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新化县金凤村支书从不公布明细账目,殴打村民
·会同县五星村村民投诉为何评低保还牵扯到外嫁的姐姐
·沅江市环保局执法人员不作为,对违法违规现象置若罔闻
·实名举报永州市回龙圩管理区景观公厕未招标就开工
张家界教师田伟幕后操作张任翠等人寻衅滋事的真相
zjd201709 发表于 2017-09-05 09:45:25『标签:酸甜苦辣 张家界 综治司法
  一、事件背景:只因那23年前签订的6平方米的土地协议。

  我是当事人郑建度,现年62岁;妻子吴贤芝,现年60岁,家住湖南省慈利县江垭镇九溪村。我夫妇二人多年以来一直在江垭镇新车站经营一家小餐馆维持生计、养家糊口。1994年我夫妇因建房需要,我家用两棵桔子树调换她家的一棵桔子树(占地只有6平方米左右),当时对田伟家的果树产量进行补偿,并与田伟的父亲田友明于8月6日双方协商签订了书面协议,当时有时任村小组组长唐植国作为见证人在此协议上签字(后附此协议,附件1,上面的签字可以由田伟到有关部门鉴定)。于2013年元月田伟的父亲田友明去世(他父亲未去世之前,我们两家相安无事,丧事期间我还去奔丧,上了100元人情,从来没有质疑这6平方米的土地权属问题),由于田伟是有文化的人(一直在慈利县东岳观镇中学任教),他作为人民教师没有把精力放在教书育人,邻里之间和睦相处的方面,而是绞尽脑汁怎样把这23年前已经处置了的6平方米土地据为己有,竟然教唆他的母亲如何说他爸爸与我签订的协议是假的闹剧,他认为只要他的母亲始终不把这份协议拿出来就死无对证,然后再想一切卑鄙手段找我家的麻烦,最后达到要么给钱,要么退还土地的目的。

  二、卑劣手段:先无理取闹,再纠集亲友寻衅滋事、殴打他人,然后为逃避公安打击,又颠倒黑白,污蔑诽谤公安干警。

  1、手段一:胡闹——纠集亲友若干长时间围攻辱骂。2017年4月10号下午3-4点及6点,田伟指使其母亲张任翠纠集其兄弟张选朝、张选兵等人先后两次来到我夫妇经营的小店,进门就对我夫妇二人极尽辱骂和威胁恐吓,其言语恶毒、内容不堪入耳,并扬言恐吓分分钟砍死我,整个辱骂威胁过程长达1小时左右,嚣张至极、张狂至极,在场左邻右舍及围观群众均可作证,我认为就这样一件小事,双方当事人可以友好协商,如果说田伟的父亲与我签订的协议是假的,完全没有必要来三四个人对我夫妇进行辱骂、恐吓,完全可以通过江垭法庭调解或要求对其笔迹进行鉴定,其目的就是制造他家人多势众,迫使我退还那6平方米的土地。

  2、手段二:哄骗——舅舅出面当调停人。4月29日下午,田伟指使他舅舅(张选朝、张选兵)约我夫妇到他家土地和我家房子的界址边假装作中间人进行协商,让我另补几千元的补偿费舍财免灾,以后保证不再找麻烦,我当场拒绝并要求他母亲张任翠拿出他那一份的协议原件,但他母亲张任翠手拿锄头对我夫妇张牙舞爪、撒泼哀嚎,仍然坚称协议是伪造的,她手上并没有什么协议。田伟到现场表演一番,也坚称我手里的这份协议绝对是假的,我应该将这6平方米土地退还给他家,否则一切后果他不承担。

  3、手段三:敲诈——纠集亲友对我夫妇进行敲诈。5月9号中午,田伟幕后指使张选兵、张选际气势汹汹来到我店,问我几千元到底给不给,我再次拒绝,这事应由司法机关来处理,但他们就一直不停的威胁恐吓我,不给钱就要拆我的房子,言语态度张狂至极。

