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永州工贸学校假期补课是否合规
·多招聘一点湖南科技大学、吉首大学、湖南师大以上的师资来溆浦县
·长沙科佳电脑城惠普电脑门店以次充好
·浏阳市合盛村一村民在居民点非法养殖,对居民造成困扰
零陵区梳子铺乡纪委书记贪污腐败
零陵区梳子铺乡木塘村 发表于 2017-12-19 10:35:55『标签:投诉举报 永州->零陵区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2)
  请问零陵区梳子铺乡纪委书记,李雄志包庇我们木圹村支部书记贪污腐败,侵占人民群众合法利益的后台有多硬?

  2005年以来,我们木圹村从来没有进行村委财务审计清算。2011年和2014年我们村成立清算小组后,就查出2008年至2014年国家拨给我们村的专项资金和一事一议资金数十万元被村干部贪污的经济问题后,(2008年至2011年的证据,票据在眭恒星处,2011年至2013年国家拨给我们村的收入帐单在眭玉竹处)。而我们梳子铺乡历年多届,乡党委,乡政府,乡纪委,纵容包庇我们村干部的贪污腐败行为。为此,我们清算小组从2011年至今连续七年到到市区纪委和有关部门无数次的上访,2014年和2015年我们村清算小组在网上发过帖文,中纪委网站投诉过,然而我们梳子铺乡历年多届乡党委,乡政府,乡纪委又是包庇,对我们木圹村委干部离任,和换届前村委的财务不进行审计,和组织清算,而不了了之,我们村委的帐如今没有审计清算。

  2017年元月李雄志任我们梳子铺乡纪委书记后,我们村清算小组把眭勇军任我们木圹村支部书记后,村里的大事小事个人说了算,一手遮天,拢断财权,一人兼四职,即是村支部书记,又是村主任,即当村秘书,又是村会计和出纳,收入不做帐,收支想写多少就多少,以权谋私,贪污腐败的证琚,和私呑侵占五八组被征収的耕地土地补偿款,弄虚做假,骗取国家的土地补偿款证据材料举报给乡纪委书记李雄志后,然而李雄志双眼不睁,充耳不闻,甚至包底。

  2017年6月18日我们村清算小组在网上发出的帖文是梳子铺乡纪委书记李雄志包庇我们木圹村委干部的腐败行为,并充当保护伞和内鬼的帖文后,2017年8月8日我们梳子铺乡纪委书记李雄志的回复是胡说八道,无中生有,不符合事实,利用手中的权力,欺上瞒下,欺遍上级领导,隐瞒事实真相,欺遍网民,愚弄百姓,对我们木圹村支部书记眭勇军贪污腐败,侵占损害人民群众利益,私呑五八组耕地被征収的土补偿款,合伙弄虚做假骗取国家的土地补偿款数万元,不调查核实处理,不管,不闻,不问,不审计清算我们木圹村委账的事实,证据确凿,事实清楚。

  一,2017年3月31日,李雄志在我们木圹村进行所谓的清算,是搞形势主义,走过场,是一手遮天的包庇,是有计划,有组织,有预谋的。李雄志指使村支部书记眭勇军叫来一些与清算不相关的人员,冲击清算现场,围攻慢骂清算小组人员,还拿凳子打清算小组人员王新荣,还指使乡纪委姓龙的干部拍桌子,吼吓村清算小组人员。(有录相为证)

  二:我们村清算小组用手机拍照李雄志和村干部,在乡财政所合伙做的近几年国家拨给我们木圹村各项资金的,收支所谓帐单时,然而,李雄志大发雷庭,手拍桌子,不允许拍照。(有录相为证)而导致清算我们木圹村村委的帐无法进行,我们木塘村2005年至今的帐还没有审计清算。

  三:根据三组组长眭民生举报,2012年区国土局在我们村征收土地时,三组桐木冲没有水田旱土,眭勇军弄虚做假,合伙骗取国家水田1亩3分,旱土1亩零9亩的旱土补偿款数万元

  四:我们村清算小又查出区国土局2012年征收我们木圹村各组土地所签订的付款协议,及征收我们村土地的红线图范围内的数据,查出了村支部书记眭勇军贪污侵占,并私吞了,五,八组被征收的耕地四亩七三六亩,土地补偿款合計人民币十四万多元的事实,向乡纪委书记李雄志举报后,然而,李雄志一手遮天包庇,不取证调查,不核实处理。八组王保元,王栋,张细英三位都是八十岁老人土蚣塘耕地四点五亩的土地补偿款十——四万多元,被眭勇军合伙私分

