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感谢”慈利县一鸣中学政教主任张勇军唆使家属堵路有功
·娄底市颜文侵家霸产行为事实俱在
·请关注省人大代表颜文侵家霸产的“侵权集团”
·拆迁11年,沅陵县72岁残疾老人再次申请拆迁补偿和临时住所
城步县南岭煤矸石矿开采权问题,请解决
生命垂危的老人 发表于 2017-11-06 10:26:01『标签:投诉举报 邵阳->城步县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1)

  一个普通共产党员的血泪申述

  我叫于成明,现年53岁,中共党员,县第十六届人大代表,2008年3月至2015年 9月先后担任西岩镇一居委会主任、支部书记。

    2010年,西岩镇政府为发挥本镇资源优势,发展镇域经济,经镇党委讨论并召集县镇人大代表研究,决定将本镇南岭村煤矸石矿点进行开采作为镇企业西岩机制砖厂的原料供应地。

    经县人民政府及常务委员会审查批准,西岩镇政府承诺由镇企业办主任伍克洋及相关单位牵头办理一切相关合法手续。我为镇企业西岩机制砖厂的负责人,积极响应镇政府号召,进行各项手续办理与投资事宜。与南岭村委、相关农户签订了一系列协议,交清了土地租赁费和青苗补偿费,修通了道路,揭开了土皮,并按国土、林业、环保、安监等部门的要求做好了相应的工作,耗资近500万元。此外,由西岩镇政府党委书记肖宗温主导并定价,由企业办主任伍克洋亲自带领下远赴深圳给一个刑释人员肖怀旺送去八万元的维稳畅通费等(政府官员差旅费5000元)就可以正式开工。在半年多的努力下前期开采工作准备就绪后,城步国土局就以报呈邵阳国土未果为由搁浅长达3年之久。等待是漫长的煎熬,我的身体慢慢变差,人也慢慢变老,2013年3月以前杳无音信。

    2013年4月接到国土资源局和西岩镇企业办的电话,手续正在办理中,市局的领导及相关专家要到矿山审查及矿场储存量、计量,但是需要大额费用,我带着重病,从外面借钱,在国土局矿管股和西岩镇相关干部亲自陪同领导专家一个星期考查,鞍前马后共花费了十几万元。我想,事情终于尘埃落定了,总算辛勤的付出没有白费,可以偿还他人的债务了!(2014年2月镇长杨亚武签字同意于成明办理好手续可以开采)可没高兴几天,就听到该矿山已经由国土局转让给一湘潭人了,我听到此消息后如晴天霹雳,这世界还有没有天理了?一个普通老百姓出于对党和政府的信任,耗尽半生心血为推进当地经济发展,进行矿山开采前期投资,转身这个矿山就许可给了其他人,而500万前期投资款血本无归,此后的事情更是直转急下。

  城步县国土局未解决南岭煤矸石矿前期投资款的情况下,对“南岭砖瓦用页岩矿”采矿权进行网上挂牌出让,要求“由摘牌所得者自行处理一切前期投资款及矛盾纠纷包括道路、土地、青苗补偿等事”。我多次向镇县两级政府领导提交【未处理好前期投资者矛盾纠纷前停止挂牌出让】的书面报告,未果。在合同中明确约定中标者在对我的前期投资未补偿协调清楚前不得开采。

    2016年12月21日湖南佑德矿业公司无视政府指示及合约条款约定纠集刑释人员20多人(西岩派出所执法仪佐证)强行对南岭村煤矸石矿点进行开采。我维权无望,眼看着半生心血付诸东流,又因前期投资被一大堆债权人催债,生活无望。迫于无奈,只好陪同债权人到现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维权过程中发生肢体冲突,致张某某轻微伤。(2016年12月22日我父亲到西岩派出所投案自首,承担伤者的一切医疗费用)2017年2月14日我被城步县公安局以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和聚众斗殴罪拘捕,2017年7月6日移交城步县法院起诉,时至今日我仍羁押在城步看守所。

  如今我已年近六十,身陷囫囵。我为了盘活镇企业(西岩砖厂),推动当地经济发展。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曾经的党支部书记)一直以来都以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坚决拥护党的决策。事发前天下午我父亲一再向政府求助,镇法人代表杨亚武了解详细过程,而且当着多位领导的面明确表态没协调好不准开工。而且杨镇长向县主管领导王新副县长、政法委、公安局等领导汇报,但都石沉大海,没有回应。面对巨额损失,一生心血付诸东流,我父亲悲痛欲绝,不得不自我维权。我父亲本身患有鼻咽癌晚期,现如今在看守所病情加重,如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恐生命堪忧!

