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请省纪委督促省高检执行最高检批示,处理好对我的冤假裁定
·新化县辉映江岸小区在业主入住后还多次修改规划
·常德临澧县公路管理局敲诈我180万
·临澧县一审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案子,二审竟然维持了原判
宁远县排山坳村村官拿用公款违法乱纪不作为乱作为
代笔 发表于 2017-10-29 15:22:17『标签:投诉举报 永州->宁远县 组织人事
  ↓相关评论(5)
  反应棉花坪瑶族排山坳村村支两委,冯均才、盘运付、彭青古的一些问题,强烈要求予以调查

  尊敬的各位领导:

  我们全自然村(虾公园)是排山坳村4、5小组村民,在向棉花坪瑶族乡党委政府申诉汇报后仍然放任自流,还是同流合污的情况下。我们全虾公园自然村男女老少、亲朋好友 都一致同意全体到县政府来向您们报告我们村的一些问题:

  一、危房改造方面

  1、2010年危房改造问题,是在国家扶贫优抚下的一个民生大问题,但我村危房改造户,原来国家财政下发到村民的户主,银行卡里有一万元,可他们村干部原本是没有办法雁过拔毛的,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村民要交一千元才发银行卡,后面还要交400元乡镇府的茶饭钱,不知道棉花坪瑶族乡党委政府领导是否知情泥?

  2、2011年每户危房改造只拿到柒仟元,有的甚至只有3000-4000元。例如冯元古2015年危房改造本来有15000元,结果他只有5000元到手。冯文胜危房改造,还要给村里主要领导冯均才500元,彭青古200元红包钱。四坝冯军清危房改造补贴款要先交红包钱1000元才给卡。危房改造雁过拔毛情形严重,村支两委领导扣卡普遍存在。

  二、村道硬化强摊强派

  1、2010年国家重点扶贫修我们排山坳村村道,以冯均才为首的村支两委,强摊强派。当时的危房改造每户出工20个来修护村道的排水沟,如果不出工就出钱,结果派出了8600元,而做工的又没有一分钱,他冯均才书记得到扶贫款,还不准村民对来检查扶贫落实情况的领导反应,更不允许靠近。

  2、2015-2016年我们自然村的村道硬化,每户每人强派500元,达15万元左右,我们村是地道的贫困村,我们居住在全县最高的地理位置,村民生活十分困难,基本无田无地种,大部分村民没有读什么书,每一分钱都靠在外帮人做零工,扎钢筋的劳动所得,上有老下有小,还要被强派工程款,又说是镇府扶贫修路,天理何在?难道我们乡里的领导和驻村干部都不知道吗?不是中央有明文文件不允许强摊强派。

  三、以村集体名义侵占和损害村民利益

  1、以村民的名义办村茶叶厂和原乡政府的一个乡干部中饱私囊,骗取国家扶贫款。据说每年的产业扶贫二十余万元和设备扶贫款村民未得到一分茶叶厂的分红利益,而且对来卖茶叶加工原料的村民价格苛刻,作为村集体企业并没有为村民增加实际利益,集体经济产量资金去向不明。还有15年国家拨款20万元办茶厂,结果呢,茶厂在哪?

  2、上次我村到林业局上访的情况核实,也是冯均才虚拟四个村民的名义套取了我们自然村的所有林业补贴,这样的行为又是什么行为?难道我们乡党委领导下的驻村干部毫不知情吗?

  3、今年我村集体的山林又被他们以集体的名义发包给某承包人用于经济生产种植,我们村民只知道结果,并没有参与,其行为可视为无法律效力,但我们本着发展村集体经济权,并没有抗拒,但由于集体山地承包人要修路通过我们自然村村民仅有的土地不仅不对村民的自留地作出经济补偿,而且更不通知当事村民收拾自己种的农作物,冯均才扬言:自己是书记,自己说了算,自己有的是上级的关系和庇护,这又是什么行为?难道可以说他冯均才真的是《以人民名义》里面的祁良伟吗?是不是有高育良在后面呢?值得我们全村村民思考的问题。

  四、为什么我们全自然村村民要上县镇府申述我们的权益呢?

  1、因为我们多次向乡政府反应冯均才的情况,但乡政府都未回应,反而踢球,就是村里林业款事件多次反映无效,才到县里林业部门反应,结果确实村里以私人民义冒领了。

  2、我们这些村民大部分和冯均才还是亲属关系,我们为什么要指证他呢?就是因为他丧失了为村民服务的基本宗旨,违背了共产党员的信仰,为什么乡镇府还不能严肃的指教纠正他呢。为什么?为什么?

