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举报湘潭市中级法院院长廖迪文枉法判案
·湘潭规划局不顾法律法规违法审批,隔墙零间距建24层高楼
·关于湘潭市政府人员拒收外地人购房补贴资料的事件
·湘潭市政府不履行购房补贴办法
29年追诉路何时有结果?新邵杀人首犯何时获刑责?
q2691746153 发表于 2017-09-04 18:12:50『标签:酸甜苦辣 邵阳->新邵县 综治司法
  一、案由

  团伙故意杀人案

  1988年1月1日晚新邵县陈家坊镇乔石滩村发生了一起震惊邵阳市九县三区的恶性故意杀人命案,犯罪嫌疑人缪意香、黄义华、黄业华精心组织策划纠集从雀塘镇铁炉村喊来的黄交秀、黄碑记、黄乖记等10多人手持杀猪刀将我父亲共产党员、复员退伍军人刘送求活活杀死。杀人后凶犯黄碑记潜逃。缪意香、黄业华、黄交秀、黄乖记被新邵县公安局关押了几个月后,没有依法向县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就放了人,此案不了了之。缪意香、黄业华、黄义华、黄乖记随后潜逃(见2017年新邵县公安局向新邵县人民检察院递交的提请批准逮捕书照片)。

  我们受害人家属29年来,从未放弃对杀人罪犯缪意香、黄义华、黄业华、黄碑记、黄乖记等人的寻找和控告,每年都口头和书面向省市、县人大常委会、政法委、公安局、法院和检察院申诉、控告(见部分申诉控告材料照片。

  二、案情简介(见新邵县公安局起诉意见书照片)

  我父亲被杀后无人问津,也没有安葬费,血淋林的遗体在被杀的院内坪里摆了15天,嘴巴鼻子都被老鼠咬掉了。其状惨不忍睹!后来,我村当时的老大队书记组织共产党员才将刘送求的遗体从陈家坊镇乔石滩村运回寸石镇田心村安葬。

  全村共产党员十分气愤,就联名写了控告状,强烈要求县公安局将杀人凶手追拿归案,绳之以法,替含冤死去的刘送球报仇(见寸石镇田心寸共产党员联名上诉书照片)。

  而新邵县公安局仅对当场捉拿的犯罪嫌疑人缪意香、黄业华、黄交秀、黄乖记关押了几个月没有批捕就放了,还一直让其逍遥法外20多年,我母亲带着上有60多岁的父母亲,下有3、5、9岁的子女,踏上了慢慢控告路至今。

  直到新邵县公安局于2015年8月17日将在新疆已化名为李清的黄碑记抓获归案。政法机关仍没有将缪意香、黄义华、黄业华、黄交秀、黄乖记批准逮捕,仅采取了“取保候审”。对此情况,我们在对黄碑记判刑前后,无数次向邵阳市人民检察院、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口头和书面递交了“强烈请求核准追诉杀人犯缪意香、黄义华、黄业华、黄交秀、黄乖记刑事责任”的报告,但是,至今没有结果。

  三、犯罪嫌疑人在“88.1.1”恶性杀人团伙案件中扮演的角色和主要犯罪事实,

  1、缪意香、黄义华、黄业华是主谋,是首犯。

  缪意香、黄义华、黄业华等人在案发前一天对我父亲刘送球进行了殴打。第二天,她(他)们商议,一定要报复刘送球,“要杀死那个高个子(指刘送球)!”并进行了周密计划,缪意香4次派人去喊帮凶,最后两次派出黄义华、黄业华去雀塘镇铁炉村劝说黄碑记等人,并纠集了10多人来围攻并杀害了刘送球,缪意香亲自指挥10多人围攻刘送球躲藏的屋内,并对刘送球进行了指认“杀死送伢子古杂剁脑壳的!杀死准我的!”

