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衡阳县上塔村旅游公路加宽项目,公款遭村干部挪用
·对溆浦县特岗教师八年政策的不满
·新化县上渡办事处塔山村村支两委愚弄村民,推卸责任
·新化县金凤村支书从不公布明细账目,殴打村民
保靖县公安局以没有犯罪为由,为地霸撑起护雨伞
Attack 发表于 2017-03-20 11:26:30『标签:投诉举报 湘西->保靖县 商务投资
  我存放于保靖县野竹坪镇小溪石英二矿开采设备于2016年9月中旬被保靖县野竹坪镇小溪村地霸罗加龙偷盗,我接到守厂工人电话后,立即向保靖县公安局毛沟派出所进行了报案,毛沟派出所受理后,进行了调查,也核实了我的机械设备确为罗加龙等人盗窃,并出买给他人的事实,但保靖县公安局却以“控告的保靖县野竹坪镇小溪村‘石英二矿’财物被损毁”没有犯罪事实为由不予立案侦查。我认为保靖县公安局为了给罗加龙黑恶势力撑起保护雨伞,任意捏造事由为罗加龙开脱罪名,逃避刑事处罚的行为严重侵犯了我的合法财产权益,为维护自己的正当合法财产,特将罗加龙构成的盗窃犯罪的事实作如下反映:

  一、罗加龙明确知道我存放于保靖县野竹坪镇小溪村石英二矿江西采区的开采设备属于我所有。

  2015年,我来湘西投资,在项目考察期间,特到保靖县野竹坪镇小溪村地霸罗加龙家拜访,向其了解张远轼的野竹坪镇小溪石英二矿情况有无权属及经济纠纷情况,同时请求罗加龙在日后多多给予关照,罗加龙告诉我张远轼的野竹坪镇小溪石英二矿情况无权属及经济纠纷情况,向张远轼承包可行,今后我在小溪村有纠纷他给我出头摆平。而后,我与张远轼签订《露天采矿合同》,同时向张远轼购买了采矿设备,并且我已于2015年3月11日一次性付清设备款30万元。而后,在我采矿期间罗加龙时常来我采区玩,我也将我与张远轼如何签订《露天采矿合同》及向张远轼购买了哪些采矿设备的事宜一一告知了罗加龙。我开采一个月后,因市场行情低迷,石英矿价格太低,还不够付开采成本。我决定停产,并告诉罗加龙我要回老家去,让他留心一下矿区的事。罗加龙在得知我决定停产要回老家的事后,对我说你矿区的铲车停到我家里,我帮忙保管,你开工了再开到矿区。由此,罗加龙就把我的铲车开到自家的院里停放。故此,罗加龙是非常清楚保靖县野竹坪镇小溪村石英二矿的开采设备哪些属于我所有,哪些属于他人所有。

  二、罗加龙有故意非法占有我开采设备的犯罪目的及行为。

  2016年,我得知罗加龙准备将我停放在其家的铲车作价4.5万元买给他人,立即前往罗加龙家里取铲车,罗加龙不予退还,我为维护自己的正当合法权益,向保靖县毛沟派出所进行了四次报案,而后又请了人强行前往罗加龙家抢铲车。故此,罗加龙在2016年3月就有非法占有我财产的想法及行为。但因保靖县公安局毛沟派出所一些干警的有意保护,而没有对罗加龙的行为给予处理。由此,因保靖县公安局毛沟派出所的放纵,罗加龙又于2016年9月中旬将我存放在保靖县野竹坪镇小溪石英二矿开采设备偷盗买给他人。故此,保靖县公安局答复我的罗加龙无非法占有我财产的目的是不能成立的。

  三、罗加龙与张远轼之间如有经济纠纷,也与我无牵连,罗加龙不能占有并处置我的财产。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四条“国家、集体、私人的物权和其他权利人的物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之规定,;罗加龙若与张远轼之间若有民事纠纷存在,在未经法定程序确认民事纠纷争议事项的合法性,罗加龙是无权以秘密窃取的方式占有并处置争议标的物的。在本事件中罗加龙是明确知道张远轼将其矿山设备出卖给我,我才是保靖县野竹坪镇小溪石英二矿开采设备的所有权人,由此,罗加龙不能以其与张远轼有经济纠纷,便用非法秘密窃取的方式占有并处置我的财产。

  综上所述,我认为我在保靖县公安局报案的同时也向保靖县公安局干警提交了相关的书证、人证证明罗加龙知道设备属于我所有的证据。故此,因我的机械设备被罗加龙偷盗窃取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不是没有犯罪事实的,保靖县公安局不能以无财物被毁的理由搪塞我,不给予保立案。本案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86条之规定,依法应当立案侦查,并应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4条对罗加龙等人的进行刑事处罚。我强烈要求司法机关依法给予立案侦查本案,使得合法权益得以保护,社会经济秩序得以维护,公平与正义得以长存。