  3、为什么我们前几天全自然村(排山坳村4、5组)到县政府反应情况,接待的仍然是乡镇府的,为什么说还要等40天才能有结果?但结果又是什么?我们这些村民都是因为村里贫穷而外出打工的农民工,如果不是事实,我们又干嘛回来向人民政府反应这个情况呢?为什么政府拖着不处理?难道把责任推到成为遗留问题吗?还有种植茶叶,村干部告知村民每种植一亩,就有800元补助,结果种植户未见分文,请问这些钱都到哪去了?村领导说话言而无信,请问,村民还能信谁、靠谁?
mhpyzx:关于“宁远县排山坳村村官拿用公款违法乱纪不作为乱作为”一贴的回复第1楼

  感谢网友对棉花坪瑶族乡和排山坳村的关注和支持。县纪委和棉花坪瑶族乡纪委已组建专案组对上述问题进行调查核实,调查结果不久将会公布。

中共棉花坪瑶族乡委员会

  2017年10月30日

2017-10-31 07:57:02

时刻网友1513640592761:宁远县排山坳村村官拿用公款违法乱纪不作为乱作为第2楼
这就是党给我们的答复了,等了几个月了一点音讯都没有,
2017-12-19 07:43:34

pengke787:宁远县排山坳村村官拿用公款违法乱纪不作为乱作为第3楼
请问 “中共棉花坪瑶族乡委员会” 事件进展调查怎样了,事件也快半年了应该有个结果了吧,什么时候公布结果。
2018-03-14 14:04:50

pengke787:希望能做到事项公开第4楼
请问事项资金用在何处,公开在哪里
2018-03-14 14:10:01

回复:回复第5楼

  关于《宁远县排山坳村村官拿用公款违法乱纪》一帖的情况回复

网友:

  你好!你所反映的问题已经收悉,我乡高度重视,现将调查核实情况回复如下:

  一、调查核实情况

  (一)反映人基本情况

  排山坳村4-5组(虾公园)村民。

  (二)被反映人的基本情况

  冯军才,男,瑶族,1968年1月8日出生,小学文化,1998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8年4月到2000年3月任排山坳村委会主任,2000年4月至2016年4月任排山坳村党支部书记,2016年4月至2018年3月任村委会主任,县第十七届人大代表。

  彭青古,男,1959年8月28日出生,瑶族,棉花坪瑶族乡排山坳村4组人。2010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4月至2011年3月任排山坳村村委会主任,2011年4月至2017年3月任排山坳村村党支部副书记。

  盘运付,男,1960年4月10日出生,瑶族,棉花坪瑶族乡排山坳村1组人。1996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8年4月至2018年2月任村会计,2018年3月至今任排山坳村党支部书记。

  (三)反映的主要问题及核实情况

  (一)危房改造方面

  1、2010年危房改造问题,是在国家扶贫优抚下的一个民生大问题,但我村危房改造户,原来国家财政下发到村民的户主,银行卡里有一万元,可他们村干部原本是没有办法雁过拔毛的,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村民要交一千元才发银行卡,后面还要交400元乡镇府的茶饭钱,不知道棉花坪瑶族乡党委政府领导是否知情呢?

  经调查核实:2010年,按照县委、县政府、县纪委进行国土清查的统一安排部署,乡党委、政府成立了国土清理小组对全乡范围内所有已建未批的房屋进行国土清理,排山坳村2010年危改户都属于国土清理范围,当时乡国土清理小组对排山坳村2010年危改户进行实地丈量,按照面积和标准由乡清查办收取耕地清理费,并开具了正式票据,钱款统一上交县财政(由于时间较为久远,经询问当时乡财政所工作人员,危改户每户都收取了1000元作为耕地清理费,票据已上交当时县清查办)。村“两委”和乡政府没有收取收取400元茶饭钱。

  2、2011年每户危房改造只拿到柒仟元,有的甚至只有3000-4000元。例如冯元古2015年危房改造本来有15000元,结果他只有5000元到手。冯文胜危房改造,还要给村里主要领导冯均才500元,彭青古200元红包钱。四坝冯军清危房改造补贴款要先交红包钱1000元才给卡。危房改造雁过拔毛情形严重,村支两委领导扣卡普遍存在。

  经调查核实:2011年排山坳村危改户8户,当时按照上级危改政策补助标准不等,低保户建房补助8000元,一般农户补助7000元,不存在有3000-4000元的补助标准。

  (1)2011年排山坳村危改户8户具体情况如下:

  1组村民,排山坳自然村低保危改户冯土元,补助标准8000元,实际发放8000元;

  2组村民,排山坳自然村低保危改户赵石生,补助标准8000元,发放8000元;

