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岳麓区蓝天村村长两次强占李军宅基地的劣迹
·湘乡残疾兄弟土地被抢征请求各级领导为我们做主
·实名检举一起突击调整干部的违法行为和湘潭市纪委的不作为
·揭开湘潭交通连续三年“十四阿哥”之谜
请求上级查处绥宁县原黄泥井村干部腐败案
huangnijingren 发表于 2017-08-26 19:01:07『标签:酸甜苦辣 邵阳->绥宁县 综治司法
  ↓单位回复(1)
中纪委、湖南省纪委领导,你们好!

  我们是湖南省邵阳市绥宁县原枫木团乡黄泥井村(现撤乡并村后,为长铺乡枫木团片区黄泥井组)的10名村民代表,因上届村干部(部分人员,现仍继任)在扶贫建档立卡上存在严重优亲厚友并暗箱操作领取扶贫救济款项、村土地补偿帐目不公开及村公路建设开支费用做假帐等严重政治、经济问题,并在跟县纪委、乡纪委等相关部门长期举报、长期未果的情况下,现向你们实名举报,强烈请求予以严查邵阳市绥宁县原枫木团乡黄泥井村原村支书陈历忠、村委会主任黄生坤等“老百姓身边的腐败”。

  相关事实与事实证据如下:

  扶贫助困领域,原本具有扶贫助困性质,成为国家精准扶贫政策的重要实施的措施——扶贫建档立卡,在邵阳市绥宁县枫木团乡黄泥井村,沦为彻底的村干部伙同党员、村组长共同瓜分、冒领扶贫救济金的名头,成为典型的村集体腐败窝案!

  通过扶贫建档立卡,前任村支书陈历忠、村主任黄生坤等制造了赤裸裸的村集体腐败窝案,以子女、配偶、直系旁系亲属等身份,占据了原黄泥井村扶贫建档立卡60户总名额中的34户(名额),比率高达60%。且全村95%的党员,均为扶贫建档立卡的“贫困户”!

  这些与村干部有直接亲属关系的“贫困户”、党员户,其中有的是在县城购买有商品房,有小轿车并且家里还做生意;有的或者是在绥宁县城花费几十万购买有商品房,或者是购买有价值好几万的小车。而原本真正家里因老人、子女身患重疾返贫的家庭,却无缘扶贫救济。

  原本一个地处高寒山区、交通落后的省级贫困村,村财政为此的开支也高达50000元之多。

  之所以产生这种情况,也就是因为此前扶贫建档立卡名额的产生,既不经过民主推选,也不经过村里公示、村民评议,而是采用了“4个村干部、6个村组长” 内部秘密协商的方式来进行,全程没有任何村民推选的代表参与,事后没有任何公示。

  扶贫救济未经村民表决及公示,干部、组长内部投票瓜分扶贫救济名额,也正是因为扶贫建档立卡对亲属的直接照顾、对拥有较多人口的家庭可以起到贿赂和拉拢帮助获取选票的作用,也使得原村主任黄生坤在众多村民举报贪污的情况下,仍然通过拉拢投票的方式得到胜出性的“选票”,在2017年村委换届选举中继续当任撤乡并村后的长铺乡净溪村村委主任。扶贫建档立卡再度发挥不光彩的作用,成为赤裸裸的拉拢选票的工具!

  一边是村干部们自己家里或者有房有车的村干部们亲属“被扶贫”;一边却是真正需要被扶贫支助的贫困户,因为没有扶贫补助而在贫困线上苦苦挣扎!

  罗计生,黄泥井村二组村民,其长子患有脑部重疾,因病致特贫,村里有给其家里订过扶贫建档的标识牌子,但却没有享受到扶贫建档的补助;

  方金星,黄泥井村二组村民,夫妻均年过70,养子早年病逝,养女外嫁,养女生有残疾女儿(即外孙女)交由其抚养,仅养女享有贫困建档补助,养女又再生有女儿,且女婿家尚有老人需要抚养,两老人均未享有任何补助;

  戴恩元,黄泥井村二组村民,2001年遭遇泥石流洪灾,田地全淹,此后无田可种,多年以来,家中口粮完全靠买。但不幸家中年幼孙女,又被重度烫伤,四处打工挣钱,借钱救治,全家因医返贫,没有享受贫困扶助。

  反观黄泥井村的干部跟党员——村干部作为党政的最基层组织,为人民服务的基层单位;党员作为代表了先进生产力、先进性的个体,但在面对利益和可能的利益机会,第一想到的居然是自己跟自己的亲属,要如何将利益秘密地、集体地占为己有!政治思想觉悟从何而言?!何配身为干部,更何配身为党员?!

