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请宁远县政府网恢复“领导通讯录”
·请问衡东县教育局,有无办法解决入城打工者孩子的入学问题
·长沙捷西橱柜用废料制作烟道盖板-图
·长沙市芙蓉区旺旺医院看病靠猜,胡乱开药
答请求韶山市制止周兰芳妨碍政府公务阻挠我灾后修缮房屋的言行
月下的思念 发表于 2017-12-13 09:04:39『标签:酸甜苦辣 湘潭->韶山市 土地房产
  ↓相关评论(3)
  我是“请求韶山市制止周兰芳妨碍政府公务阻挠我灾后修缮房屋的言行”一文中所指名的周兰芳,本文作者是以沈淑媛的名义,实际执笔人是他的儿子谢自强。在此,我对他文中所列条文逐条作答,并保证文字的真实性。

  谢自强与我既是邻居,又是师生,他是我的老师,小学代过我的语文课,高中是我的班主任。按理说,我应该对他敬重才是。

  谢自强“灾后重建”实则违法违规建房,在这之前,我已多次在此栏目发文揭露真相,网友们可以查看,在此不再重述。

  一、 谢自强说到“重建”签名,因他家重建,村、镇领导都知道不符合法律法规,村民其实也很多不愿意,但介于谢家“有钱、有人、有势”,都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即算被侵占利益十万元,分到自己名下不过几千元,不必得罪人,所以四邻为他签了名,可是在划地基时,竟然不顾当今交通发达了,街上居民很多都有小车的事实,霸道地认为“他家地盘他作主”,在这种情况下,我为了维护居民们的利益,也包括我本人的利益,发起了“制止谢家违法违规”建房的呼吁,要求保持无阻碍消防通道,恢复消防池场地公益性质,受到十六户居民的拥戴,在征名时,很多居民害怕,我对他们承诺:“有事情我一人承担,只要大家拥护我”。居民们知道我是一个有些声誉的人,也许能得到朋友或领导相助,出于对我的信用,当时在家的基本都签了字,一式十份,每张都亲笔签名,我没有递一根烟,没有送一口槟榔,由此可见,大家都是由以真心,谢自强听到这个事情以后,非常害怕,连忙家家户户去征名,进门槟榔香烟,不成就软磨硬泡,一个签名有时都磨了半小时,乡亲们或碍于情面,或害怕报复,只得签字。后来镇政府派人开会协调,我在会上义正词严重述谢家建房的不合法性,大家以“一哄而散”结束会议,七户居民明确反对谢家“建房”行为,谢家人不得不再一次由村民小组长带着登门请求签名支持,有数户不敢明示反对,表示弃权(中立)。据统计,包括非现场签名,支持的也仅百分之六十,明确反对和弃权的百分之四十。

  二、 我到广东工作是随军去的,随军前是韶山针织厂的职工,我家祖屋属于国有土地划拨,从未改变性质,我虽有一姐一弟三个姊妹,但他们都是下岗职工,生活很困难,母亲住在百年老屋里,八十岁生日那年我回家为母亲祝寿,遇上大洪灾,房屋近于垮塌,我出资将房屋重建,给母亲作为安居养老之所,两年后我才退休回家与母亲一起居住,陪她养老。介于我一直以来都尽着对母亲的膳养义务,房子又是我出钱修建,同时,我的名下又没有任何房产,通过司法公证,母亲将房过所有权转到我的名下。拆房建房,所有手续齐全,符合当时法律法规,作为文盲加法盲的谢自强,却一味强调我是“外嫁女”而胡扯。

  三、 谢自强为了获得支持,征名时承诺“三米五无阻碍消防通道”和“拆鸡屋恢复消防池”,那个鸡屋仅几个平方大,不到原消防池面积的十分之一,尽管如此,他在获得签名后,采取耍赖的手段,将无阻碍消防通道变成包括台阶和阶梯在内的三米五,而另外两面墙却将原屋的滴水都包括在内砌了墙,鸡屋也没有拆。居民们无不愤慨,纷纷谴责并投诉至镇政府。我在此时,也向镇政府再一次程送了“呼吁”书。

