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为何溆浦县特岗教师调动要8年服务期?
·洞口县黄桥镇,请撤销决定恢复我职务还我清白
·新田县教育局对于补课收费问题的回复就是在自欺欺人
·洞口县雷霆村有车有房也享受国家帮扶政策
邵阳退休老人成连环诈骗的受害者
lizhongheng 发表于 2017-10-20 16:46:47『标签:投诉举报 邵阳 医疗卫生

  好几位退休老人愤愤不平地向笔者倾诉:“现在骗子满天飞,连专做善事的‘国家红十字会’也大刀阔斧地搞起连环诈骗来,真是防不胜防!”为了说明问题,方便有关部门调查处理,现将一位受害人(为保护隐私,姑且称之为L老人)的口头陈述,原汁原味地整理出来,作为举报线索,提供给有关部门,希望引起应有的重视,或许还能顺藤摸瓜,逮住那群歹徒,还受害人一个公道。万一因类似案件太多,无人受理,也能借助网络媒体加以传播,以正视听,令世人警醒。文中提到的国家单位,也许根本没有这样的人和事,因为骗子打了这个旗号,也只好实话实说,如有亵渎,还望见谅!不过,骗子的姓名、头衔、电话号码,都是实录,以及直接帮助骗子行骗的顺丰速运,都是破案的重要线索。特别是顺丰速运的原始单据,只要认真查证,谁交寄的所谓药品包裹,谁收领的受害人货款,全都会一目了然,铁板上钉钉,想赖也赖不掉的。
  
  包藏祸心的“档案卡”

  2017年3月,湖南省邵阳市宝庆中路437号院L老人接到一个北京打来的电话,电话号码是:010 5715 3971,说她是国家红十字会的周阳,国家正搞一个关爱基层困难老人治病养老活动,想聘请你作为宣传形象代表,如果同意,即寄送一张“档案卡”过来。周阳在电话里说,建卡的目的,是为了及时掌握治疗情况,国家红十字会将安排名老中医首先对你的身体进行调理治疗,所产生的药费由红十字会凭卡报销90%,直到治好为止,你的义务就是到时现身说法,留个好的口碑。L老人年过七旬,身患多种疾病,正愁无钱医治,略加思考,就同意了。周阳说,我们就给你寄卡了,收到卡后,请付给快递员98元档案卡成本费。L老人回答说没问题。几天后,一张包藏祸心的“挡案卡”就寄到了L老人手里,上书:“国家红十字会中医研发推广委员会档案卡”,“档案号:HA101160309”,机构条码号:861101301。卡的背面是《持卡说明》,共5条:“1、本卡只限本人使用,档案号唯一;2、本卡不得转让他人冒用;......5、本人凭本卡办理相关活动事宜。”L老人毫不迟疑付给投递包裹的顺丰速运快递员98元档案卡成本费,一场精心策划的连环诈骗案宣告开始。

  “名老中医关院长”粉墨登场

  自称是“国家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周阳女士第一时间又给L老人来了电话,要求老人报送卡号和速运件条码号,郑重其事地告知“档案卡已激活”,马上就安排名老中医与你联系“一对一诊疗”。

  果然,就在当天,一位听起来声音很苍老且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人给L老人打来了电话,电话号码是:153 2161 7105。他自报家门说自己是北京同仁堂医院的关院长,名叫关庆维,79岁了,终生行医,专门研究各种疑难杂症,现在退休多年了还为国家红十字会尽点余热。他详细询问了L老人的病情,十分和蔼地称L老人为“老哥”,说你碰上我算是找对人了,我们这里有国家的中医药实验室,有最好的纯天然野生药材,不要多久时间,我保证彻底医治好你的病。到时候,还你一个强健的身体,我也不要你如何感谢和报答,只要你在活动中现身说法,给国家红十字会一个好的口碑。不着边际地海吹了一通之后,他说,我马上去国家实验室为你配置中药,很快你就能收到我的第一付中药。药收到后你再给我来电话,我告诉你如何服用。