  2、明目张胆地作假账,将村里在上届村委即通过政府拨款+村民捐助的方式,早已完全兑付、没有拖欠任何一分钱的黄田公路款项,再度列为本届村委的财政开支,金额高达10976元,用于抹平由于贪污腐败而导致的财务支出名目不足。

  事实证据:

  黄田公路系黄泥井村黄友祥任村支书时期立项所建,从挖通路基到2013年完全通车,该条路款项支付不足部分,黄泥井村村民发动捐款,且捐款数额在支付了款项之后,还有剩余。

  3、黄生坤、陈历忠任届村干部期间,将由村民自发修建的林道,上报为政府精准扶贫资金所建,骗取上面扶贫建设拨款资金。

  事实依据:原黄泥井村2组纸焙冲(地名)小组村民,考虑出行交通便利,于小河边自发集资修建了一条林道用于便利行走、农用车运输。村干部即现拿现用,将其立项为扶贫建设林道,领取扶贫建设资金,但领取的资金,却并没有用于继续铺建该条林道,也不发放给村民作为补偿。

  于今,在该条村民自费铺建的林道,不足三千米,曾有立了三块扶贫性质的水泥标示牌。而在骗取扶贫建设资金被村民发现之后,村干部怂恿相关村民,将水泥标示牌故意砸毁,以毁灭证据。


绥宁县委宣传部:关于反映长铺子乡原黄泥井村村干部违法违纪行为的网络回复
  2017年7月26日乡纪委收到县纪委转交关于反映原黄泥井村村干部问题的举报材料,收函后,乡党委高度重视,立即成立调查组,对反映材料中所涉及的问题进行了调查核实,现将调查情况报告如下:

  被反映人的基本情况

  1、陈历忠,男,苗族,党员,高中文化,长铺乡原黄泥井五组村民,1953年7月出生,2000年—2005年任村主任,2011年—2014年任村秘书, 2014年—2017年5月任原黄泥井村支书

  2、黄生坤,男,苗族,党员,高中文化,长铺乡原黄泥井村五组村民,1953年7月出生,2000年—2005年任村主任,2011年—2014年任村秘书,2014年—至今任村主任

  3、罗显光,男,苗族,党员,高中文化,长铺乡原黄泥井一组村民,1979年6月出生, 2014年—至今任村秘书。

  二、反映的问题及调查情况。

  1、反映扶贫救济未经村民知道,干部、组长内部投票瓜分扶贫救济名额,村干部、党员借家人名义领取扶贫救济款项

  据调查了解,一、原黄泥井村于2016年11月20日召开了村组干部共计11人参加的会议,对新增加的贫困户进行了投票,其中原黄泥井村秘书罗显光的妻子聂燕美得了10票,(因为罗显光有两个小孩上学,家庭较困难),所以除罗显光外,他的妻子聂燕美及两个女儿罗琦、罗兰、都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2016年12月10日聂燕美向乡扶贫办提交了申请退出贫困户的报告,因系统关闭,不能退出。于2017年5月初根据“四类清理对象”已经清除。原黄泥井村书记陈历忠的儿子陈宁是2016年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包括陈宁的儿子陈跃、女儿陈恩英)他们是分了户的,由于陈历忠的妻子在2015年得了癌症,于2016年初去世,在长沙治疗花了20多万元,欠了不少外债,所以在2016年为新增建档贫困户。于2017年5月初根据“四类清理对象”已经清除。原黄泥井村村长黄生坤的儿子黄民军是2016年建档贫困户,(包括黄民军的妻子沈华丽、儿子黄榕、女儿黄茜、黄朵共5口),因为黄生坤的妻子在2008年得了肺癌冶疗用了10多万元。黄民军在2006年发生交通事故导致多处骨折,用了7万多元。现又有三个小孩在读书,家庭经济特别困难。所以在黄民军跟本组长反映家庭情况时,组长和村里商量后将其纳入贫困对象。于2017年5月根据“四类清理对象”已经清除.二、反映跟村干部有亲属关系或远房亲属关系的扶贫建档34户,经调查,其中陈宁、陈乙妹、陈历永、昌慈坤、黄民军、黄生润、黄生林、邹定坚、黄费华、聂燕美、罗世林、罗贤锦12户在2017年5月份根据“四类清理对象”已清理,反映罗显海有大小车两台,反映罗世林儿子罗显文有车,反映罗贤成上门女婿有小车,反映吕召勇在县城有房。经调查反映均不属实。三、关于反映方金星、罗纪生、戴恩元末纳于贫困户的问题,经调查方金星先天残疾外孙女已在印坪村跟其父亲洪清宝已纳于贫困户,方金星老两口、其养女方丽(已于2002年与印坪村洪清宝结婚,但户口在原黄泥井村,两边居住)因家里有方丽和洪清宝两个劳动力,且方金星患的风湿病、高血压不符合因病纳于贫困户的条件,所以没有纳入。罗纪生共有4口人,罗纪生2016年2—6月在宝鼎风力发电打,工资4500元每月,后因儿子罗淑水治病辞工;小儿子罗淑兵在深圳电子厂打工有收入三千元左右,由于罗纪生一家的收入远超贫困户标准,不符合纳入贫困户的条件,所以没有纳于。戴恩元虽孙女烫伤严重,但家有四个劳动力,不符合纳于贫困户的条件,所以没有纳入。