  五:我们村清算小组多次请求和要求乡纪委书记李雄志开介绍信去国土局和有关部门查账,然而李雄志利用手中的权力不予理睬,数次到我们村召集清算小组开会,为村支部书记眭勇军辩护包庇、转移话题,甚至为眭勇军伪造证据。

  六:2017年10月我们村清算小组写信给零陵区领导反映了我们乡纪委书记李雄志包庇我们村支部书记的情况。永州市委第四巡视组进驻我零陵区后,10月10日我们村清算小组把李雄志包庇我们村支部书记眭勇军事实材料,呈交给巡视组后,巡视组要李雄志急速处理,事后我们清算小组多次联系李雄志核实村干部损害侵占人民群众利益的有关情况时,然而李雄志说,市巡视组说不是我的职责,要告你们去告市委巡视组组长……

  七:综上所述,证据确凿,事实清楚,李雄志身为中共梳子铺乡纪委书记自认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还口出狂言你们去告吧,告到市纪委,区纪委,最后转到我这里…(我不办你们奈不何)

  八:在打老虎,拍苍蝇的今天,然而我们梳子铺乡纪委书记李雄志竟胆敢顶风违纪,违反中央八项规定,和人民群众身边事四风问题。如今我们木圹村五八组集体的合法权益,和五,八组居民应得的合法权益被村干部贪污侵占的事实,乡纪委书记李雄志不管,不闻,不问,一拖再拖,无动于衷,而我们梳子铺乡纪委书记李雄志拿着国家的俸禄,不为人民群众办实事,甚至,为我们木塘村村支部书记眭勇军辩护和包庇。这种不作为的两面人的行为,已失了公信力,在此:我们特恳请上级和有关部门依法,依纪,依规追责处理。并请求把我们木圹村委的财务审计清算,并把侵占损害百姓利益还给百姓为谢

  实名举报人:

  零陵区梳子铺乡木塘村清算小组:

  中共党员:眭民生:电话15226338205

  眭玉竹:联系电话177OO256378

  眭恒星:联系电话15386298318

  王新荣:联系电话18474791353

  2017年12月 17日
梳子铺乡人民政府:关于对《零陵区梳子铺乡纪委书记贪污腐败》一文反映的问题的调查回复第1楼
  2017年12月18日至20日,梳子铺乡木塘村民眭玉竹等人先后在问政湖南、红网永州论坛等媒体发表《零陵区梳子铺乡纪委书记贪污腐败》一文,为澄清事实,现对文中反映的问题回复如下:

  一、关于反映2005年以来木塘村从来没有进行村级财务审计清理的问题。2014年底,零陵区经管局、梳子铺乡政府共同对木塘村2010年至2014年的村级财务进行了清理,并形成了清理审计报告,但眭玉竹等上访人看了清理审计报告后在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予以全部否认,此后继续上访。2015年、2016年的木塘村级财务每年都组织乡干部、村主干、党员组长和理财小组人员进行了清理,参与清帐人员都有签名认可,并在村级活动中心进行了公示。因此,反映2005年以来木塘村从来没有进行村级财务审计清理的问题失实。

  二、反映2017年3月31日,李雄志在我们木塘村进行所谓的清算,是搞形式主义,走过场,是一手遮天的包庇,是有计划,有组织,有预谋的,李雄志指使村支书眭勇军叫来一些与清算不相关的人员,冲击清算现场,围攻谩骂清算小组人员,还拿凳子打清算小组人员王新荣,指使乡纪委姓龙的干部拍桌子,吼吓村清算小组人员的问题。鉴于举报人眭玉竹、王新荣、眭民生等人反复要求查看本村村级财务的情况下,为了给群众一个明白,还干部一个清白,2017年3月31日,梳子铺乡纪委组织双方在村级活动中心当面清查村级财务。木塘村现任支书眭勇军提供了2014年、2015年、2016年的收支账目及发票原件,接受眭玉竹等人的清查。一开始眭玉竹翻看了一些票据,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后,就转而提出2014年以前即前任村支书眭吉仁存在某些问题。对此,乡纪委书记李雄志对能解释的当场作了解释,对一时解释不清楚的问题逐一记录在工作笔记本上,待调查清楚后再给予回复。事实上,2014年以前的村级财务,区经管局已有了调查结果。举报人提到现任村支书眭勇军叫来一些与清算不相关的人冲击清算现场、围攻谩骂清算人员,极个别的手拿凳子还要打30多年的老组长王新荣,乡纪委姓龙的干部还跟着闹吼的问题。实际情况是,当时在场人员除了几名举报人之外,还有现任村支书眭勇军、村部分党员组长、理财小组人员、承包村里工程的老板及乡政府干部总共有近20人。由于当时是在村级活动中心,室外走廊也有少数群众在围观,这些人并不是眭勇军叫来的,而是听到村级活动中心内争论声后自发来的。期间,有群众不满举报人的某些说法和做法,讲了公道话,举报人王新荣妄自指责村支书眭勇军叫来一些与清帐不相关的人干扰清算现场,围攻清算人员。对此,与举报人发生争论的个别群众心里不服,进而与王新荣发生激烈争吵,差点发生肢体冲突,但很快被在场人员劝阻了。乡纪委干部龙海根只是在现场与举报人眭玉竹进行辩论,根本不存在乡纪委姓龙的干部还跟着闹吼的情况。因此,乡纪委当时应举报人的请求组织财务清理是认真的,也是持公平公正立场的,并不是举报人所说应付村民、走过场、搞形式主义、利用手中权利一手遮天,也不是对提出的问题不解释、不处理、不调查核实。反映的问题失实。