  四月初,L老人收到了北京寄来的第一个药品包裹。包裹很小,是那种3寸宽、6寸长、4寸高的纸盒,内装3个小纸袋,每个纸袋里都装了若干小袋碾碎的药粉,收费1600元。L老人很不情愿地向快递员付了药款。

  周阳的电话接踵而至。登记了快递单号码,承诺到时报销90%药费,安慰L老人放心在“名老中医”指导下用药。

  “关院长”电话也来了。嘱咐分早、中、晚三次服用,只需用开水冲泡即可,注意观察大便的颜色,主要功能是排毒。

  大约过了两天,那位说话上气不接下气的“关院长”又打来电话,询问服药后的反应。L老人说:“又不是仙药,这么快就会有什么反应?”

  “关院长”说:“没反应是对的,说明你的病情严重。想想看,几十年的沉淀,身体内的毒素不知有多少!我再给你加几味名贵药材,作用肯定会大些。趁热打铁,我立即去国家实验室给你配药!”

  几天后,一个同样大小的纸盒又由顺丰速运的快递员送到了L老人手中。索价3200元。

  L老人心里纳闷:这么几包小小的药粉,如何就要这么多的钱?

  没过几天,“关院长”又打来了电话。依旧是询问病情。

  L老人满腹狐疑,说:“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你这么远隔千山万水,电话里看病,电话里下药,叫人怎么相信?再者,药费那么贵得离谱,一副中药几千元,就不怕我向中央巡视组反映?”

  “关院长”有恃无恐,大言不惭地说:“好多中央首长的病,都是我看的,至今还没有谁怀疑过我的医学水平。不是中央领导发话,你八辈子也不可能找到我就诊!至于费用,你别嫌贵,我用的都是天然的冬虫夏草、真正美国进口的西洋参,给中央领导配药,也是这个价!况且,国家红十字会领导专门打了招呼,为了确保医疗效果,药尽量用好的,90%的药费由我们报销。”

  L老人说:“谁知道会不会真的报销?反正这么多钱现在得由我自己付!”

  “关院长”说:“人要知足,更要感恩。政府给了你这么个好机会,得赶紧抓住,千万不要再瞻前顾后、犹豫不决了!”

  在“关院长”的软硬皆施下,第三个、第四个纸盒又相继投递到了L老人手上,索价都是4200元。

  就这样,“名老中医关院长”的粉墨登场,共骗走了L老人资财13200元。

  “活动组负责人”王华赤膊上阵

  时间到了5月底。有个自称是国家红十字会“关爱基层困难老人治病养老活动”的负责人王华出场了。电话号码:010 5627 9210。

  这天,L老人接到一个电话,对方称是国家红十字会的,姓王名华,中华的华。他说自己是这次“关爱基层困难老人治病养老活动”的负责人。此人态度非常和蔼,单刀直入告诉L老人,你是我们聘请的10位宣传形象代表之一,有什么困难和想法,可以随时沟通。

  L老人直言不讳,说关爱基层困难老人是好事,但药品要的是天价,而且服用了也没有什么效果。从所谓“名老中医”的言语行动观察,好像与骗子没有什么两样。本人前不久刚刚被北京养生堂以公司成立21周年辉煌庆典中奖的名义,骗去了10000元公证费。骗子自称是北京丰台区公证处公证员张晓丽(工号02983,女,38岁,中共党员,现任二部部长,先后被授予北京市司法局先进个人,手机号:135 5283 2741),并附有加盖血红大印的【2017】京证字第0026号红头公证书。钱骗走后就手机关机,再也不见了踪影。