  四、 寒潭坝(佃家坝)在四亩街的西侧,被填塞后连续多年导致水灾,确实,谢家不建房,佃家坝照样会涨水。在我的记忆在,几十年里,谢家房屋三次在洪水中倒塌,因为他家地势低,而且处在过水口,不难想象,在这个过水口上横向建起一百多平米的房子,等于筑起十多米宽的堤坝,再发洪水的时候,是不是会形成更大的阻碍?谢家的房屋地基抬高了一米多!其后果各位网友可想而知。难道谢家人脑袋是木头雕的不成?

  五、 拿我离异来说事,一般说来,人们对离异独居的女人不能不有些猜想。我与前夫本是患难之交,他是家里的长子,结婚时,他的父母体弱多病,弟妹三个,其中两个都未成年,家庭负担可想而知,无论大家庭或小家庭,我夫妻都是经济支柱。贫困夫妻百事哀。后来我随军到部队,相夫教子,丈夫上进,仅数年时间就成为处级官员。贫困难熬,富贵难守,在此伤心之处不多述。在儿子成年后我才离的婚。尽管历经沧桑,我不失为阳光正气的一个女人。搞好本职工作,潜心文学,学历不高,但诗、词、小说、散文、戏曲、杂文、评论,虽不精湛,亦有可圈之处,在韶山机关单位,看过“故园文艺”的读者,都应该见过我的作品。文如其人,我的人品、性格、德行,朋友们不难解读。

  六、 谢自强转卖自留土,采取各种手段将自留土变成宅基地或水泥坪,无需我多说,房子和坪都摆在那里,只要关单位领导调查,会有结论,无需我多说。

  七、 说我父亲死后我唱花鼓戏,我工作在千里之外,回来时未赶上父亲临终的那一刻,心中沉痛,父亲一生喜爱花鼓戏和京剧,还喜欢吹口琴,“打铜锣、补锅”的很多唱段都是我小时候跟父亲学的。最后一次唱几曲花鼓戏给父亲听呀,我的这份感情又岂是谢自强那样的粗俗之人能理解的?

  八、 谢家建房,口口声声说我非农业人口,又非他前后左右邻居,无权干涉他家建房,可我家离他家仅三十余米,而且他家又在街口,并且还是洪峰时的“过水口”,我难道对我居住环境中的不安全、不合理的情况没有向政府呼吁制止的权利?

  九、 谢自强一味强调倒塌的房子是父母的,倒塌后要重建,为什么不说说,在九十年代经济状况好转的时候,他与弟弟就各自建起了新楼房却将老母留居在老屋里?谢自强现有楼房一栋,前妻已故,儿子都有了工作单位和房子,一栋楼房容不下母子俩,简直荒唐至极!

  十、 违规建房被停工,谢自强到处散布谣言,说我是“有意见,报复”,我还想不那么清楚,虽说平时有意见,但见面我还喊老师,合情合理合法地反映情况,与“意见”何干?谢自强谈到大坪采风一事,想来真是好笑,他极力推崇的一幅对联以“财源似水、大业蒸云”为嵌句,这个联是对“财源似水源、大业蒸云上”一联的削足适履式的肢解,貌似而意反,我对这个联提出看法,其实与我有同样看法的还有一位老教师,只是我心直口快说了出来而已,谢自强认为我不认可他们的作品就是故意捣乱,上门“做工作”,实为批评抗议,我见他是自己的老师,不想多作争执,只表示以后不参与他们的此类活动。后来,由谢自强推崇的另一幅对联,明明是写日杂店的内容却硬挂到别人电器商店的门口,先引发顾客纠纷,后引发夫妻矛盾,妻子出走,丈夫忿慨之余将对联砸到公路边的垃圾堆旁。本身无水平,却要强卖弄,天下再没这样的荒堂事了。谢自强看到我这个学生在文学圈里有些成就,同时参加的几次征文活动,我的排名却在他之前,可能有些不舒服,妒火中烧时,又怎么听得进我这个学生的意见呢?即算是建房这件事,只要是我的建议他都排斥,才导致矛盾升级。