  2、反映以大唐风力发电为源头的各类补偿黑幕、暗箱操作的问题。

  经调查,大唐风力发电征地从大坳上到宝顶山共13.233亩,按19500元每亩补偿,共258440元。高压铁塔征地款28376元,高压电杆及光览电杆补偿35800元,共计322616元,因为村民所承包的这些地只有30年,而大唐风力发电是永久性征地,所以经村组干部、村民代表会议决议,村里提留一半161308元。另一半161308元村民没有山场纠纷、界限纠纷的已发放到位。村里提留的这部分钱经村组干部、村民代表会议决议,按在家户口每人分200元,共729人,在外工作人员每人100元的标准统一进行了分配,共分配了150700元,还剩余10608元在村里的账户上。另还有18户因有山场纠纷、界限争执,征地补偿款还没到户。该举报不属实。。

  三、反映村级财务帐目问题

  1、反映黄田公路补偿费用(10976元)重复作帐

  经调查,2008年原黄泥井村修建黄田公路欠甘新辉、莫再良黄田公路改道资金12920元,2017年2月25日,村里进行了账务公布,甘新辉、莫再良在2017年2月28日领到欠款。所以村里在2017年2月25月财务公布时显示付莫再良2008年修建黄田公路欠款12920元是付甘新辉、莫再良的欠款。由此可见该项款没有重复作帐。

  反映付建档立卡贫困户经费(50000.00元)。开支为什么这么大的问题

  经调查,2015年县扶贫办给原黄泥井村的产业扶贫资金为50000元,还税3890元,还剩下46110元,按照上面的扶贫政策要求,通过村支两委研究决定,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发放400元每户,不是贫困户的发放200元每户。总共发放了46500元。此项专款村里还垫了390元。所以村里根本没有开支这笔钱。

  3、反映原黄泥井村二组组道村民出钱自修,2016年村干部上报为林道,政府所拨资金不知去向的问题

  经调查,2001年6.19洪灾黄泥井二组组道纸焙冲冲毁严重,后黄泥井二组老百姓义务投工投劳修了毛坏子,村里于2015年在农业开发办立了2000亩楠竹低改项目,修了六组两公里林道、硬化5.组6组1250米组道,硬化了二组组道纸焙冲150米水泥路,另铺了纸焙冲400米沙石路。是开发办直接发包的,资金没有通过村里账户上,另2016年县移民局项目资金10万元硬化了这400米沙石路。二组还修了2公里林道。立了二块(农业综合开发办、林道开发项目)水泥标示牌,在该项目中二组老百姓根本没有出钱。所以该举报不属实。

  反映村财务收入没有明细账目,从末公开

  经调查,原黄泥井清账理账小组三人罗贤景、谭清海、廖太朝。都是通过村组干部开会推选的,都不是村干部的亲戚,他们每年都进行清账二次,每次清账大概都要用4天左右的时间,不是走过程,并且年底张榜公布。所以该举报不属实。

  四、处理建议

  原黄泥井村书记陈历忠的儿子陈宁(3口),村长黄先坤的儿子(5口),秘书罗显光的妻子(3口),都是2016年建档贫困户。他们违反了村干部的家属不能享受建档贫困户的原则。但他们的家庭经济都困难,于2017年5月初已经全部清除,况且在建档贫困户期间,没有享受任何待遇。鉴此,建议对陈历忠、黄先坤、罗显光三人进行通报批评。

  中共长铺子苗族侗族乡委员会调查组

  2017年8月15日

  调查人 :乡纪委副书记:签名

  乡纪委委员: 签名   

2017-09-05 08:4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