  这位叫王华的“活动组长”似乎很有正义感,当面抨击不法之徒丧尽天良,还煞有介事地说我会向公安部门如实反映,尽量争取帮你挽回损失。他告诉L老人,我们是代表国家办事,你只管放一百个心。你看,我们给每位代表都发了卡,有严密的档案制度,每一笔费用都登记入档,永久保存。我给你查查,你一共付了4次药费,第一次1600元,第二次3200元,第三次4200元,第四次4200元,总共13200元。对不对?这些钱只是暂时由你自己垫付,到时我们报销90%。从现在起,你就不用再付药费了,以后的药费统统由我们直接支付。不过,你还得缴纳一次档案保管费,不多,就3650元,而且是一次性的,一次缴纳,长期受益。另外,还告诉你一共好消息,我们红十字会搞了一个“365阳光工程”,即每年扶持基层困难老人36500元医药费,时间暂定5年,5年期满后根据实际情况还可继续顺延。你的情况完全符合条件,我马上给你申报,过几天听我的消息。你不是被养生堂庆典中奖活动骗走了10000元么,堤内损失堤外补,只等“365阳光工程”批下来,这点损失立马就补上了!我马上安排下面的办事人员给你寄送一个药品包裹,药品是免费的,你收到后只付3650元档案保管费就行了。

  L老人接完电话有点激动,心想总算碰到好人了。他想起平常老人们聊天,总是说上头的大官都好打交道,就是下头的小鬼变着法子坑人。这不应验了!

  6月初,又一个小纸盒包裹由顺丰速运快递员送上了门。L老人并不反感。只是出于无奈,他实在掏不出3650元领取这个包裹!L老人本来很穷,短时间内接二连三付了13200元天价药费,弄得日常开销紧巴巴的,甚至维持正常生活都有了问题。

  “活动组长”王华又来电话,告诉L老人“365阳光工程”名额已通过审批,特表祝贺,只望尽快将档案保管费汇出,就大功告成了。L老人一边表示感谢,一边诉说无奈,说是实在无力支付,没法领取包裹。

  王华善意地建议,给快递员说说,延时一下付款。

  几经交涉,到了月底,仍然付不出款。最后,顺丰速运将包裹退回了北京。

  “档案科”、“财务部”紧锣密鼓大打出手

  7月初,一个自称是“档案科”办事员的年轻人张鹏给L老人来了电话。电话号码:010 5946 2244。

  张鹏说:“我叫张鹏,是国家红十字会档案科的办事员。”

  L老人说:“原来跟我联系的人叫周阳。”

  张鹏说:“是的,她现在调到别的部门去了,以后就由我跟你联系。听王华领导说,你的档案保管费还没有交来,再不交,‘365阳光工程’名额就要作废了。”

  L老人说:“不是我不愿意交,是实在没钱交不出来。”

  张鹏说:“你的情况领导都对我们说了,领导也非常同情,千方百计想帮你解决困难。但你自己也要积极配合,不然的话,机会错过了,就更加可惜。你还是赶快想办法,把档案保管费交了,马上就要核发报销药费和今年的‘365阳光工程’费用了。”

  L老人说:“那我就再想想办法吧。”

  几天后,退回去的小纸盒包裹仍旧送到了L老人手上。3650元血汗钱终于通过快递员的手,顺利流向了骗子的腰包。

  接着打来电话的,是自称“国家红十字会财务部”,电话号码:010 5620 4412。口气很大,连姓名也没有报。

  “财务部”大员电话通知L老人:“我们将核准下发你的报销药费和本年度的‘365阳光工程’扶持资金。报销药费共4笔,共是13200元,报销额度为90%,实际数额为11880元;扶持资金36500元,总共48380元。对不对?”

  L老人说:“对的,感谢政府!”