  2、黄义华、黄业华两次去喊帮凶,黄义华负责买食品、香烟招待他喊来的10多人,并带队扑向刘送球的岳母家,寻找刘送球未果,又带队和缪意香、黄业华、黄碑记、黄乖记等10多人扑向刘送球帮工的黄大宽姑父家,寻找刘送球并发现了他。

  3、黄交秀从家里找出了一把比较锋利的杀猪尖刀交给黄碑记。

  4、黄乖记用手电筒在各房间内到处搜索刘送球,与缪意香一起发现刘送球后,高声大叫,呼其众人前来行凶。

  5、黄碑记用杀猪刀猛刺刘送球胸部,刺破心脏和左肺。

  6、黄业华在黄碑记用杀猪刀猛刺刘送球胸部的同时用拳头击打刘送球的背部加速其死亡。

  以上均从案卷摘录

  四、为什么不批捕?

  检察院回答是:超过追诉期限。

  但是,我们持不同意见。

  1、我们聘请的律师说:“按照新老刑法规定,受害人家属29年来一直在寻找、追诉、控告犯罪嫌疑人,犯罪嫌疑人逃避公安侦查,应不受追述期限制”。

  2、新邵县公安局没有对杀人嫌疑人缪意香、黄义华、黄业华、黄乖记、黄交秀立案。在案卷中没有犯罪嫌疑人的立案材料(仅对黄碑记在落款为2006年5月27日办理了《呈请拘留(黄碑记)报告书》。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被害人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予立案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缪意香、黄义华、黄业华、黄乖记、黄交秀的犯罪行为,应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依法应追诉前述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

  五、为什么不核准追诉?

  检察院回答:逐级上报,另案处理。

  按照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解释:“超过追诉期限,但案件在当地影响很坏、群众反映强烈、民愤很大、影响社会安定,受害人强烈要求追诉其刑事责任的可以由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追诉。”

  由新邵县委政法委按照上级检察院的指示,委托新邵县社会矛盾调解中心组织了三次调解,都由于缪等犯罪嫌疑人缺乏诚意而至失败。都以没钱为由拒绝对受害人家属进行民事赔偿。并且在最后一次调解会上,当着调解员的面,公开大叫“钱没有!坐牢可以!”态度嚣张!藐视法律!实际上,证据证明,缪意香、黄义华、黄业华完全具有民事赔偿能力。

  六、检察院现在没批准、追诉缪意香、黄义华、黄业华、黄乖记、黄交秀刑事责任,致使她(他)们肆无忌惮,逍遥法外,态度十分嚣张,三次政府安排调解,对方至今没有对受害人家属赔偿一分钱。社会影响极坏,不但激起了我们受害人家属的无比气愤,也引起了寸石镇人民政府、新邵县政法委的同情和重视,更激起了田心村、十字村、青山村村支党委和村民的强烈义愤。

  1、我们的控告请求:强烈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追诉缪意香、黄义华、黄业华、黄乖记、黄交秀的刑事责任,并对我们受害人家属进行民事赔偿。

  2、新邵县政法委也出具了《建议上级检察院核准追诉缪意香等人刑事责任》的报告(见新邵县政法委的报告的照片)。

  3、寸石镇人民政府强烈请求核准追诉缪意香等人刑事责任的报告。

  4、寸石镇、田心村、十字村、青山村党支部,村委会强烈请求上级政法机关追诉缪意香等人刑事责任的报告及400多民村民签名单(见田心村、青山村、十字村村委和400多名村民签名单照片)。

  七、新邵县公安局玩忽职守不作为的渎职行为,该不该追责?

  1、“88.1.1’杀人凶案发生后,新邵县公安局仅对缪意香、黄业华、黄乖记、黄交秀关押几个月,就放了人,没有依法向新邵县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从此再没有下文,无人问津。在受害人家属提供凶犯,黄碑记躲身之处,请求公安局派民警去抓时,时任新邵公安局长罗俊元推诿,没有及时派人捉拿,以至黄碑记逃往新疆至今27年才抓捕归案(见受害人家属关于抓捕黄碑记经过的情况说明照片),陈家坊派出所教导员刘绍华,包庇缪意香等罪犯的渎职行为,受害人刘送球的妻子周菊香多次向市、县政法委、人大举报(见受害人家属要求公安部门令刘绍华回避此案的举报信的照片)。

  1、以上这些情况,算不算放纵罪犯的渎职行为,是不是违法?该不该追究?

