2013年11月25日召集两村村民大会,进行公开竞标。最后,我以每年7.3万元的标底竞得了承包权。之后我在后塘乡一鱼苗养殖户定了鱼苗,时隔几日,哪知米庆顺没有中标,一直怀恨在心,百般刁难。对上,反映说我养鱼危害黄溪口镇人民用水安全。对下,利用自己村支书的权力,暗地怂恿一些村民撒网捕鱼。事实上他自己到现在都还在用网箱养鱼。

  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我多次向乡政府领导汇报情况请求解决,不但没有得到解决,相反得到的是县里不同意罗子山水库养鱼,说养鱼危害黄溪口镇人民的用水安全。可米庆顺养鱼期间大肆投放饲料、家禽粪便使水质混浊为什么无人敢过问?

  于是,我老公找到了周安达副县长,并与他进行了争论:“为什么往年可以都承包,我承包就不能再养鱼?”周副县长说: “以前承包还没有到期,到期就不能再承包。”我说:“我承包期间可以不往水库里投放饲料和生物肥料,实行清水放养。”可副县长就是不相信。最后,周副县长召集了相关部门,颁布了【宸2014】第17次会议纪要。为了黄溪口镇几万人的用水安全,禁止罗子山水库以任何个人或单位的名义进行养鱼。

  我一个无权无势的老百姓,走的是正规的竞标承包渠道,却因此损失了近4.3万的鱼苗钱。为了这些我们两口子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我老公再次找到了周副县长,表示服从政府的安排管理,只是要求补偿我们的鱼苗损失费。于是在2015年4月,县领导到罗子山乡政府进行了调研。于2015年5月以县政府的名义下发了文件【宸2015】27号文件,文件中要求罗子山瑶族乡人民政府就水库养鱼一事进行妥善处理,可到现在为止,两年多时间我都没有得到乡政府的任何回应。

  如今,已任桂林村支部书记的米庆顺置县政府颁布的会议纪要规定和黄溪口镇几万人的生活用水安全不顾,不经上级同意,违背了2015年2月16日罗子山乡党委对罗子山水库养鱼的会议的五项决定方案,利用自己的职权于2017年11月21日再次召集村民进行重新竞标(有竞标押金收据为证)。这不明摆着欺人太甚吗?我当时去政府找他理论 ,他狂野嚣张、肆无忌惮地说:“你有本事去上面告,我继续竞我的标,看上面能把我怎么样!”这样狂妄自大、明摆着以权谋私的人,怎么能为一村之长!米庆顺本来就违犯了计划生育协议,超生三孩,按照规定是连党也进不了的,也不知是如何混进党内。我一个平民百姓,不争不抢,只是想拿回属于自己的钱。可他一个村支书就已经可以欺上瞒下、只手遮天。为何乡政府领导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老百姓的诉求选择不闻不问、推诿拖延?这鱼能不能养,谁可以养,难道只是领导们的一句话吗?天理何在!我不相信在这法制社会里没有公正的地方,请求上级给予妥善处理,惩治“村霸”,让我拿回我的鱼苗补偿费,还我们一个公道。

  距离红网回复此事已经过去一个月,但乡政府一直对此事不闻不问,没有给我任何回复和处理。是不是因乡政府书记与村书记都是鱼塘承包的直接受益者,所以不管我们老百姓的损失?国家一直坚持反腐,可村、乡政府却一直互相串通、中饱私囊。难道整个辰溪县已无人能管了吗?

  请求人:米长贵

  刘小兰

辰溪县网宣办:回复

“小兰123456”网友:

  您好,您反映的问题已转交罗子山瑶族乡核实、办复。

辰溪县网宣办

  2018年2月4日

2018-02-08 08:2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