  “财务部”大员接着说:“根据国家规定,还有两笔费用得由你个人承担。一笔是个人所得税,按10%计算,共是4830元;一笔是保险费,2400元。不过,保险费只是垫付,我们的资金下拨后,你确认款已到账,这笔费用仍将返回给你。以前常有资金下拨后,当事人说没有收到的情况,交了保险费,银行就负责查询,直到你确认收到款为止。至于钱怎么交,张鹏会与你联系,你照着办就行。”

  此后一段时间,张鹏的电话不断。L老人骑虎不能下背,和老伴反复磋商,东拼西凑,先是付了保险费2400元,后是分两次付完个税4830元。心想,这没玩没了的索命钱总算付清了!

  可是还没完!

  张鹏来电说,最近到福建三明市搞活动,很不理想!原聘请的10个宣传形象代表,左请右催,只到了5人,另外5人中,有2人说是在外走亲戚,不能来。还有3人,干脆电话也不接!领导很生气,说我办事不力,还说再这样下去,要改聘我!真是费力不讨好,打掉牙齿带血咽。

  L老人一向慈悲为怀,听了张鹏的一番诉说,不觉产生了几许同情和怜悯。是哦,前些年,那些大官显贵,贪污受贿动辄多少亿,而这些小鱼小虾,为拿到那份微薄的薪金,不知要吞下多少辛酸泪水!他试着问:“那你想出了什么好办法没有?”

  张鹏说:“我一个办事员,走脚报信而已,能想出什么办法来?还不是领导提出来的,要收2000元保证金。说是搞活动时,按时来了,退回保证金;无故缺席的,保证金就不退了。像你,本来该交的钱都交了,这不,又还得再交2000元保证金,才能拨款。你千万别怪我,这点子不是我出的,实实在在是领导的意图。”

  L老人无语了。他想起自己一辈子忠厚,结果是一辈子遭人暗算,吃尽了苦头。记得年轻时在单位财务室,见一位财会的办公桌玻璃板下,压着一张纸条,上书:“坏人总是要比好人过得快活。”他当时无法理解,活到70多岁,总算有所领悟了。

  在张鹏的催促下,L老人又交了2000元保证金。所有的费用都是通过顺丰速递快递员现金支付的。最后一个纸盒包裹的快递号是:615 946 874 258。寄件人:755 17710322050 2000(北京市注:上方为物流公司电话,订单卖方售后电话请看收件人信息下面的备注。)订单号:755 170 809 109。托寄物:物品。付款方式:寄付月结。月结卡号:0102374389。(备注:林谷。售后电话:15727331978)

  这些小纸盒包裹,L老人至今都收着,成了当代收藏品。里面到底装了什么,甚或什么也没装,还是个谜。因为说是药品,人命关天的事,谁敢乱吃?

  L老人催张鹏:“你们要的钱都付了,到底是关爱基层困难老人,还是坑害基层困难老人,现在该有个了结了吧?”

  张鹏说:“我马上催财务部拨款,你也给王华领导去个电话,让他也帮忙催催。领导面子大,说话一句顶十句。”

  L老人真的给王华去电话了,而且还不止一次,而是多次。好不容易挂通了王华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哦哦,钱还没拨下去吗?我最近很忙,中央不是在内蒙搞八一阅兵吗,我们都去打前站了,牵涉到很多群众利益问题,我们要去调查处理,忙不过来哦!现在总算回来了,我立即去财务部问问,看是什么情况。你只管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一定尽快办好!”

  8月初,财务部果然给L老人来了电话。电话里说:“请首先核对一下你的银行卡账号。”L老人确认了,没错。接着,财务部大员提高了嗓门:“我们一共下发48380元,通过网银转账到你的银行卡上,你在银行查收,确认账款收到后,立即打电话告诉我们,再将保险费2400元返回给你。记住了吗?”

  L老人说:“记住了。请问什么时候可以到款?”

  财务部大员说:“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需要扶持的基层困难老人肯定不止你一人,这个你应该心中有数吧?我们通知你要放款了,说明该办的手续已经办完了,从现在起就进入放款流程了。但是,凡事都有个先后,食堂吃饭还得排队嘛,上头规定一天只能转多少笔账,估计轮到你,至少也得进入9月以后吧!饭只能一口一口吃,路只能一步一步走,着急也没有用,耐心等吧!”