  我被控诉“非法占用农业用地罪”和“聚众斗殴罪”,下面就说说这两个罪名涉及的案件事实。

  (一)非法占用农用地罪

  1.2009年6月1日我与西岩镇政府签订西岩镇机砖厂承包合同。(政府签章)

  2.2010年3月6日我与南岭村村委会签订肖古岭、冒子涵荒山、荒地租用协议。(签章)

  3.2010年3月16日南岭村村委会出具证明西岩砖厂(于成明合法企业)承租的肖古岭、冒子涵荒山、荒地情况属实合法、公平公正,所属权无争议。(政府签章)

  4.2010年3月18日南岭村及西岩镇政府联名向县林业局递交请求修建肖古岭、冒子涵荒山、荒地机耕道、林道的报告。(政府签章)

  5.2010年4月13日3:33分镇礼堂由镇党委书记组织的会议,关于南岭村煤矸石矿进行讨论,为了发展地方经济,把南岭村打造成城步第一村,在会人员一致通过同意开采,由镇企业办牵头办理相关合法手续,并催促相关职能部门尽快办理。

  6.2010年4月14日在政府的组织下与南岭村签订肖古岭、冒子涵荒山、荒地租用补充协议协议,原协议有效。(政府签章)

  7.2010年4月16日西岩政府向县国土资源局提交申报办理南岭村煤矸石矿相关手续的报告。西政呈【2010】3号文件(政府签章)

  8.缴纳环保费用叁万元。

  9.2010年县环保局审批意见:项目试开采三个月办理 竣工验收报告,验收合格后可正式生产(政府签章)。

  10.2010年5月25城步国土资源局出具城步县采矿权招拍出让项目审批表及审批意见:一致同意开采并同意向市国土局申报。

  11.2011年11月14交办证保证金十万元(也称服务费)。

  12.2011年11月25日交2012年赞助费一万元。

  13.2011年11月30日由政府人员伍克洋(原党委书记肖宗温索要差旅费5000元)陪同下到广州交维稳畅通费八万元。

  14.2012年1月27我缴纳保证畅通稳定费一万元。

  ……

  我响应政府的号召,投资南岭村煤矸石矿点的开采,县镇两级政府均有明确指示。且我依据与南岭村村民、村委签订的《荒山租赁合同》修建的道路,主观上并没有非法占用和破坏农业用地的故意,客观上也并未实施破坏农用地的行为,而且村委、政府官员、镇县两级人大代表、出让人等主体也参与其中,期间我缴纳环保费、保证金、交通维稳畅通费等各种费用不等,政府及相关人员也出具明确收条,这些手续都是按规按章,现在说我父亲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实是冤屈。

  (二)聚众斗殴罪

  聚众斗殴罪,是指为了报复他人、争霸一方或者其他不正当目的,纠集众人成帮结伙地互相进行殴斗,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

  1.此次打架事件起因是我为维护自己合法权益不受他人侵害,在多次向政府请求报告后没有任何处理结果的无奈情况下,而自行对自己的合法权益进行维护,目的正当,事出有因。

  2.根据县镇两级政府的明确指示,中标者没处理好前期开发者的经济矛盾前不能开工,且招标文件中明文规定“由摘牌所得者自行处理一切前期投资款及矛盾纠纷包括道路、土地、青苗补偿等事”。2016年12月21日湖南佑德矿业无视政府指示纠集刑释人员强行开工,导致此事件发生。

  3.2013年至2016年期间,我多次向县镇两级政府提交请求维护公民合法权益的报告但一直未果。2016年12月20日、21日我父亲向镇政府、镇长及县委领导主管副县长、政法委书记、副书记等相关领导反映并提交请求制止此次事件和妥善处理报告,一直未得到任何回应。

  4.该事件并不是流氓争夺社会地位,事发地点发生在荒山脚下的机耕道上,也没有互殴,只有轻微伤,我于2016年12月22日向西岩派出所投案自首且愿意赔偿被伤者张某某的一切医疗费用。

  5.我及我家人是去劝阻对方(武装部长曾毅为证),其他人(从未有交集)也只是壮胆(佑德公司纠集的是20几名刑释人员:西岩派出所执法记录仪为凭)事发当时我及家人极力阻止,及时有效地控制事件的扩大,不存在聚众斗殴一说!

