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湖南华天国旅再次骗取“百强”未果,多年的谎言终于被戳穿
·父亲在常宁市高新驾校工亡事件发生,驾校迟迟不进行处理
·泸溪第一职业中学是湖南最好的中学?
·汉寿县政府剥夺我们汉寿县太子庙粮油贸易公司的权利
麻阳县太平溪村干部非法强损集体水库,入民宅殴打人
文明群众 发表于 2017-11-05 17:42:04『标签:投诉举报 怀化->麻阳县 土地房产
↓分站回复(2)

  全体村民请愿书

  尊敬的上级领导:

  我们是麻阳苗族自治县吕家坪镇太平溪村全体村民。村民代表:

  信访请求:

  一,依法确认三眼桥铜山溪水库及水库四周原属于太平溪村九队的集体土地的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归太平溪村集体村民所有。

  二,依法确认原吕家坪乡镇书记满中华、企业办主任郑皓,在我村集体村民及村民组织,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与郑祖群、舒易礼、黄民兴、欧安海、九曲湾三四组组长邓苍田等人私自签订、承包、出租、抵债等侵占我村土地的违法、违规协议无效。

  三,依法纠正、追缴、退还本属我村集体村民所有的水库及土地的使用权。恢复我村集体权益。

  四,依法恢复原油茶山,山林、土地、水库的原有功能。

  五,依法追缴,退还本属我村集体村民的经济利益,并加倍赔偿经济损失。

  六,依法追究、满中华、郑皓(郑好贵)、卖买、出租、转让、抵押、侵害本归我村集体村民所有的山林、土地及水库的所有权益的违纪、违法、违规行为。并承担责任。

  七,依法追究、郑皓、郑贵寸等盗伐森林近百亩的法律责任。

  八,依法追究郑祖建、盗伐、滥伐、少批多伐、及长期非法收购盗伐、滥伐树木,

  八,依法追究郑皓,非法采矿、探矿、肆意捣毁良田,森林的法律责任。

  九,依法追究林业站站长彭艳琳工作不作为、乱作为的渎职罪。

  十,依法追查、多年来利用我村铜山溪水库及周边山林土地骗取国家财政、水利及设施维护、及开发等各种款项。

  法律依据:

  一,三眼桥铜山溪水库及周边山坡、马尾松林、油茶山、土地,包括欧安海、郑祖群、黄民兴、所承包、占用、及郑皓违法抵债给九曲湾三四组邓苍田等人的田地,从古至今属太平溪村集体村民所有。其中大部分油茶山、马尾松林及土地,在分田到户时己分给各生产队的村民。

  二,依据60年代《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三权四固定、农民集体所有土地农民集体拥有所有权、使用权、经营权,四固定:劳动力、土地、耕畜、农具、固定到生产队,并长期不变。

  三, 土地法,明确指出,我国土地所有权主体只有两个,即国家和农民集体。对于二者分别享有的土地所有权。《土地管理法》《土地管理实施条例》《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做出了详细规定。

  四,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一章,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土地的社会主义公用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占、买卖或者以其它形式或非法转让土地。

  事实理由:

  三眼桥铜山溪水库及周边山坡、土地、水田、自古以来属太平溪村所有,土改以来至人民公社1962年、三权四固定属太平溪村九队所有,1974年为了旱涝保收,在人民公社书记陆跃和的指导下修建三眼桥铜山溪水库,1976年原九队村民迁入太平溪村其他生产队,修建水库时需要占用别的县、公社、村集体的水田,全部已由太平溪村二队、三队、四队、五队、八队用优于或平等级的水田平调补换。(比如:我村九斗丘湾几十亩良田补给九曲村,铜矿占用修拦沙坝给补偿费300万左右),共补出良田近百亩,加上九队原有良田共计淹没我村良田三百亩左右的巨大代价,如今旱情严重却救不了一分田。