  2、新邵县公安局对黄碑记发布了网上追逃,但是,为什么对组织、策划、指挥和直接参与此案的杀人首犯缪意香、黄义华、黄业华、黄乖记、黄交秀没有立案(在整套案卷立查不到立案文书)是不是违法?

  3、新邵县公安局递交的落款日期为1988年4月的对犯罪嫌疑人缪意香、黄交秀、黄业华、黄乖记4人的《取保候审决定书》上犯罪嫌疑人的签名笔迹,手模,是不是办案人员在最近两年才“造出来”的?是不是办案人员一人的笔记?对此我们十分慎重,已书面请求邵阳市人民检察院、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作出鉴定意见(见取保候审决定书照片)。

  新邵县公安局在《起诉意见书》中提到:缪意香、黄业华、黄乖记等犯罪嫌疑人是“投案自首”?又“投案自首情节”吗?实际上是新邵县公安局通知上述人员来公安局搞了份形式上的问话笔录后,在同一天对其签发了《监视居住决定书》就当场放人,从问话记录可以明确看出:上述4人均进行了串供后,对以前承认了的犯罪事实进行“翻供”(与1988年所说的真实供词有很大区别)。《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明确规定:犯罪嫌疑人能够向公安机关或其他政法机关主动坦白交代办案机关换没有掌握的其他犯罪事实的,经核实才能认定为具有“自首情节”。新邵县公安局为什么将上述犯罪嫌疑人“翻供”的行为还定为“投案自首”呢?!我们不得其解。

  八、该案造成的损失十分巨大,产生的后果特别严重

  1、父亲被杀后,我爷爷刘寅兵1988年夏天在寻找缪意香等犯罪嫌疑人线索时,又气死在缪意香屋前的坪里。

  2、剥夺我们三姐弟上学受教育的权利。

  我家失去了两个负担全家生活来源的壮劳动力后,从此我母亲孤寡一人,带着三个年幼的孩子,赡养老人,还要四处寻找凶手,申诉控告,过着苦不堪言的极度痛苦的贫困生活。以至于我考取了湖南农业大学,都得放弃上大学的机会,弟弟刘永程、妹妹刘亮梅只读了小学,就休学在家做农活。由于没有文化,我们现在只能做收入低卖苦力的活。

  3、我母亲几十年上访、控告,承受着身体和精神上的巨大摧残,患上了严重的高血压、胃溃疡和心脏病。

  4、父亲被杀后,爷爷气死,给我们一家三代人造成了无可估量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

  5、我弟弟刘永程坚决要求为惨死的父亲和气死的爷爷报仇,相当固执,想绝了,假如近30年来的苦苦申诉,没有追述到杀人首犯缪意香等人的刑事责任,他会走极端报复缪意香全家,可能会酿成重大事件(见刘永程向各级人大和政法机关的亲笔报告的照片)。  

  29年共3代人漫长艰难的申诉,可想而知:我们申诉的代价和决心是与我们冤情成正比的。跪拜本案的办案人员和上级领导深入了解案情和民情,给弱势群体一个公平、正义的交代。受害人家属和广大平民百姓急盼佳音!

  我们将密切关注案件进展情况,并保留继续上访的权利。不达目的,绝不退缩!以告慰九泉之下父亲和爷爷的亡灵。

  我们企盼社会好心人、有识之士、法律界专家对此案提供帮助。非常感谢!

  我们也相信,社会提倡的公平、正义能得到具体落实,犯罪嫌疑人终究会得到法律的惩罚!

  联系人:                                         

  联系电话:15377399635(被害人大女儿刘葵阳)

  2017年9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