  2组村民,排山坳自然村危改户赵春保,一般贫困户,补助标准7000元,发放7000元;

  4组村民,虾公园自然村危改户赵均红,一般贫困户,补助标准7000元,发放7000元;

  4组村民,虾公园自然村危改户赵付发,一般贫困户,补助标准7000元,发放7000元;

  5组村民,虾公园自然村危改户冯保古,一般贫困户,补助标准7000元,发放7000元;

  5组村民,虾公园自然村危改户冯社生,一般贫困户,补助标准7000元,发放7000元;

  6组村民,毛坪自然村危改户赵三付,一般贫困户,补助标准7000元,发放7000元。

  (2)冯元古,是排山坳村5组村民,2016年低保危改户,按照当年的危改补助标准,冯元古得到危改奖补资金15000元,实际到手15000元。此问题反映不属实。

  (3)冯军清(冯均清),是排山坳村2010年危改户,也是当时国土清理的未批先建对象,该户交纳的1000元属于耕地清理费,而不是所谓的红包。此问题反映不属实。

  (4)冯文胜,男,排山坳村4组人,2012年一般危改户,按照2012年危改补助标准冯文胜得到危改奖补资金7000元,但因为冯文胜常年外出,其申请危改事项全部由其父亲冯顺古操作。经过调查核实,彭青古确实接受过冯顺古在其受伤时去看望他的红包200元,并用于了日常的生活开支。但冯军才对500元红包予以否认。此问题正在进一步调查核实当中。

  (二)村道硬化强摊强派

  1、2010年国家重点扶贫修我们排山坳村村道,以冯均才为首的村支两委,强摊强派。当时的危房改造每户出工20个来修护村道的排水沟,如果不出工就出钱,结果派出了8600元,而做工的又没有一分钱,他冯均才书记得到扶贫款,还不准村民对来检查扶贫落实情况的领导反应,更不允许靠近。

  经调查核实:2010年排山坳村因为村道经常滑坡、沟渠经常堵塞,经过当时在家党员的提议,由当年享受了危改政策的家庭每户派出3个义务工进行村道维护和沟渠清淤,没有收取任何费用。

  2、2015-2016年我们自然村的村道硬化,每户每人强派500元,达15万元左右,我们村是地道的贫困村,我们居住在全县最高的地理位置,村民生活十分困难,基本无田无地种,大部分村民没有读什么书,每一分钱都靠在外帮人做零工,扎钢筋的劳动所得,上有老下有小,还要被强派工程款,又说是镇府扶贫修路,天理何在?难道我们乡里的领导和驻村干部都不知道吗?不是中央有明文文件不允许强摊强派。

  经调查核实:2016年因为排山坳村虾公元自然村村民修路愿望强烈,在县公路局驻排山坳村扶贫工作队的努力下,向县交通局争取到了修建排山坳自然村至虾公元自然村1.7公里村道的奖补指标。因为修建工程难度大,工程按55.3411万元/公里进行预算,项目建设需要94.0799万元;但实际中标价格为69.56534万元,实际支付款项为69.56534万元,资金来源为:自筹资金15万元,乡政府配套“一事一议”项目资金6万元,扶贫修路资金20万元,县交通局奖补资金28.56534万元。

  (三)以村集体名义侵占和损害村民利益

  1、以村民的名义办村茶叶厂和原乡政府的一个乡干部中饱私囊,骗取国家扶贫款。据说每年的产业扶贫二十余万元和设备扶贫款村民未得到一分茶叶厂的分红利益,而且对来卖茶叶加工原料的村民价格苛刻,作为村集体企业并没有为村民增加实际利益,集体经济产量资金去向不明。还有15年国家拨款20万元办茶厂,结果呢,茶厂在哪?

  经调查核实:2016年3月,因为当时乡里唯一的茶厂舜峰茶厂不开门收购茶农的茶叶,致使整个棉花坪瑶族乡茶农的茶叶滞销,为了解决茶农的茶青收购问题,冯军才和原乡政府工作人员欧阳进勇(现自来水公司工作人员)、1组村民冯兴万、冯付成、6组盘运付、4组彭青古共同成立了宁远县嶷山云雾茶叶种植专业合作社,其6人为理事会成员,并推选冯军才为合作社理事长,合作社选址在棉花坪瑶族乡排山坳村。成立初期,合作社在购买了一批茶叶加工设备之后,资金周转出现困难。县扶贫办领导到村到社进行实地考察后,为解决合作社资金困难以及茶农茶叶滞销问题,提出只要合作社愿意收购村里茶农的茶青并每年给付2万元作为村集体经济收入,县扶贫办就把排山坳村扶贫项目资金20万元借给合作社做为运营资金用于收购茶青。经合作社讨论决定,冯军才和欧阳进勇到县扶贫办办理了借款手续(承诺了收购茶青并每年给付2万元作为村里集体经济收入,借款期限为3年),截止2018年4月19日,冯军才应付给村集体4万元,2017年4月已支付了1万元,资金打入村集体账户。

  2、上次我村到林业局上访的情况核实,也是冯均才虚拟四个村民的名义套取了我们自然村的所有林业补贴,这样的行为又是什么行为?难道我们乡党委领导下的驻村干部毫不知情吗?