  历年以来三眼桥铜山溪水库以库养库,为保障我村农业丰产丰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自从被原乡镇书记满中华、乡镇企业办主任郑皓利用手中权力欺上瞒下非法承包出去后,水库设施遭到了严重破坏,库区水面被截成了好几截,失去了小一型水库原用功能,变成了几个小山塘,而且洞口倒塌、水渠残缺,明渠堵塞,惨不忍睹。

  2000年左右原乡镇企业办主任郑皓在书记满中华的支持下在我村集体村民及村民组织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将九队原住房地的周边山地违法出租给了铜矿职工欧安海。        

  2002年左右麻阳县财政局长黄民品与其哥教师黄民兴,及黄民兴妻弟郑祖群、郑祖建、妻妹夫舒易礼、等几郎舅名义与郑祖群堂哥吕家坪镇企业办主任郑皓,联合卖通镇书记满中华,林业站站长米仁贵等人勾结(满中华、米仁贵已被刑拘)组成了一张县、镇、村三级一体的牢固关系网。在我村集体村民及村民组织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将我村三眼桥铜山溪水库及水库周边的原经济林,油茶林,马尾松林,山地以出租的名义非法强占,在没任何赔偿补贴和合法砍伐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毁我村经济林、(当时与我村村民打架了的),其中百分之八十是油茶林,(当时年榨茶油几千斤)其余是马尾松林,他们利用手中权力走过场的用六万元分二阶段付清,就直接造成我村集体经济损失百万元以上。(当年卖木材、茶树烧成木炭就卖得近百万元),并在我村村民还在承包使用三眼桥水库的情况下,违法强行收取我村村民承包权,使用权。多年来利用种植柑橘搞项目开发等名目,利用手中权力及职务之便套取国家资金上千万元。(以清查核实为准)

  2003年左右郑祖群等人退出,由县财政局长黄民品哥嫂黄民兴两夫妻实际在现场管理经营,近几年聘请妻妹郑贵寸夫妻现场管理,正是因为知道了内幕尝到了甜头,2017再次毁林挖地上百亩。

  2004年左右乡镇企业办主任郑皓为了偿还借九曲湾村,三四组的组长邓苍田的几万元人民币。强行将本属太平溪村集体土地水库淹没田、位于庙塘垅的几十亩良田,抵债给邓苍田。作为乡镇企业办公室主任的郑皓的这种毫无底线,欺上压下。把我村集体村民当做冤大头的违法违规行为,严重的侵害了太平溪村村民的集体权益。

  当年我村村民种裁的水稻被邓苍田等人毁坏后,在他们翻犁我村水田时,我村村民为了制止他的侵权行为,维护我村村民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就赶走了他的耕牛,后来在乡镇干部威逼恐吓的淫威之下,他们牵走了耕牛。真不知作为乡镇干部的郑皓,他的这种偷梁换柱,张冠李戴的行为,有没有把神圣的法律放在的眼里。

  2016年郑皓又私自在我村各处探矿、采矿,肆意挖毁森林,良田。

  2017年企业办主任郑好贵,林业站站长彭艳琳,郑祖群妹子郑贵寸相互勾结再次在不经我村任何人同意或者知情的情况下,破毁我村三队村民集体森林及村集体退耕还林的林地上百亩。

  多年来郑氏兄弟姐妹在我村盗伐,滥伐,少批多伐,即养富了郑祖建的锯木场,又侵占了土地,还猎取了国家资金,真是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只是不知是谁促长了他们把县政府部门变成了提款机,镇政府变成了大本营,太平溪村变成了他家后花园是砍是挖随心所欲。

  他们这样嚣张跋扈,目无法纪的行为,到底是谁赋予了他们这样的胆量与权利?

  综上各条法律法规可以看出,乡镇有关人员长期以来严重违规违法,肆妩忌惮的侵害占用我村集体村民的合法权益,藐视法律、藐视人民、知法犯法,严重破坏了党和政府在人民心中的伟大形象,千里长堤毁与蚁,为了肃正法律的神圣与尊严,端正司法公平正义,打击违法乱纪,惩处贪污腐败。遏制任意猎取国家、赋予人民的权力与权益的行为,特此,恳请上级领导主持公道,伸张正义。

  致此

  敬礼!