  4、手段四:殴打——纠集亲友若干对我们夫妇进行殴打。我们两夫妇一向与人为善,周围邻居可以证明,如果我是不懂道理的人,我也会请很多人报复对方,但是我没有这样做,我也是当地人,做小生意那么多年,难道田伟能请到人帮忙吵架,而我请不到人吗?不是的,因为我还是认为这6平方米的土地并不是一件大事,但该事情的走向大大出于我的意料,田伟因骂、哄均不能解决问题,马上精心策划:5月16号下午6点左右,田伟指使张任翠、张选朝、张选兵、张选际、田腊妹一伙气势汹汹的突然来到我店,进门就对我夫妇二人实施殴打和威胁恐吓,整个殴打过程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我妻子吴贤芝被张任翠、张选朝、田腊妹拳打脚踢、扯头撞墙倒地不起。我被张选朝、张选兵、张选际紧紧围住拳脚相逼,毫无还手余地。张选朝几兄弟等人在殴打过程中还不停的向围观群众放言恐吓:“今天谁敢报警就打死谁”,就在警察赶来现场后,张选朝还把我拖到街道中央威胁恐吓脚踹脚踢,真是无法无天。特别是张选朝并非当事人两次对我们进行殴打。我们自始至终没有请任何第三者介入,一直相信公安机关会公正调查处理,因为我们不想把此事闹大,终究我们还要在当地生活,低头不见抬头见,被打后一直坚持并没有去住院,但我妻子被打较严重,加上年纪大了,坚持了两天实在坚持不了,住进了镇医院(慈利县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两天后转至县中医院治疗16天(住院治疗诊断为:胸背部及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B超检查结果为“右肾囊肿”;血压测值高达190,医生开药物缓控;脑部CT扫描结果为“左基底节区腔隙性脑梗塞可能”,见附件2)。直到5月16日出院,田伟作为人民教师既没有来医院看望,也没有给我妻子一分钱的医药费。

  5、手段五:诽谤——田伟诽谤我上下打点派出所公安人员。殴打事情发生后,江垭派出所对我妻子吴贤芝住院所产生的一切费用进行调解,对田伟幕后指使的到我经营的餐馆群殴一事进行了调查,并对张任翠做出了行政拘留的决定,对参与群殴的人员进行了批评教育,田伟为了不让他母亲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先是在网上颠倒黑白,发表了一篇文章《关于对慈利县江垭派出所徇私枉法、公报私仇的举报》,然后对他母亲被行政拘留一事在人民法院进行诉讼。

  三、引发思考:我们老百姓本身都很淳朴,有些邻里之间不和睦,原因就是有像田伟这样的人存在。

  我与田伟的父亲一向是友好的,哪知他父亲去世,人们教师队伍中出现了这么一个教书育人的老师,矢口否认了23年前我与他父亲的书面协议,幕后策划了一系列违反基本道德和违反法律的闹剧,这个事情发生后,我们夫妇十分痛苦的同时也感到了一丝欣慰,痛苦的是:我们几十年的本分人被田伟这么一个人民教师所折磨,田伟及其母亲张任翠说我们夫妇如何如何坏,请问,双方矛盾的发生是谁先挑起的?矛盾发生后是谁请了第三者?又是谁多次上别人家的门闹事?既然田伟及其母亲说协议中他父亲签的字是假的,他为什么不提出对笔迹进行鉴定?20多年为什么现在才提出协议是假的?多次指使他母亲等人上门辱骂、殴打,算不算聚众寻衅滋事?此事与田伟的舅舅张选朝并无关系,他却第二次殴打我的妻子应不应该收到法律的追究?耍尽手段要敲诈我几千元算不算敲诈勒索?田伟说我的在慈利县看守所当协警的儿子给当地公安上下打点,请问具体打点了谁?田伟又是怎么知道的?田伟及其母亲张任翠到底有没有权利诽谤和污蔑,误导公众?对公安人员惩治他母亲等人的违法行为进行公开诽谤,要不要追究?欣慰的是:听说田伟又让他母亲到法院起诉公安部门对他母亲的拘留决定,他终于学会了用法律的手段来解决问题,维护他所谓的权利,我相信在依法治国的大环境下,真相终会大白于天下,恶人终将受到法律和老天爷的惩罚。

  特别申明:我文化水平并不高,这样的文章我是写不出来的,但我只能用人格来担保,我口述的基本事实是真实的,如果有假,我愿意承担一切法律后果。

  慈利县江垭镇农民:郑建度

  2017年7月18日


1994年8月6日我与田伟父亲田友明签订的“修房调还树合同”复印件。  

 慈利中医院门诊诊断:胸背部及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

慈利中医院彩超检查报告结论:右肾囊肿。


慈利中医院CT报告结论:左基底节区腔隙性脑梗塞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