  三、反映梳子铺乡纪委书记李雄志和村干部在乡财政所合伙做假账,在木塘村级财务清理时大发雷霆,手拍桌子,不允许拍照的问题。事实是举报人强烈要求清查村里的账,但把账本、发票摆到桌面上给他们清,却又不清理,而是大谈特谈其它的问题。临近结束时,举报人眭恒星掏出手机要对三本发票近百张票据逐张拍照,乡纪委书记李雄志坚决反对他这种做法,认为有问题当面解决,票据可以当面查,有疑问的可以当面提出来,确保清账工作在大家的监督下进行,当面不查背后查是不妥的。但眭恒星不理会,继续逐张拍照,情急之下,李雄志拍了下桌子,要求村支书眭勇军收回摆在桌面上的票据,以阻止其进一步拍照。拍不成照的眭恒星将怒气撒向李雄志,大爆粗口,高声辱骂李雄志,并举起拳头欲攻击他,幸亏木塘村民秦卫国及时将其抱住才避免了一场肢体冲突。自始至终,乡纪委书记李雄志一直保持克制,做到了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尽量不使矛盾进一步激化。信访人所说乡纪委书记李雄志和村干部在乡财政所合伙做假账一事,根本毫无依据,纯粹是主观臆想出来的不实之辞。

  四、反映木塘村支部书记眭勇军与人合伙贪污侵占木塘村5组、8组征地补偿款的问题。经查,梳子铺乡木塘村共有9个村民小组,2012年,瑞翔新材料有限公司在木塘村征收土地377.895亩,其中木塘村1组被征地13.88亩,木塘村2组被征地87.8亩,木塘村3组被征地154.7亩,木塘村4组被征地33.1亩,木塘村7组被征地19.175亩,木塘村9组被征地86.6亩(其中一处是69.24亩,另一处是生活区17.36亩),且被征收了土地的上述6个村民小组都与零陵区国土资源局签订了《征收土地协议书》,另木塘村5组、6组、8组均没有被征收土地,所以不存在木塘村村支书眭勇军与人合伙贪污侵占木塘村5组、8组征地补偿款的问题。反映的问题失实。

  五、反映所谓的木塘村清算小组多次请求和要求乡纪委书记李雄志开介绍信去区国土局和有关部门查账,然而李雄志利用手中的权利不予理睬的问题。据查,梳子铺乡纪委对眭玉竹等人反映的问题高度重视,为了尽快把问题处理清楚,梳子铺乡纪委书记李雄志先后两次带领眭玉竹等人去区国土局找当时的征地拆迁办副主任陈和忠,其中一次是2017年8月21日,乡纪委书记李雄志和乡司法所长眭文祥一起带领眭玉竹、眭恒星、王新荣3人到区国土局找了陈和忠调查核实有关问题,查阅相关资料。2017年7月24日,李雄志还和梳子铺乡司法所长眭文祥一起带领眭玉竹、眭恒星、王新荣、眭民生4人到区调纠办找调纠办主任陈荣军反映瑞翔公司征收土地的权属问题,区调纠办主任陈荣军带队于2017年11月27日到木塘村调查了解情况,并到实地踏界测绘,相关问题正在核实处理当中。李雄志还带领他们到区经管局反映相关问题,区经管局领导安排当年到木塘村清账的周祖祥主任当面进一步做了说明解释工作,但眭玉竹思想相当偏激,无法沟通,双方不欢而散。因此反映李雄志利用手中的权利不予理睬的问题失实。