  上访人:太平溪村全体村民叩拜

  因为此事纠结几十人深夜冲击侵入民宅,殴打无辜残疾人,殴打人的事至今也还没有得到解决!

  关于黑势力深夜砸房,警察在场残疾人无辜被群殴

  满小红,女,现年46岁,苗族,1971年12月15日出生,是一名股骨头坏死的残疾人。家庭住址:湖南省麻阳苗族自治县吕家坪镇太平溪村八组。

  事情经过:

  事发时间7月28日晚上九点钟左右,当时,满小红因白天去搞低保的事太累已经休息了。郑贵寸和欧家明在满小红家门口骂骂咧咧,并打电话叫人来。后来路边停了许多摩托车,还有几辆车,她的娘家人与部分社会上的人去了满小红家。大概有三十多人。当时吕家坪派出所曾所带着一名警察出警到了现场,当时还有本村村长在场。最后,不顾警察、村长在场进行辱骂,砸房子等行为。十点钟之后他们又当着警察、村长的面殴打满小红。殴打满小红之后他们并没有对满小红进行及时的送医治疗。当时其中一名警察说:“人太多了,管不到。”并说:“这件事第二天处理。”第二天去派出所,吕家坪派出所的警察说事情太大了,他们管不了。说交到政府了,移交乡政府。去了乡政府,没有人处理,也没有给满小红录口供,了解情况。就说要满小红先去医院治疗,治疗好了之后再说,到时候,该赔医疗费就赔医药费。7月30号,大概下午4点钟满小红之女和她姨去吕家坪派出所报案。请求立案,并申请对满小红进行伤情鉴定。当时,派出所值班警察说鉴定派出所做不了,公安局可以做伤情鉴定。7月31号早上八点钟左右,满小红之女和她姨一起带满小红去麻阳公安局申请伤情鉴定。但遇到了昨天在吕家坪派出所的领导,他说:“你们跑到这里干嘛,跑过来也没有用,还是我们管。”指责我们,不让我们到麻阳公安局。之后遇见一个中年女人,应该是公安局的。她没有穿警服,并把我们带到麻阳公安局外面大门旁的信访室。聊了一段时间,她姨说要做一个伤情鉴定,过来申请。这个中年女人当时就说对,这个是应该做的。了解我们的情况之后,她就给吕家坪派出所警察打电话,打完电话之后就不可以做伤情鉴定,让我们一直待在信访室,之后就不让我们进警局!并和我们说:“今天警察会到医院去了解情况,你们跑到这里来,警察找不到你们怎么办?”我们也怕警察来找不到我们,差不多12点多,我们就赶到医院并一直待在医院等待警察下午来了解情况。我们一到病房,我便问邻床上的一位母亲。她说上午没有任何人来过。而我们也一直没有等到警察来了解情况。8月1号早上8点半左右,吕家坪司法所张所给满小红打电话询问在哪里,在干嘛。电话里并未提及如何处理满小红的情况。8月2号早上7点多,满小红之女就到麻阳公安局了,希望满小红被殴打的事件能得到处理。麻阳公安局办公楼每一层她都去看、去找领导。在四楼有一个侦查中心(刑事科学技术室)其中B411室为人体伤情检验室。在四楼办公室里面的工作人员告诉她:“他们这里是可以做伤情鉴定,但是前提通过事发的派出所或者其他单位,他们不接受个人到他们那里做鉴定,他们这里是单位对单位的。”到过很多办公室,找了许多警察,满小红被殴打的事件依旧没有得到处理。之后,她去了麻阳人民政府打算去那里找领导处理、反应情况。在五楼副县长办公室门口看到一位开门的领导,直接让她到司法局去,并说那里可以解决你的事情。去了司法局局长的办公室和局长反应情况,详谈之后说“将你妈妈的事整理一份资料,第二天交过来,现在赶紧回去准备材料。”并为她说明格式。之后她便回医院照顾满小红。8月3号上午,她再一次去了麻阳人民政府去找领导,去了许多部门,有的领导开会不在办公室,有的领导下乡不在办公室。也和在岗的领导谈了满小红被殴打的事件,也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即使是上交了材料,但是却没有给任何凭证(即:受理告知书)。

