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会同劳动保障局办理退休怎么就这么难呀
·新化县金凤乡政府反复包庇地痞村霸支书刘基凤的犯罪事实
·雨湖区南岭花园精正设备厂的油漆气味扰民
·新化县金凤乡政府包庇金凤村支书刘基凤强征、瓜分公款等问题
村民投诉津市花桥村耕地被撂荒十多年问题
要公平、公正 发表于 2017-10-21 23:47:08『标签:投诉举报 常德->津市 农林渔牧
  ↓相关评论(1)

  ——千多亩耕地撂荒十多年,因不依法确权颁证,轻而易举地剥夺了我们村民农户的承包经营权去以权谋私,我们已上访投诉十多年了,仍未讨回公道。

  湖南红网:

  我们是常德津市毛里湖镇花桥村的村民。我们这里的县级乡镇蝇贪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非法侵害底层百姓利益的腐败行为,在红网上公开投诉举报。

    比如在我们村,就有千多亩耕地撂荒十多年了,因为不依法给我们的承包地确权颁证,所以就轻而易举地剥夺了我们村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去以权谋私,发包给公司去养奶牛、开发植物园等。

    我们都知道: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土地承包经营权被剥夺后,现在人平耕地只剩一亩多点,怎么脱贫致富?我们村的千多亩耕地被以集体土地的名义先是租给了常德金健乳业公司,公司后因保政策下达,搞禽畜退养,又租给了一个名曰“润农公司”的老板搞所谓的植物园建设,实际都是为了同公司勾结,以公司名义套取国家的各项补贴,从中以权谋私,比如截留公司的土地租金肥私等。这与《人民的名义》电视剧中高小琴的“山水集团”是一个类型的巧取豪夺,农民耕地的租金被截留了多少去肥私,从来不向村民公布的。

    现在,为什么一下被撂荒十多年又未被公司利用起来?因为象我们这样的丘陵区,除了山坡的耕地,根本就不可能建设什么植物园了。公司租用要建设所谓的植物园“景点”,无非是为了套取国家对建设植物园的补贴,对于底层的村民,根本就带不来任何的好处。我们这个村现在还处于现实的贫困状态,收入根本没有增加。这就是我们面临的现实。公司租用我们的千亩耕地实际上十多年来一直处于撂荒状态。这可以到现场来看得到的,我们也拍有视频。总之,我们农民实际分到的土地租金每年每亩不到20元,也根本没雇用我们农民就地打工。对此,我们村民通过十多年的上访投诉,仍未讨回公道,所以还是个地道的贫困村。我们投诉的内容是经得事实和法律检验的。我们投诉的目的就是要按第三轮承包的政策,在今年最迟明年为我们的这一千多亩撂荒地确权颁证,不得再搞欺上瞒下的“暗箱操作”的腐败了,再继续侵害我们村民的合法权益了。

  实名投诉人:津市市毛里湖镇花桥村村民代表

  雷大欢:13549609465  李红菊:15973678149

  周福来:15197676830  周秋黄:13487932199

  2017年10月21日

津市网宣办:关于村民投诉津市花桥村耕地被撂荒十多年的回复第1楼

尊敬的网民:

  你们于2017年10月21日向湖南红网投诉反映花桥村一千多亩耕地撂荒十多年,因不依法确权颁证,轻而易举地剥夺了村民农户的承包经营权。该投诉件现已于2017年10月26日转交我镇办理。

  针对您反映的情况,我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安排镇综治、信访等相关部门进行调查核实,现将有关情况回复如下:

  1. 关于耕地被撂荒十多年的问题。经调查核实,情况不属实。土地自2001年发包至今一直在利用。2001年该宗土地由花桥村发包给金健奶业,创办第七牧场,从事奶牛养殖。在金键奶业经营的近16年中,由于金健养殖规模偏小,闲置了部分土地,于2010年花桥村与金健奶业协商,将闲置的570亩土地租赁给常德润农茶油有限公司,发展油茶至今,此宗土地已规划建设油茶生态养生园。2015年因毛里湖湿地保护及相关环保政策要求,津市市政府要求花桥村及金健奶业对该牧场实行畜禽退养。2015年8月金键奶业与花桥村解除原用地协议。金健奶业资产处理完毕后,2016年10月,毛里湖镇花桥村委会根据津市市政府建设植物园的要求,将该地块及周边用地发包给润农公司进行植物园及相关建设,随即润农公司进驻,并开始了相应管理、建设等工作,润农公司因建设需要,已于2017年4月份在该宗土地上进行了定桩测绘等前期工作。

  2. 关于土地使用权属的问题。经调查,在2001年前,该宗土地原承包者均已搬迁至其他组,且重新分配了土地,该宗土地在2001年发包前已按程序归属到花桥村集体所有。今年,该宗土地也通过全体村民代表大会作出决定,确权到花桥村集体。故你们“轻而易举地剥夺了我们村民农户的承包经营权”的说法无从说起。

  3. 关于花桥村处于贫困状态的说法。经核实,现花桥村于2016年由原花桥村、川门村、长寿村,其中川门、长寿村于2014年申报贫困村通过,原花桥村不属贫困村,其年人均纯收入超过贫困村标准。另外,该宗土地第一次租赁给金键奶业后,除管理型人员以外,其余用工全部是本村农民,且该宗土地原承包者务工最多,年人均纯收入万元以上,同时给双方带来了很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至于每亩租赁费不足20元的情况,是由于当时土地耕种有负担时,农民巴不得将土地抛出去,找老板招商,搞建设;且第一次就给了村里45万元;第二次在原有土地割出部分又给了村里30万元;第三次金键奶业退出,润农又给村里100万元。其实该宗土地在金键奶业租赁未到期的前提下,该宗土地原承包者都在连续二次的重复享受着该宗土地的租赁补偿,且100万元的补偿款早已签字领走了。

  至于套取补贴、欺上瞒下、暗箱操作等等说法也不属实,该宗土地的第二次租赁是通过“四议两公开”的程序办理,即村党总支部会提议、村“两委”会商议、党员大会审议、村民代表会议决议通过后实施的。

  综上所述,你们投诉花桥村耕地被撂荒十多年的问题不属实。

津市市毛里湖镇人民政府

  2017年10月30日

2017-10-31 08:32:49
这是第1 - 1条评论,共有1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