  六、反映所谓的清算小组多次联系李雄志核实村干部损害侵占人民群众利益的情况,李雄志说,“市巡视组说不是我的职责,要告你们去告市委巡视组组长”的问题。据查,眭玉竹等人反映问题到市巡视组后,市巡视组领导做了他们大量工作,最后梳理出四个方面的主要问题并对梳子铺乡纪委进行交办。梳子铺乡纪委在查办期限内,眭玉竹多次打电话给乡纪委书记询问查办情况,乡纪委书记李雄志告诉眭玉竹先把市巡视组交办的四个问题搞清楚,其他的问题暂时放一下,放到下一步调查核实处理,并说乡纪委会持公平、公正立场,重事实,讲依据,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绝不偏袒、包庇任何人,并再次去眭玉竹打工的公司当面听取其意见,问他手中是否还有证据资料,眭玉竹说所有证据资料都在梳子铺乡纪委专职委员蒋和政那里,现在手中没有证据资料。李雄志从来没有向眭玉竹讲过:“市巡视组说不是我的职责,要告你们去告市委巡视组组长”这些话,纯属添油加醋,无中生有,强加不实之辞。反映的问题失实。
2018-01-04 09:02:57

梳子铺乡人民政府:关于对 零陵区梳子铺乡纪委书记贪污腐败 的回复第2楼
  2017年12月18日至20日,梳子铺乡木塘村民眭玉竹等人先后在问政湖南、红网永州论坛等媒体发表《零陵区梳子铺乡纪委书记贪污腐败》一文,为澄清事实,现对文中反映的问题回复如下:

  一、关于反映2005年以来木塘村从来没有进行村级财务审计清理的问题。2014年底,零陵区经管局、梳子铺乡政府共同对木塘村2010年至2014年的村级财务进行了清理,并形成了清理审计报告,但眭玉竹等上访人看了清理审计报告后在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予以全部否认,此后继续上访。2015年、2016年的木塘村级财务每年都组织乡干部、村主干、党员组长和理财小组人员进行了清理,参与清帐人员都有签名认可,并在村级活动中心进行了公示。因此,反映2005年以来木塘村从来没有进行村级财务审计清理的问题失实。

  二、反映2017年3月31日,李雄志在我们木塘村进行所谓的清算,是搞形式主义,走过场,是一手遮天的包庇,是有计划,有组织,有预谋的,李雄志指使村支书眭勇军叫来一些与清算不相关的人员,冲击清算现场,围攻谩骂清算小组人员,还拿凳子打清算小组人员王新荣,指使乡纪委姓龙的干部拍桌子,吼吓村清算小组人员的问题。鉴于举报人眭玉竹、王新荣、眭民生等人反复要求查看本村村级财务的情况下,为了给群众一个明白,还干部一个清白,2017年3月31日,梳子铺乡纪委组织双方在村级活动中心当面清查村级财务。木塘村现任支书眭勇军提供了2014年、2015年、2016年的收支账目及发票原件,接受眭玉竹等人的清查。一开始眭玉竹翻看了一些票据,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后,就转而提出2014年以前即前任村支书眭吉仁存在某些问题。对此,乡纪委书记李雄志对能解释的当场作了解释,对一时解释不清楚的问题逐一记录在工作笔记本上,待调查清楚后再给予回复。事实上,2014年以前的村级财务,区经管局已有了调查结果。举报人提到现任村支书眭勇军叫来一些与清算不相关的人冲击清算现场、围攻谩骂清算人员,极个别的手拿凳子还要打30多年的老组长王新荣,乡纪委姓龙的干部还跟着闹吼的问题。实际情况是,当时在场人员除了几名举报人之外,还有现任村支书眭勇军、村部分党员组长、理财小组人员、承包村里工程的老板及乡政府干部总共有近20人。由于当时是在村级活动中心,室外走廊也有少数群众在围观,这些人并不是眭勇军叫来的,而是听到村级活动中心内争论声后自发来的。期间,有群众不满举报人的某些说法和做法,讲了公道话,举报人王新荣妄自指责村支书眭勇军叫来一些与清帐不相关的人干扰清算现场,围攻清算人员。对此,与举报人发生争论的个别群众心里不服,进而与王新荣发生激烈争吵,差点发生肢体冲突,但很快被在场人员劝阻了。乡纪委干部龙海根只是在现场与举报人眭玉竹进行辩论,根本不存在乡纪委姓龙的干部还跟着闹吼的情况。因此,乡纪委当时应举报人的请求组织财务清理是认真的,也是持公平公正立场的,并不是举报人所说应付村民、走过场、搞形式主义、利用手中权利一手遮天,也不是对提出的问题不解释、不处理、不调查核实。反映的问题失实。