  一个中年残疾又离异的妇女生活上本就困难,经济上更是只出不进,如今,相关部门的处理方式就是让其自行将病治好了再说,之后去谈医疗费的事。这对于受害者而言无疑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原本就因为残疾无法劳作、经济困难申请低保。如今低保问题还没有得到处理,又还要自己先付医疗费。受害人的经济负担不起医院的费用,那医院是否还会继续治疗受害者呢?在这种情况下是否应该好好考虑满小红被殴打事件的处理方式。

  一直在各处奔走希望事情可以得到处理,但是迄今为止都还没有按法律程序走,至今还没有得到答复解决。

  满小红在家休息时被上门殴打,这种行为严重的伤害了党与政府的形象。特此,恳请上级领导主持公道,伸张正义



麻阳县网宣办:已转发
网友:

  您好!帖文中反映的问题已转交至吕家坪乡人民政府

  进行调查处理。敬请留意近期回复,感谢您的留言。

2018-01-03 11:50:33
麻阳县网宣办:单位回复

  关于吕家坪镇太平溪村满小红信访问题的回复

县信访局:

  接县信访局信访事项转送单(麻访转字[2017]91号),关于我镇太平溪村村民满小红反映被殴打要求予以调处的问题。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并成立专门的调查小组,现将调查结果汇报如下:

  一、 基本情况

  满小红,女,生于1971年12月15日,苗族,吕家坪镇太平溪村八组村民,身份证号码433025197112151228,手机号码18944939239。因反映被殴打要求予以调处的原因,导致上县信访。

  二、反映的问题

  1、关于满小红所涉及纠纷处理的程序问题

  满小红所涉及的纠纷一发生,吕家坪派出所、司法所就即时介入。满小红在2017年10月19日提供相关的医院治疗证明和费用票据。吕家坪派出所、司法所和太平溪村民委员会于2017年11月2日克服困难组织双方进行了调解,因分歧巨大,调解失败。建议双方通过诉讼程序解决争议。具体情况如下。

  2017年7月29日欧安东背负满小红至吕家坪政府要求处理满小红被打一事。吕家坪司法所接待受理后,立即对欧安东、郑贵寸做了询问笔录各1份。鉴于满小红被背到吕家坪镇政府后先是躺在地上,后移至办公室躺倒在长凳上,告知其先就医治疗,等待其治疗好后做询问笔录

  8月4日,吕家坪司法所与太平溪村支部书记欧九平对满小红房屋损坏情况进行了实地检查,拍摄照片14张;8月4日因欧安定拒绝做证,欧家明中风偏瘫病情较重无法做询问笔录。

  8月7日函接吕家坪派出所,出具《关于2017年7月28日晚9时左右欧安东报警出警情况说明》1份;8月7日收欧安东交《关于黑势力深夜砸房,警察在场残疾人无辜被殴打的申诉》和上访书打印件各1份。

  吕家坪司法所8月1日,8月2日,8月4日电话联系满小红,8月9日、8月21日当面告知欧湘蓉(满小红之女),8月15日电询欧湘蓉,待其出院后,提供出院诊断书和相关发票,安排时间进行调解。满小红方都说正在治疗,没有出院。

  8月21日,面询欧湘蓉,告知满小红未出院。

  9月30日,陪同县领导接访满小红,并制作满小红询问笔录一份。

  10月10日,吕家坪派出所提供由县公安局2017年10月9日出具的鉴定意见书(麻公(吕)行鉴通字[2017]第0192号),鉴定结论为轻微伤。

  10月11日,电话联系欧安东、欧湘蓉、满小红,均无人接听。

  10月12日,欧安东找到司法所,提出对方应对满小红的股骨头坏死承担责任。吕家坪司法所告知,需提供正式发票、疾病诊断书、用药清单。

  10月19日,欧安东提供满小红鉴定意见书(锦洲司法鉴定所2017年8月4日出具)一份,鉴定结论为轻微伤。提供麻阳苗族自治县人民医院、湖南医药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入院记录、出院记录、费用清单及部分门诊费用等资料复印件共计9页。费用合计11876.89元。