  不是尾声的尾声

  L老人知道着急也没有用。在耐心等待的过程中,偏僻还是急的不行。

  期间,L老人多次给张鹏、王华、财务部去过电话,回答都是众口一词:“耐心等待!”

  “等待”的滋味是不言而喻的。

  好不容易熬到了9月。所有电话都打不通了!L老人这才猛然醒悟:肯定是遇上特大诈骗团伙了!屋漏更遭连夜雨,行船偏遇顶头风,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几十年来,他多次上当受骗过,但这样打着国家机关的旗号、有组织、有预谋、成建制、大规模的惊天连环诈骗大案,还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他痛心疾首,欲哭无泪。

  9月下旬的一天,L老人又接到一个电话。电话号码:153 2161 7105。发话人自称小白。

  小白说:“几个月前关院长给你看过病、开过药,身体现在康复得如何?”

  L老人一听“关院长”的名字,顿时怒火填膺,说:“康复个屁!什么名老中医,都是一些诈骗分子!还有什么周阳、张鹏、王华、财务部大员,都是一堆蛀虫!”

  小白说:“有什么问题,可以反映,我告诉你一个人,专门负责监察的,你可以直接向他反映。”

  L老人说:“你告诉我他的电话号码。”

  小白就报送了一个电话号码。L老人认真记录下来,其实就是打来电话的同一个号码:153 2161 7105。

  次日,这个号码真的给L老人打来了电话。电话里说:“我叫张民,是国家红十字会监察组的组长,专门负责调查处理员工违纪问题的。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向我反映。”

  L老人简单谈了一下张鹏、王华、财务部索要所谓保险费2400元、个税4830元、保证金2000元以及档案保管费3650元(共计12880元)的事,现在电话也打不通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位自称是监察组长的张民说:“张鹏、王华都是我们的工作人员,他们违法违纪巧立名目骗取钱财,所有的钱都落入了自己腰包,已经由检察院批准逮捕。你支付的那些费用根本没进入财务部,都被他们私吞了。”

  L老人说:“那我要怎么才能讨回公道?”

  张民说:“我是直接参与调查此案的,可以帮你去公安查查,看能挽回多少损失。明天我们再通电话。”

  过了一天,张民来电告诉L老人:“已经给你查了,应报销的药费11880元,支付的各种名目的费用12880元,共计24760元,可以返回给你。你可以明天亲自来找我一起去办理,也可以全权委托我帮你代办。你自己认真考虑一下,尽快给我个准确的答复。我还要去给你进一步落实如何办理返款手续。”

  L老人说:“那先表示感谢。另外请问一下你住哪里?”

  张民说:“北京市通州区合生世界村A区红十字会。”

  L老人又问:“怎么没有办公电话?”

  张民答:“当然有,手机是我实名开的户,联系起来方便。”

  第二天,L老人主动与张民联系,告诉他,由于路程太远,一天时间赶不到,还是全权委托他办理算了。

  张民说:“返款手续已经落实好,必须经过公证处公证。你现在就把公证费汇过来,10%的比例,2476元,来回跑路的车费就我自己出了。”

  L老人说:“我现在是身无分文,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

  张民说:“那你是自动弃权,放弃这笔返还款了?”

  L老人说:“也不是放弃。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间未到。我一定会来找你们的!”

  张民赶紧抢说:“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原来,L老人从自称监察组长张民说话时那上气不接下气的语音,和前后完全相同的手机号码,已经判断出此人就是那位一副普通中药收费数千元的“名老中医关院长”。什么“监察组长”,什么“公证费”?分明是老骗子的新花样!真可谓“可怜天下鱼虾尽,犹有垂竿老钓翁。”
惊天的连环诈骗大案

  作者   李仲恒

   (文责自负    绝对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