  三、反映梳子铺乡纪委书记李雄志和村干部在乡财政所合伙做假账,在木塘村级财务清理时大发雷霆,手拍桌子,不允许拍照的问题。事实是举报人强烈要求清查村里的账,但把账本、发票摆到桌面上给他们清,却又不清理,而是大谈特谈其它的问题。临近结束时,举报人眭恒星掏出手机要对三本发票近百张票据逐张拍照,乡纪委书记李雄志坚决反对他这种做法,认为有问题当面解决,票据可以当面查,有疑问的可以当面提出来,确保清账工作在大家的监督下进行,当面不查背后查是不妥的。但眭恒星不理会,继续逐张拍照,情急之下,李雄志拍了下桌子,要求村支书眭勇军收回摆在桌面上的票据,以阻止其进一步拍照。拍不成照的眭恒星将怒气撒向李雄志,大爆粗口,高声辱骂李雄志,并举起拳头欲攻击他,幸亏木塘村民秦卫国及时将其抱住才避免了一场肢体冲突。自始至终,乡纪委书记李雄志一直保持克制,做到了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尽量不使矛盾进一步激化。信访人所说乡纪委书记李雄志和村干部在乡财政所合伙做假账一事,根本毫无依据,纯粹是主观臆想出来的不实之辞。

  四、反映木塘村支部书记眭勇军与人合伙贪污侵占木塘村5组、8组征地补偿款的问题。经查,梳子铺乡木塘村共有9个村民小组,2012年,瑞翔新材料有限公司在木塘村征收土地377.895亩,其中木塘村1组被征地13.88亩,木塘村2组被征地87.8亩,木塘村3组被征地154.7亩,木塘村4组被征地33.1亩,木塘村7组被征地19.175亩,木塘村9组被征地86.6亩(其中一处是69.24亩,另一处是生活区17.36亩),且被征收了土地的上述6个村民小组都与零陵区国土资源局签订了《征收土地协议书》,另木塘村5组、6组、8组均没有被征收土地,所以不存在木塘村村支书眭勇军与人合伙贪污侵占木塘村5组、8组征地补偿款的问题。反映的问题失实。

  五、反映所谓的木塘村清算小组多次请求和要求乡纪委书记李雄志开介绍信去区国土局和有关部门查账,然而李雄志利用手中的权利不予理睬的问题。据查,梳子铺乡纪委对眭玉竹等人反映的问题高度重视,为了尽快把问题处理清楚,梳子铺乡纪委书记李雄志先后两次带领眭玉竹等人去区国土局找当时的征地拆迁办副主任陈和忠,其中一次是2017年8月21日,乡纪委书记李雄志和乡司法所长眭文祥一起带领眭玉竹、眭恒星、王新荣3人到区国土局找了陈和忠调查核实有关问题,查阅相关资料。2017年7月24日,李雄志还和梳子铺乡司法所长眭文祥一起带领眭玉竹、眭恒星、王新荣、眭民生4人到区调纠办找调纠办主任陈荣军反映瑞翔公司征收土地的权属问题,区调纠办主任陈荣军带队于2017年11月27日到木塘村调查了解情况,并到实地踏界测绘,相关问题正在核实处理当中。李雄志还带领他们到区经管局反映相关问题,区经管局领导安排当年到木塘村清账的周祖祥主任当面进一步做了说明解释工作,但眭玉竹思想相当偏激,无法沟通,双方不欢而散。因此反映李雄志利用手中的权利不予理睬的问题失实。

  六、反映所谓的清算小组多次联系李雄志核实村干部损害侵占人民群众利益的情况,李雄志说,“市巡视组说不是我的职责,要告你们去告市委巡视组组长”的问题。据查,眭玉竹等人反映问题到市巡视组后,市巡视组领导做了他们大量工作,最后梳理出四个方面的主要问题并对梳子铺乡纪委进行交办。梳子铺乡纪委在查办期限内,眭玉竹多次打电话给乡纪委书记询问查办情况,乡纪委书记李雄志告诉眭玉竹先把市巡视组交办的四个问题搞清楚,其他的问题暂时放一下,放到下一步调查核实处理,并说乡纪委会持公平、公正立场,重事实,讲依据,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绝不偏袒、包庇任何人,并再次去眭玉竹打工的公司当面听取其意见,问他手中是否还有证据资料,眭玉竹说所有证据资料都在梳子铺乡纪委专职委员蒋和政那里,现在手中没有证据资料。李雄志从来没有向眭玉竹讲过:“市巡视组说不是我的职责,要告你们去告市委巡视组组长”这些话,纯属添油加醋,无中生有,强加不实之辞。反映的问题失实。

  

2018-01-04 09:04:18
这是第1 - 2条评论,共有2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