  经调查核实:排山坳村原村主任彭青古克扣村民退耕还林款24270元、村民小组长彭光生克扣村民退耕还林款25290元、村民小组长赵知生克扣村民退耕还林款25290元、村民小组长赵金古克扣村民退耕还林款30908元,四人共克扣村民退耕还林款105758元。

  四人克扣款项的方式是利用其为村干部或村民小组长的身份,把虾公园自然村69.6亩退耕还林补偿款打入四人存折帐号。冯军才对以上四人侵占款项的事情知情,没有参与,并多次劝说要求他们将资金发放到户。

  3、今年我村集体的山林又被他们以集体的名义发包给某承包人用于经济生产种植,我们村民只知道结果,并没有参与,其行为可视为无法律效力,但我们本着发展村集体经济权,并没有抗拒,但由于集体山地承包人要修路通过我们自然村村民仅有的土地不仅不对村民的自留地作出经济补偿,而且更不通知当事村民收拾自己种的农作物,冯均才扬言:自己是书记,自己说了算,自己有的是上级的关系和庇护,这又是什么行为?难道可以说他冯均才真的是《以人民名义》里面的祁良伟吗?是不是有高育良在后面呢?值得我们全村村民思考的问题。

  经调查核实:排山坳村为了更好发展本村茶叶生产,带领老百姓脱贫致富,于2017年引进宁远腾森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姜林军)种植白茶,租排山坳村集体林场900亩,约定租金为每年每亩7元,租期为29年,租金每两年一付。2022年7月起,宁远腾森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每年拿出五至十万元作为排山坳村集体经济收入,项目用工优先使用本村劳动力。当时村两委去到各组多次召开了党员及群众座谈会,110余户村民在合同上面签字同意引进该项目。现该项目正在实施中。

  (四)为什么我们全自然村村民要上县政府申述我们的权益呢?

  1、因为我们多次向乡政府反应冯均才的情况,但乡政府都未回应,反而踢球,就是村里林业款事件多次反映无效,才到县里林业部门反应,结果确实村里以私人民义冒领了。

  2、我们这些村民大部分和冯均才还是亲属关系,我们为什么要指证他呢?就是因为他丧失了为村民服务的基本宗旨,为什么乡镇府还不能严肃的指教纠正他呢。为什么?为什么?

  3、为什么我们前几天全自然村(排山坳村4、5组)到县政府反应情况,接待的仍然是乡镇府的,为什么说还要等40天才能有结果?但结果又是什么?我们这些村民都是因为村里贫穷而外出打工的农民工,如果不是事实,我们又干嘛?

  对于村民到乡党委、乡政府、乡纪委反映的问题,乡党委、乡政府、乡纪委一直都在积极调查取证,并于2018年4月13日由乡纪委对涉及克扣村民退耕还林款的党员彭青古立案,对涉及退耕还林案的另外三个村民代表:赵金古、彭光生、赵知生,因为是普通村民身份,在监察法未出台之前无法定性,现对其三人另案处理。

  四、处理建议

  1、对棉花坪瑶族乡党委对排山坳原村主任、原党支部副书记彭青古(党员)进行立案审查,追缴其克扣的退耕还林款退还给村民。

  2、对赵金古、彭光生、赵知生三人另案处理,追缴三人克扣的退耕还林款退还给村民。

  3、责令宁远县嶷山云雾茶叶种植专业合作社于一个星期内把欠村集体2016年、2017年两年的3万元分红收入打入村集体账户,并督促合作社严格履行借款约定,按期交纳村集体分红及按期还款。

  4、对排山坳村的危房改造中村民反映的收受红包及茶饭钱的问题,由乡纪委牵头组成调查小组继续进行深挖调查,对相关违纪违规人员将严肃处理。

  五、调查组主要成员名单

  调查小组:

  组长:张海清扶贫分管领导

  成员:胡晓燕乡纪委书记

  赵国亮乡纪委副书记

  周金艳乡扶贫站长

棉花坪瑶族乡人民政府

  2018年4月28日

2018-04-28 11:51:37
这是第1 - 5条评论,共有5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