  十一、 学生时代,身为学生领袖的他就以偷窃集体财物出了名,是后来靠找了一个好老婆才正了名的,老婆勤劳一生,临终关怀却都得不到,尸骨未寒又被丈夫当作“医闹”的搅事棍,一下子捞了五千元。为了要胁政府达到违法违规建房的目的,他将八十五岁的母亲带到镇政府的办公室去施压,停工之后又想偷建,怕我揭发,故伎重演,将八十五岁的母亲送到我家“居住”,我的老母今年将近九十岁了,又中过两次风,她的母亲在我家寻死觅活滚地板,一劝不成二劝不听,派出所同志三次出警,但面对这样无赖的老人也实在没得办法,只得劝我“只管闲事”算了。我理解他们的难处。谢自强呀,你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使用的是多么卑劣的手段!你的母亲耍赖时自己躺在地上,冰冰凉凉的地呀,派出所同志打电话告诉你,要你将母亲领回家,你竟然断然拒绝!你的良心真好呀?你不顾你的母亲,只为自己的目的,而我却反而动了同情心,开门让你母亲进了门,给她饮料又给她煮热豆浆,还拿熟板栗给她吃。谢自强呀!我与你的品德有什么样的差别,老天有眼的!

  真金不怕火炼,事实善于雄辩,朗朗圪坤青天白日,四亩街的民众眼睛是亮的呀!谢自强!你一时凭着不敢露头的权势撑腰违法违规建房,造谣诬蔑极尽所能阻止我的抗争,哪一天中央巡视组的领导来了韶山,我周兰芳第一个举报的就是你!你一哄二骗三威胁,违法违规建房的过程我保存了所有证据,你摆在那里的六百平米的宅基地更是证据,我留在红网上一张张揭露真相的帖也将成为证据,你抵赖得了的吗?同时,我也奉劝那些支持谢家违法违规建房的幕后人物,天网恢恢,终有一日!!!!

月下的思念:感谢红网第1楼
红网编辑,我向你们致敬!
2017-12-14 19:18:39

乡下公民:答请求韶山市制止周兰芳妨碍政府公务阻挠我灾后修缮房屋的言行第2楼
     支持正义者,打击违法建房,维护法律尊严是政府职能部门的首要义务。
2017-12-15 14:11:31

月下的思念:再致谢自强第3楼
二年前,我撰写一篇“华国锋与韶山银河”的报告文学要在故园文艺谢自强主持的版面发表,被他说得一无是处,责令我按他的意图修改,我没有听从他的意见,但不想与他争执,就说由他去改算了,在他的“修改”下变得面目全非。我发誓再也不在他的版面发文了。今年湘潭市举行“大美湘潭”征文赛,我以那篇文稿的原文去参赛,前天湘潭市文联告诉我,这篇文章获奖了,我又一次为韶山文学文艺争了光,谢自强,这篇在你眼里入不了流的文稿,却能被湘潭市征文赛的评委认可并获奖,这说明了什么呢?只能说你的妒嫉心太强了!你在我面前总是那么傲慢却又没那个本钱。你不要再卖弄你的“财源似水”了,这真是一个大笑话,水源可以解读为源源不断,但单一个水字当然就不是那么回事,说一个人太“水”是贬义,说一个货太“水”那肯定是指假货,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这不是表水的“去”性又是什么呢,还有农村有句俗话,叫做“望哒银子变水”,谢自强呀,你祝人家财源似水,别人能高兴吗?这对联你该挂到自已家门口才对的。
2017-12-16 20:44:16
这是第1 - 3条评论,共有3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