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长沙工商部门对国安驾校霸王条款不作为
·针对国安驾校没退款一事,长沙物价部门不履行法定职责
·会同县翁竹村村公路压坏,望领导重视
·沅陵县七甲坪从林坪申请打水泥路
举报怀化农行领导弄虚作假、滥用职权,屡次不肯纠错
马小妹123 发表于 2017-09-03 17:56:39『标签:酸甜苦辣 怀化->沅陵县 金融证券
  举  报  信

    我们是原筲箕湾信用社的老职工马明宣的女儿及亲属。因农行领导干部王玉、田仕相、彭树青、向仕磊、黄治长期以来,弄虚作假、滥用职权、超越职权,屡次不肯纠错,故意陷害我父亲贪污事实存在一案,我们全家老小特向你们举报,因案子发生在农行主管信用社期间。详情如下:

  1973年8月,农行派本行稽核股股长王玉、职工田仕相2人到筲箕湾信用社整社,经过三个多月的内查外调,把有账有据的506.24元强行认定为我父亲的贪污。且逼供我父亲当时已倾家荡产以退赔清结案。可这506.24元其中最典型的一笔账是花桥七队的医疗款,当年七队会计吴顺江证明生产队已于72年取款。而王玉、田仕相2人强行认定为我父亲的贪污,非从我父亲当月工资里扣取32.61元分别归还了该队社员张德仪、张茂喜2人的个人贷款及该队集体贷款(见怀会师[1994]沅字第05号文的17面(十三)原结论至复查结论的第20面第一自然段止。)而这506.24元早在1993年经注册会计师审计逐笔找到了账据和来龙去脉,否定贪污。详情见怀会师[1994]沅字第05号文的阐述及农行历次复查表二里的退赔栏的明细。1973年就以退赔清已结案。1974年元月10号移交了会计手续。从1974年元月11号起我父亲就由当年公社书记李达武安排在石、田、高、董一片搞中心工作直至1975年3月27年日接公社通知回公社学习止。然而3月28日,农行73年整社工作组王玉、田仕相2人又来到筲箕湾重议73年之事,把我父亲软禁在卧室里写反省材料,我父亲心平气和问:“二位领导,你们今天要我反省什么内容啊?”王玉说:“老马你今天得老实交待1973年的贪污挪用事实”我父亲接着说:“二位领导,73年的事已结案,74年元月10号已移交了会计手续,而且这一年多来我没有踏进信用社半步,加之73年你们定的506.24元是否真属于我的贪污,你们心里都很清楚,我该赔与不该赔都已配合你们的工作赔清了,又没有新贪污,今天你们非逼我给你们养条儿出来吗?”这时王玉指着我父亲的鼻梁说:“老马,你等着,我这就向领导汇报,马上开除你。”就在我父亲这次回公社的第4天也就是1975年3月31日在筲箕湾公社6000人的公捕公判大会上宣布,以马明宣整社后有新的贪污1973年11月29日董家河大队第七队粮款110.39元、1973年12月7日筲箕湾供销社邓旺智存款143.49元为由且捏造金额达1178.24元开除公职回了乡。在1975年时贪污1178.24元金额够大的,为何王玉、田仕相和农行不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因为王玉、田仕相和农行早在1973年认定的贪污事实,办的就是一件假案、错案、冤案。1975年第二次超越职权,变本加厉、莫虚有的捏造事实认定贪污的1178.24元的明细如下:

  1178.24元=506.24元+418.69元+253.88元

  506.24元注册会计师逐笔找到了账据,否定贪污。

  418.69元早在1973年整社工作中经评管会讨论座谈,否定长款。见会计师审计结论。而143,49元和110,39元等于253,88元的真相事实是1973年整社中已发生。而且

  253.88元农行在1991年10月26日内部掌握的表三里否定栏否定新的贪污。怀会师[1994]沅字第05号文第13页(+)原结论至15页的复查结论也否定新的贪污。盼望你们核查。

  然而,农行当时行长彭树青极不负责任,听取王玉等人的一面之词,汇假报,彭树青自己不核实,草率的指令办案人向仕磊,黄治在1994年8月28日冤假错案呈报表里仍然认定我父亲贪污820.95元,挪用105元留下这新的尾巴到目前未能得到农行纠错,退一步讲农行94年按照会计师审计结论也就308.83元的贪污款。就因这304.83元会计师错定为贪污,因此结论和审计文字阐述不相符,我们又继续找到原审计会计师纠错,见2013年沅陵县财政局办说明书。这个结论农行同样不认可。我们只好带着怀会师[1994]沅字第05号和2013年财政局办的说明书又找到湖南明信联合会计师事务所审计,该所在原会计师先后两次审计结论的基础上,客观、公正、符合常理的作出了“……不应认定为贪污”的结论。见湘明会专审补字[2014]第017—1号文。而且该所还是农行湖南省分行审计入围单位,农行固然在2016年2月14日的会议纪要里讲:“事务所在复审此案时仅仅听取一面之词,采纳马绍秀单方面提供的不完整的依据,意见报告结论缺泛审慎。”面对农行集体研究的这样的答复,马上找到怀化市农行反应实情,而市农行在2016年10月12号答复意见说:“你父亲马明宣的冤情与农行没有直接关系……”市行把农银函[540]文件当作挡箭牌,这分明是推脱责任。

  综上,依据刑法第397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渎职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解释(一)里的第四条、第五条规定,农行以上提名人员应负法律责任。同时还我父亲马明宣的清白。

  今天我是第二次举报农行,第一次举报农行在7月份怀化市农行受理了,经过面谈农行答应纠错,并给我留了0745-2723731的电话。第二次面谈现场和沅陵县信用联社取得了联系,方案是先找原始凭证再请会计师审计,前提是要信用社同意为我父亲纠错平反,信用社如果不同意就一切免谈。从8月初以上的电话就拨不通了。谁主沉浮
 
  举报人:

  原筲箕湾信用社老职工马明宣之妻:肖玉英

  之女:马金莲

  之女:马绍秀

  之女:马绍珍

  之子:马爱民

  2017年7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