  同日,吕家坪司法所告知欧安东。待其确定日期后,告知司法所,以便联系郑贵寸方确定调解日期。但满小红方一直没有告知。

  2017年11月2日,吕家坪派出所、司法所及太平溪村支部书记欧久平,村主任张强,妇女主任彭好寸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

  满小红方提出应当赔偿其医疗费用11876.89元,并加算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郑贵寸方提出自己也受伤,要求满小红赔偿费用若干。双方均不让步。因双方分歧巨大,调解失败。告知双方通过诉讼解决争议。

  2、关于满小红所涉及纠纷处理的实体问题

  满小红所涉及的纠纷是一起简单的民事纠纷。从事情的起因来看,涉及吕家坪镇企业办管理的铜山溪水库及三眼桥园艺场的所有权归属,承包权的行使。从事情的结果来看,无论是麻阳县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还是满小红本人提供的鉴定意见书,满小红的伤都是轻微伤。具体情况如下。

  (1)当事人基本情况

  满小红,女,生于1971年12月15日,苗族,吕家坪镇太平溪村八组村民,身份证号码433025197112151228,手机号码18944939239。

  欧安东,男,生于1971年12月1日,苗族,小学文化,吕家坪镇太平溪村八组村民,身份证号433025197112011217,手机号码13374539584。

  欧安东与满小红原系夫妻,2016年8月离婚。但满小红的纠纷一直是欧安东在处理。

  郑贵寸,女,生于1970年3月23日,苗族,吕家坪镇太平溪村八组村民,手机号码13787406378。

  欧家明,男,吕家坪镇太平溪村八组村民,现中风偏瘫。

  欧家明与郑贵寸是夫妻关系

  (2)纠纷基本情况

  2017年7月28日晚9时许,郑贵寸与欧安东因铜仙溪水库及三眼桥园艺场所有权、使用权、承包权等问题(另案处理)在本组村民欧安定家中发生言语及肢体冲突,但双方均没有受伤。

  随后,欧家明及郑贵寸姐妹亲属数人,称欧安东身为男人欺负女人,到满小红家找欧安东评理。因欧安东报警并回避,仅找到满小红。在此过程中,欧家明因未找到欧安东而发泄情绪,将满小红家的仿铜门砸出数处痕迹。

  吕家坪派出所干警曾令华和辅警郑易水到达现场时,满小红与郑贵寸俩人在相互骂脏话,警察进行劝解并暂时稳定了现场双方。欧家明气晕在满小红家门口,警察将欧家明扶起并劝走。郑贵寸娘家姐妹亲戚多人称欧安东欺负女人,要找欧安东。由于现场人多、情绪激烈、且双方均不听劝阻加之满小红不服从安排、不肯开灯,现场黑灯瞎火,导致情况失控。警察约束住了男人们,女人们发生了轻微的肢体冲突,致满小红手臂有少量划伤血迹,脸部分淤青。

  10月10日,吕家坪派出所提供由县公安局2017年10月9日出具的鉴定意见书(麻公(吕)行鉴通字[2017]第0192号),鉴定结论为轻微伤。

  10月19日,欧安东提供满小红鉴定意见书(锦洲司法鉴定所2017年8月4日出具)一份,鉴定结论为轻微伤。提供麻阳苗族自治县人民医院、湖南医药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入院记录、出院记录、费用清单及部分门诊费用等资料复印件共计9页。费用合计11876.89元。

  三、处理意见

  满小红于2017年7月29日反映被殴打致伤一事,2017年11月2日经吕家坪派出所、司法所和太平溪村委会调解,因双方分歧巨大,调解失败。建议双方通过诉讼解决争议。

 吕家坪镇人民政府

  2017年12月24日

2018-01-05 11:4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