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举报沅江市教育局和沅江市第四中学违规给中小学生补课
·道县为省教育督察工作点赞鼓掌
·娄底市颜文侵家霸产行为事实俱在
·请求娄底市人大代表颜文终止侵家霸产的行为
桑植县18年的诉求被三名律师七名法官连代侵权
桑植老百姓 发表于 2017-08-26 10:48:43『标签:酸甜苦辣 张家界->桑植县 综治司法
各位领导和网友

  我叫刘林之,住桑植县桥自湾镇(原谷罗山乡)谷罗山村二组。因我18年的诉求被无职业道得律师“刘经学、钟源”串通无法律底线的法官桑植县人民法院原立案廷长“季组建”原行政廷长“龚天学”办案法官“向国才”二审法官“王本宗、王峰”连代侵权内幕真相,向贵网平台公开曝光。

  1999年9月13日我和母亲莫二姝根据(中央组织部五部(1986)6号文件清退历史遗留问题的三规定,和土地管理法,第十条,第十三条,物权保护法,第三十四条,禁止房地产转让,第三十八条,中共桑植县委(1996)14号文件的规定,在桑植县食品总公司对谷罗山食品站房地产没有履行任何程序的情况下,向该公司提出收回该站房地产。

  14日被原清湾村白龙泉组人“谭贤鄂、向贵明”夫妇拉帮结派霸占,而发生争议,因“谭贤鄂”原任谷罗山小学校长。

  18日我用一千元代理费请“刘经学”律师为我代理与桑植县食品总公司民事侵权一案。

  而被犹抱琵琶半遮面,见不得人的“谭贤鄂”串通“钟源”律师又要“刘经学”问我刘林之要一千元代理费给“钟源”。我以为他两人是为我刘林之当代理人的。未想到,“钟源”反而侵了“刘经学”的民事代理权。后“钟源”律师冒充谷罗山村二组虚假诉讼,制造各种委托书,把我原告的当事人刘林之编为谷罗山村二组的代表人。在幕后指挥,暗箱操作,为“谭贤鄂”的利益。将民事侵权案,变成牛头不对马嘴的行政撤销之诉。当时行政案还没有形成呢。

  桑植县人民法院原立案廷长“季组建”凭什么理由和证据,将(2000)桑行初字第2号案枉法受理,原行政廷长“龚天学”办案法官“向国才”凭什么证据2000年三月十五日枉法判决。

  钟源律师,上下串通,伪造证据,与张家界市中级人民法院个别内鬼串通一气,制造一分(2000)张行终字第15号行政上诉状,原行政廷办案法官“王本宗、王峰”2000年六月十五日枉法作出裁定。“钟源”律师又专制一分(2000)张民申字第77号申诉状,2000年十月十一日被张家界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

  以上违法事实是心里有鬼,见不得人,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谭贤鄂”勾结无职业道得的律师“钟源”和无法律底线的法官,办案不取证,视该案是对还是错,炮制一分牛头不对马嘴的行政诉讼来当“挡箭牌”对抗我收回宅基地的合法权益,而封杀我的维权之路。这样的虚假诉讼和错误的判决,出自桑植县人民法院对面源阳律师事务所,有一定法律知识的专业人员“钟源”律师之手。

  至今为此事以法律的名义掩盖违法真相的还有桑植县公安局的法律顾问“周海清”律师同样如此强词夺理糊弄人。

  控告人:刘林之

  2017年8月24日

  钟源律师不是把2000元律师费退了吗?是退了。我请的律师是“刘经学”,是民事侵权一案。钟源律师是为“谭贤鄂”打的行政撤销一案,两诉是、风、牛、马、各不相及的,钟源退我2000元代理费是什么目的?我没有请“钟源”当代理人,谷罗山村二组也没有请钟源当代理人呢。

  “钟源”律师充当代理人,可能吃了原告又吃被告。刘经学律师接到案子让钟源律师暗箱操作,偷梁换柱,哪个还敢请你?“谭贤鄂”你要诉讼,律师费、诉讼费、你要出?
你为什么要刘林之出的2000元代理费?和两审法院各“810”元诉讼费?你作为谷罗山小学原校长,现任谷罗山村的三届书记?

  还有谭贤鄂事实如下:

  一、谷罗山食品站房地产,从82年至99年11月24日前,17年中,1、无土地证,2、无房产证。“谭贤鄂”竟然到桑植县国土局骗得到546号国有土地使用证。这不是谷罗山的特色吗?

  二、桑植县各行政部门,各执法部,被“谭贤鄂”骗得团团转。不是谷罗山的特色吗?

  三、“谭贤鄂”给各级政府领导回报说,他办的猪厂每年人平达到一头,还外掉2000千多头。谁相信?这也是谷罗山的恃色。

  四、谭贤鄂无证强性违法建私房,竟然得到凉水口派出所的保护。也是谷罗山的恃色。

  五、刘林之99年出的2000元代理费,1620.00元诉讼费。在谭贤鄂唆使下,18年中刘林之还是个案外人。不是谷罗山的恃色吗?

  六、谷罗山街道下街道土地被政府原办企业、饭店、木材架工厂等用地,2005年依法退还原主。

  上多半街道被“谭贤鄂”私人强占450平方米宅基地建了私房,别外被“谭贤鄂”伪造百亩林地调换为由,与谷罗山原政府合伙强卖私分。这不是谷罗山的恃色吗?

  还有谭贤鄂在校期间利用职权,将贺兴林打成重病,强占莫二妹给刘林之建房宅基地,因他阻工,谭勾结谷政府和凉派出所各非法拘禁莫二姝31个小时,谭还伪造两次三炮,把无父母的“刘宗云”抓去坐牢8年。此事至今无人过问是真还是假。目的何在?不是谷罗山的恃色吗?

  至今谷罗山村民对村里各种项目的经济问题,敢恕不敢言。不是谷罗山的恃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