  6.我一直是守法公民,这次事件是在合法利益受到他人侵犯才不得已而为之,我在2008-2016.12.21期间从未违法,不具有社会危险性和人身危险性。

  我只是一名普通党员,因响应政府的号召“发展西岩经济,推动西岩经济发展”,在张榜半个月无人问津的情况下,我作为一名党员,曾经的人大代表,挺身而出,勇敢地揭下红榜,探索盘活本地经济之路。确未料中途如此波折,我一介小老百姓,如何能承担起责任?政府让我去投资开采,又转手给了他人,给了他人之后未能及时解决前期投资款纠纷,致此事件发生。

  当今和谐社会中,家日益富强,人民日益富裕。也正是这样一个好时代,我才能从一个白手起家的农民企业家去承担推动当地经济发展的重任。可没料想这个事情竟然至此,我如何能承担整个事件的责任?我痛不欲生,半生心血前功尽弃,如今更是身陷囹圄,我本身又患有鼻咽癌晚期,多年来靠药物维持生命,现如今在看守所病情加重。我是全家的顶梁柱,全家老弱病残在家也备受煎熬,妻子一夜苍老,家中还有四个嗷嗷待哺的婴儿。我们全家都盼望着我可以健康、平安。我们相信这个时代,也相信党和人民政府不会把我们这个奉公守法的群体抛弃,更不会无视我们这些弱势群体困难群众。恳请上级政府领导主持公道,给我们全家一个生活的希望!

  一个普通共产党员的泣求!

  此致

  敬礼

  申诉人:于成明

  2017年11月6日

城步国土局:城步县国土局关于“南岭煤矸石矿开采权问题”一贴的回函第1楼

城步县国土局关于“南岭煤矸石矿开采权问题”一贴的回函

  湖南红网:

  关于反映“南岭煤矸石矿开采权问题,请解决”的函件已收悉。我局高度重视,现将调查情况复函如下:

  关于南岭煤矸石矿开采权申请被拖延长达三年的问题

  根据网友的描述,我局对2010年南岭煤矸石矿开采权的申请以报呈邵阳市国土局未果为由搁浅长达三年。经查证,我局于2012年开始编制《城步苗族自治县矿业权设置方案》,由于西岩镇南岭村砖瓦用页岩矿符合该方案的设置条件,矿业权设置方案将该矿定为我县新增矿权,方案于2013年10月9日经县人民政府批复同意,2013年11月7日邵阳市国土资源局作了批复同意。因此西岩镇南岭村砖瓦用页岩矿在2013年11月7日才批复完善。

  二、关于南岭煤矸石矿开采权未采取协议出让而选择网上挂牌方式转让的问题

  根据网友的描述,南岭煤矸石矿在未对于成明对该矿的前期投入做清算了解,也未与于成明协议出让采矿权,而是将采矿权采取网上挂牌的方式转让给第三人。经查证:1、于成明在未获得采矿权的前提下对该矿区的投入,属于非法开采时的投入,不予保护。于成明投资的相关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于2017年9月16日已经双方自愿签订“补偿协议”进行补偿;2、根据国土资源部《关于严格控制和规范矿业权协议出让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土资发【2012】80号)规定,该矿权不属于准许经协议方式出让的五种情形之一,不得采取协议方式出让。3、根据《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第四条的规定,矿业权的出让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地质矿产主管部门根据《矿产资源勘查区块登记管理办法》、《矿产资源开采登记管理办法》及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制定的管理办法规定的权限,采取批准申请、招标、拍卖等方式进行。因此,我局将该矿依法采取网上挂牌的方式公开出让给竞得人刘智慧。于成明在公告期间没有依法报名参加该采矿权竞买,没有取得该矿的采矿权。

  城步苗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

  2017年11月14日

2017-11-29 11:24:04
这是第1 - 1条评论,共有1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