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向湖南省法制办咨询申领居住证时限问题
·新宁县章坪电站问题,多年得不到解决
·请韶山市有关部门依法制止违法违规建房的行为
·岳麓区蓝天村长吴泽良虚构房屋套取国家拆迁赔款
刘干云存款被怀化工商银行沅陵县支行截留侵吞
南辕 发表于 2017-09-19 17:03:35『标签:投诉举报 怀化->沅陵县 金融证券
  刘干云存款被湖南怀化工商银行沅陵县支行利用职务之便截留侵吞的事实逐级申诉被湖南怀化、沅陵、官庄、辰州矿业所迫害

  相关单位、各级人大代表:

  我叫刘干云,1924年生,退休于沅陵县原湘西金矿。 我于2006年至2013年分别在工商银行沅陵县支行原湘西金矿沃溪分理处存入4笔款共计10多万元。

  正职营业员黄阿玲说:钱存在国家工商银行你们尽管放心。我和老伴于2000年就搬迁至常德居住,很长时间去当地取一次工资,发现该行紧闭大门,当时吓得不轻,打听到工行已搬迁至官庄,有生以来第一次花钱坐的士,随司机到官庄找到该行。我二老怕搬迁的银行换了人,之前的存款取不到,回常德后便拿着多年的和近期的存款单去该行取钱,无论是过期的和没到期的存款都取不到,还诬陷我取走了钱,还有脸再来要等秽语。每次被主任尹江辉黄阿玲粗暴将我和老伴推赶摔伤捏伤,黄阿玲丈夫张龙进冒充公安局的人来吓唬我二老,我们都毫不畏惧,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自己存的钱没取就是没取经得起查证。

  我和老伴没文化,人家很难听懂我们的话,千辛万苦找到省信访局反映情况,省领导见我九十高龄甚是同情,赶忙电话联系该行,工行领导说钱还在银行,叫我们赶快回去取。还是没取到钱,还是被赶出银行被打伤。瞒着子女来回讨要存款及上访年把期间,身心疲惫伤痕累累,我和老伴分别住过院。万般无奈告知子女,子女们震惊不已,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子女们陪护我们在有关部门不断反映情况,应工行领导2014年11月12日约至该行会谈。发现疑点诸多,疑点一:票具复印件上2006年12月10日的存款没到期在2017年7月13日被挂失,同年12月20日取走,2006年7月25日的存款在2007年7月28日被挂失,8月4日被取。二:离奇的是:12月10日被挂失取走的钱从2007年12月20日起,却在每年的12月20日那天有人准日办理即取即存,银行给出的复印件存单上均显示不约转无密,被挂失销户的存款还可以办理即取即存?是谁办理的?这笔款的利息和本金哪去了?其间我有一年身体不适还住了院。2007年我被换领的身份证就已经是18位数了,之前我也换领过身份证,可工行给出的复印单上从2007年至2011年间办理即取即存的业务都是15位数身份证号码。我本人一直有小灵通家有座机电话。三:2007年8月4日存入的15000元的五年定期和当天我老伴也在黄阿玲手上存的27000元五年定期,都被黄阿玲在刘平不知情的情况下,不知以何种方法取得我儿子的身份证复印件,以我儿子的名义变买了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保单,并代替我和老伴,我儿子签了字。

  面对我们的质疑,向仁军又说:2013年7月1日的这张存单没有挂失,钱还在可以现取,这笔钱就取到了。向仁军叫我子女们全走开,要我一人坐在该行业务窗口前写名字时录像下来说是送去做笔记鉴定用,分开录了二次,说第一次录的要不得,必须重录。下班时钟生龙当着向仁军,沅陵黄主任,颜书记的面表态说,挂失的一万五和三万六还在账上,明天上午九点来可以支取,可第二天钟生龙、向仁军却反悔不与承认。

  事实是:我本人从未到银行挂失过,存单也一直锁在我箱中。挂失是什么?我都不懂。

  怀化市工行行长杨理杰承认了黄阿玲代替刘干云和刘平签字的事实,黄阿玲向怀化政法委及鹤城区的领导也承认了代签字,黄阿玲曾经截留私吞我工资的事实,工行领导全知道。

  2016年6月7日,沅陵县来人承诺一定还原事实真相,依法依规处理。7月5日,怀化市相关领导亲自召开了刘干云信访事项调查会议,怀化工行行长杨理杰理直气壮当众官员说:我们有刘干云取款录像。却又始终拿不出,承认代签字,委屈地说银行是弱势群体,之前工商银行出现过此类事件她都摆平了,若刘干云事件认错会助长歪风邪气,同时要求笔迹鉴定并依法处理。我一直要求坚查到底,还银行一个清白,更还我一个清白!

  我们逐级反复向相关部门反映情况始终不能得到重视,一些工作人员对此深表同情,相关部门则一次又一次的做出假证。沅陵政法委副主任、县维稳办主任全少华和沅陵信访局局长向生贵向我妻女们痛下毒手,威胁恐吓我有单位的子孙们,还将我二个女儿强行拘留,全少华威逼我女儿:如还要向上级反映情况就要把她们打成神经病,反复举例说他们已经把反复向上反映情况的辰洲矿业职工兰¬满华拘留了数十次,已经打成神经病了,现在疯疯颠颠的。将我女儿关了二十多天为他们做长工后逼其写保证书,再不准陪护我向上维权,如若不写就把她打成神经病。

  特别令人气愤的是今年2月,湖南省辰州矿业不顾我93岁的高龄,在明知我行动不便,需要陪护,每天需定时服药的情况下突然强行将我软禁在沅陵县第二人民医院,我惊恐万分。不按时给我吃饭直接导致了我有病危的症状。一直在长沙带孙儿的女儿,在附近路上突然被官庄派出所强行带走,家人不知其去处,女儿审讯时遭到打骂并送往沅陵拘留。只因她户口在沅陵官庄。小医院医疗设备和药品奇缺,我向常德小女求救,车被辰州矿业老工人办主任黄兴带领其它官员层层围堵在医院,子女们不断打110报警和向路边的警察求助,均置之不理,万般无奈子女们按照辰州矿业说的要求写了几份保证后,我的人身自由依然被限制,子女推我出外透透气,辰州矿业黄兴等官员和干警沿路围堵,后面警车小车沿路跟行。几天后医院给我下病危通知单了,辰州矿业才将我转入常德市人民医院并继续限制人身自由。他们强行将我囚禁在医院,辰州矿业绑架我至医院的所有费用逼迫我的子女们全出了还不肯放过我。期间辰州矿业停发了我的工资和医保,同时逼我承认是我忘记了已取款,威胁说要整死我这个老头子,并有官员在外扬言要将我家老的拖死,年轻的拖老。老百姓有冤无处申,这种令人发指的行为,实在叫人寒心,我因不堪迫害再次入院,生命已危在旦夕,我希望我的孩子们继续为我讨回公道。

  请求:1、工商银行应依据事实退回我的存款并赔礼道歉。

  2、工商银行、辰州矿业停止对我的侵害。

  3、追究相关人的责任。

  以上陈述均是事实,必要时可提供依据.

  辰洲矿业退休职工:刘干云

  2017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