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湘潭市委办事蜻蜓点水,市民检举回复敷衍
·咨询一下对湘潭市交通运输局非法免职再申诉的进展情况
·湘潭规划局不顾法律法规违法审批,隔墙零间距建24层高楼
·投诉辰溪县华盛物业不作为,电梯门厅养狗扰民不处理
湘乡市毛田镇育兰村支书童富生冒名领征收款
糊涂哥 发表于 2017-04-04 23:38:57『标签:投诉举报 湘潭->湘乡市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1)
  自2010年冬季开始,因修建沪昆高铁,毁坏了我村县级芦毛水库配套工程上、中、下三条灌溉水已达5年之久,至今尚未恢复,严重影响了昌家组、聂家组、李家组三组村民的生产、生活,致使100多亩良田无法耕种,被迫水改旱。便道占用良田,水塘毁坏既不恢复也不赔偿。这严重违背了《湘潭市国土局文件精神》第一条和第五条之规定,在这种民不聊生的悲惨景象下,为什么我地方政府能让中铁十六局施工单位逃之夭夭,逍遥法外呢?其背后的交易可想而知,他们不管、不问、不察,想尽办法掩盖事实,让事情长期拖延下去。而村民们为了生存,为了保护好自己的耕地,被迫走上了漫长、艰难、辛酸的上访之路,花费了村民巨大的人力和财力,只是期望能偶尔碰上真正为老百姓说话的清官。

  自从2012年开始到今天,我们村民先后上呈过35次报告(面呈及网络举报),口头的反映过数十次给我们村、镇、县高铁指挥部、施工单位。从2014年12月29日起先后2次上访湘乡市信访局、湘乡市国土局4次,并与湘乡市主管高铁项目的领导如实反映了情况,只是最后只是雷声大雨点小。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村民2015年5月6日和7月7日先后到湖南省信访局上访,后又到湘潭市信访局上访了3次,2015年7月23日湘潭市严副市长接见了我们,并接收我们的报告和材料,又找了湘潭市国土局等有关部门了解情况。但他们总是以踢皮球方式,上级依赖下级去解决,最后又回到毛田镇镇政府这个起点。使得我们村民的艰难上访之路又回到了原点,我们村民白费心血一场空,最后没有任何结果,以失败而告终。这样的结局主要原因是与我当地政府有关,尤其是与我们村村主任兼书记童富生有关,他是村官,是地方土地的保护者,而他不闻、不问、不管,只顾中饱私囊,我们村民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是严重的失职和不作为。而他当村官只爱钱财,不爱国家,更不爱百姓,我们村民十分失望!

  为什么说童富生只爱钱财不爱百姓呢?下面事实就可以证明:

  1、高铁修建毁坏我村几组的水利设施,尤其是芦毛水库的三长灌溉水渠,施工方在2011年3月与我村签写了一个5年的赔偿协议,上报赔偿面积200多亩,是一笔巨款,分给我们村民仅是抽水费400元/亩,其他的赔偿款全部落入他自己的腰包。

  2、在2013年护栏外扩征地,他与地方政府、湘乡市国土局、施工方相互串通一气,多报征地面积,用假名冒领征收款(村民手上都有证据),实属侵吞国家财物。

  3、毁坏芦毛水库上中下三条灌溉水渠,因修建安塘公路,施工方自行改变路线,动工降坡,致使山地滑坡。施工单位已确认无法修复,只能落实水改旱,并把水改旱赔偿金已落实到我地方政府,而童富生把分配给我们村的水改旱赔偿金占为他己有。

  4、昌家组集体林地为中铁十六局弃土场,临时用地3年,面积是4.25亩,补偿款应为2.8万多元。但原任组长童其红只领到了1.2万多元。由于数额差距大,后由现任组长周立如在童富生手中进行查核金额增到20083元,相比这赔偿金额还是有一定的差距,这余下的部分属于童富生私吞,此事只是冰山一角,据其他各组村民反映,童富生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贪污集体公款事件,他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49条和79条之规定。希望清官们能来实地调查取证,还老百姓一个说法。

  以上是我们村民对童富生列举的几点事实,还只不过是他为官以来一部分事例。童富生此人为人胆大,也很舍得花钱,他最大的特点是善于溜须拍马拍给领导送礼,所以层层政府机关都有他的保护伞,有包庇遮掩的后盾。我们村民的要求是:请清官来毛田镇育兰村实地调查,从中铁十六局开始,清查财务账户,了解赔偿资金流向,结合清查我市财政高铁指挥部、国土局及镇财政所,要求财务必须向群众公开,这样才能知道这黑洞有多深、多黑。地方政府他们很清楚老百姓要维护自己的利益,而当官的想要发大财只有上贪国家,下卡百姓,这是一场生死存亡的战斗。所以我们几级地方政府互相勾结、串通一气,铁板一块,守口如瓶。只要征地面积不公开、协议不公开、赔偿款不公开、财务不公开,老百姓就拿不到证据,最后只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尊敬的上级纪委领导,“老虎苍蝇要一起打”,你们担负起反贪反腐打黑除恶的责任重担,是国家成败兴衰的栋梁,是人民的最后希望,是为人民办事的好清官。以上我们所反映的事实,只不过是我们育兰村贪腐的九牛一毛,他们依仗着毛田是一个有名的边远贫困山区,国家每年的扶贫、补贴资金源源不断流入毛田流入育兰村,在清查财务时,却只见支出不见收入,并且财务从来不向村民公开。同时童富生他利用湘乡市各部门的铁腕关系,借立项为名,套取国家资金,落入其个人腰包。其结果当然是亏了国家,苦了百姓,肥了这些村官们。不信?请领导们去了解一下毛田镇的大坡村,原大坡村一人独揽大权的村支书兼村主任陈存辉,仅上任四届12年,该村党员群众对他质疑,只清查了他三年的财务,就贪腐人民群众财产766053.8元(修建高铁的贪腐在外)。由此可见,基层的贪腐现已成燎原之势,党和政府如再不下狠心,把反贪反腐的利剑插到基层去,进行清查整治。人民群众在呼唤,在期待,在期盼着清官到毛田镇来,到我们育兰村来。到现场去看一看,到群众中去了解了解。看看到底谁在说假话,是谁在无党纪国法,这样才能真相大白。我们全体村民很希望有一个清官能给育兰村人民一个和平安定、幸福晴朗的天空。

  特此上呈

  湘乡市毛田镇育兰村

  昌家组、聂家组、李家组、姚家组、范老组全体村民

  2017年4月4日23:36:14
毛田镇:回复第1楼

尊敬的网友,您好!

  镇纪委对该村财务进行了清查,对您所反映的问题进行了调查,查实无此事。

湘乡市毛田镇人民政府

2017-11-01 14:40:54
这是第1 - 1条评论,共有1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